2020表坛10大惊喜
10 Surprises in the World of Haute Horlogerie

有最小的陀飞轮诞生,有两大独立品牌破天荒合作推出联名表,也有消失已久的老牌子在这动荡的一年如凤凰涅槃般重生。

TEXT 黄瀚铭

表王终于迎来2020新表

 

因为一场Covid-19,整个钟表业陷入大混乱。除了LVMH集团在今年1月初顺利在迪拜举办了一场表展,接下来的Watches and Wonders表展受疫情影响,改为线上发布,而Baselworld表展,则干脆延后到明年。

面对这场危机,有的品牌勇往直前,按照原定计划发布新表;有的品牌大大缩减发布的表款;有的品牌连生产线也面对问题,干脆按兵不动,完全没有发布新表。坦白说,我能在这篇文章里凑足10个“2020年表坛惊喜”,本身就是个奇迹。

随着Baselworld表展取消,本来谣传表坛的两大山头Rolex和Patek Philippe,今年也不会发布新表了。可是,就在6月中旬,Patek Philppe忽然发来新闻稿——太好了,表王今年总算推出新表了。

这款新表是为了庆祝品牌位于Plan-les-Quates(日内瓦)全新生产大楼落成而推出的纪念版,编号6007A-001,限量1000枚。

Calatrava精钢表壳,搭配蓝色表盘与巴顿式中空时针与分针,除了时标与最外圈的分钟刻度,内圈还有一个三角标记的路轨分钟刻度,表盘中心则展现了碳纤纹理。蓝色表带乍看似纺织品,其实是小牛皮表带压印上纺织纹。整枚腕表散发浓浓休闲风。

此款腕表采用Caliber 324 S C自动机芯,有日期显示功能。从表背能看到“New Manufacture 2019”的字样。

3个原因说明为何这款腕表值得收藏:

1. 暂时来说,这枚表是Patek Philippe今年少有的新表款。即便品牌今年还会推出其他新表款,数量恐怕也不多。

2. 这枚腕表标志着Patek Philippe的重要里程碑,有纪念价值。

3. Patek Philippe的表壳材质绝大多数使用贵金属,很少使用精钢,因此精钢款一直很受收藏家青睐。

Patek Philippe后来在7月份又发布了三款新表。这三款超复杂腕表将在10月份《品》杂志一次过详细介绍。

 

看潮起潮落  

 

 

今年,IWC万国表推出带有潮汐显示功能的Portugieser Yacht Club Moon & Tide全新表款,引来表迷高度关注。潮汐功能并非IWC首创,早于1949年,TAG Heuer便曾推出拥有潮汐功能的Solunar腕表,但直到今天这项功能还是相当罕见。

在Yacht Club这个为帆船运动而设计的子系列里,加入拥有潮汐功能的表款,确实更有迷人的航海气息。这款新表有两个副表盘。6点钟方向的为潮汐显示盘;红色箭头指向12的刻度,即代表下一次涨潮时间大约在12点。而箭头的另一端则显示了落潮时间。我们须要一个独立表盘计算涨落潮,是因为两个涨潮之间的周期,并非准准的半天时间,而是12小时24分钟。为了计算潮汐的周期,机芯须加入一个减速轮,减慢潮汐显示盘绕轴自转的速度,将其旋转一周的时间精确至14.76天。

位于12点钟方向的双月相显示盘,则加入了大潮(Spring)和小潮(Neap)的显示。当天上出现满月和新月时,地球、月球和太阳形成一条直线,潮汐力叠加,便会出现大潮。上下弦月时,太阳和月球形成直角,潮汐力弱,则形成小潮。大小潮显示便是建立在这样的理论基础上,不需要为机芯添加额外部件。

这款腕表采用塑料镶织物表带,运动风满满;但表壳却不是精钢或钛金,而采用了红金,似乎高贵了些。其实,对于非帆船运动员的表迷来说,拥有一款兼具月相与潮汐的腕表,也挺有意思,看月圆月缺,潮起潮落,体会一番人生况味。

 

最小陀飞轮 

 

陀飞轮精巧复杂,制作难度高,向来被视为最复杂的腕表功能之一。那么,一枚陀飞轮机芯,最小能去到什么程度?最新记录是:22 x 18 毫米,厚度是3.65毫米。

这款BVL150手上链陀飞轮机芯,振频21600vph,23颗宝石,动力储存约40小时,被装载于Bvlgari宝格丽这两年力推的Serpenti Seduttori腕表系列

Bvlgari一直是微型机芯数一数二的品牌,多款Octo Finissimo系列腕表,都创下了世界最薄记录,包括最薄计时码表,最薄三问表等等。如今推出最小陀飞轮,是意料之内,也是意料之外。意外的原因在于,这次破纪录的,不是来自Octo Finissimo系列,而是来自Serpenti Seduttori女装表系列。

这三款Serpenti Seduttori陀飞轮腕表,从表壳到表盘都镶满了白钻,华贵非常,其中一款的表链更是镶满白钻。通常这种小巧的珠宝表都是石英机芯,而霸气十足的Serpenti Seduttori陀飞轮腕表仿佛昭告天下:姐既能闪瞎你们,也能用高超机芯征服你们。

 

来自火星的表盘 

 

用陨石制成的表盘你听得多了,用火星陨石制成的表盘,你听过吗?

Hermès去年SIHH表展最令人难忘的新表款,并在GPHG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中拿下了最佳日历与天文表奖的Arceau L’Heure De La Lune月相腕表,今年多了3个以陨石制成表盘的新款。

第一款的表盘以坠落于撒哈拉沙漠的黑色陨石制成,白金表壳,限量30枚。

第二款是月球陨石表盘,搭配褐色水晶渐层漆面时间显示盘,白金表壳,限量36枚。

第三款是火星陨石表盘,搭配白色漆面活动时间显示盘,铂金表壳,限量两枚。

来自外太空的陨石数量不多,因此珍贵。当中,众多陨石当中,人类对月球感情深厚,因此月球陨石比其他来自不知名星球的陨石,更为珍贵。不过,月球毕竟距离地球较近,陨石样本比较多,因此镶有月球陨石也并非前所未见。而从超过5400多万公里(火星与地球最近距离)的火星飞抵地球的火星陨石,珍贵程度就不在一个等级上了。若没搞错,火星陨石表盘应该是表坛首见。

 

非常规表壳 

 

一般腕表的表壳,不外乎圆,方,长方,酒桶型,枕型(方中带有圆的弧度)。市场上,要找到这几种形状以外的表壳,选择非常少。今年,Cartier一口气推出了Tank Asymétrique和Maillon de Cartier系列腕表,都是非常规表壳。

Cartier推出非常规表壳的腕表,不算什么surprise。从上个世纪初开始,Cartier就推出过不少独特表壳,譬如椭圆形的Baignoire系列,以及整个表壳扭曲变形的Crash系列。去年推出的Libre珠宝表系列,甚至出现了形状像只鱼的表款Libre Diagonale。

可是,无论Crash或Libre系列,这些非常规表壳的腕表通常都不是Cartier在表展中的重点推介,而更像是主流系列的陪衬,为品味独特的小众市场而推出。

今年的Tank Asymétrique和Maillon de Cartier系列腕表,却是抢尽风头,一跃成为Cartier今年的主角,很有掀起一股表壳革命的势头。

Tank Asymétrique其实是一款复刻之作,首次面世于1936年。Cartier于2015年开始推出Cartier Privé系列,复刻Cartier的历史名作。继Crash、Tank Cintrée和Tonneau之后,今年终于轮到Tank Asymétrique登场。这款腕表的原型是Tank系列,但其中两边却以30°角倾斜,成了一个斜放的菱形。表盘也稍微旋转,12、3、6、9分别出现在4个内角。

Tank Asymétrique共有6款,每一款都限量100枚。其中三款分别采用玫瑰金、黄金和铂金表壳,内置1917 MC手上链机芯。另外三款是玫瑰金、铂金和铂金镶钻表壳,内置9623 MC镂空机芯。只是简简单单地稍微改变表壳形状,就令一枚腕表如此不平凡。这种不平凡却又不哗众取宠,依然经典大气。Tank Asymétrique是我今年最喜欢的新腕表之一。

Maillon de Cartier则是女装腕表系列,6边形表壳。但这6个边却不是等边,而是4个边长,两个边短,非常独特。全新表链的直条状链节,则以32°斜角串连起来,设计巧妙,前所未见。16 x 17毫米的小巧表壳和表链往同一个角度倾斜,两者相辅相成。

目前,Maillon de Cartier系列共有6个款式,当中包括了玫瑰金、白金和黄金3种材质,有的无钻,有的表圈镶钻,有的表圈表链全镶钻。6款当中的黄金全钻版限量50枚。6款腕表全部采用石英机芯。

我特别喜欢1950年代到1970年代的腕表,这时期曾出现很多设计独特的表壳。也因此,我私心希望,Cartier的Tank Asymétrique和Maillon de Cartier系列腕表能大获成功,带起非常规表壳或不对称表壳的风潮,令今天的表坛更为多姿多彩。

 

他也来陀飞轮 

 

Omega欧米茄无论是机芯研发、技术创新、品牌规模、产品销量,都是表坛顶尖代表了。但Omega致力深耕的,一直都是防水、防磁、计时码表这些领域,致力打造实用性强的腕表。在表迷的印象中,陀飞轮、三问表这些复杂功能,和Omega向来沾不上边。不过,这个印象,要被打破了。

今年,Omega推出了一款De Ville Tourbillon陀飞轮腕表,跌破表迷眼镜。搜寻资料发现,原来Omega早在1940年便曾制作陀飞轮腕表,但那批陀飞轮腕表是用来参赛的,不曾推出市场售卖。

今年推出的De Ville Tourbillon腕表,是Omega的第一款获得至臻天文台认证的手上链中央陀飞轮腕表。陀飞轮位于表盘正中央,以每分钟一周的速度旋转;陀飞轮框架以黑色瓷化钛打造,倒角经过手工抛光处理。

2640机芯机芯的表桥与主夹板,采用Sedna 18K金,可见Omega对这款腕表的重视。机芯颗提供约3天动力储存,蓝宝石玻璃表背,还能看到动力储存显示。抗磁性高达15000高斯。

 

他也来复刻

 

多年来,Audemars Piguet爱彼一直靠Royal Oak系列称霸天下,品牌几乎和Royal Oak的八角形表圈设计画上等号。去年,品牌推出了全新的Code 11.59系列,成了表坛最多人讨论的话题。今年,品牌推出令人眼前一亮的[Re]master01,再次带给表迷满满惊喜。Audemars Piguet这两年对于拓展产品线,创造新经典的努力,显而易见。

[Re]master01复刻自品牌1943年的一款计时码表,相当忠实地还原了原款的外形设计特征。表壳采用精钢和玫瑰金双色搭配,香槟色表盘,Art Deco风格的时标也获得保留。最值得留意的是,表盘上并没有使用Audemars Piguet现在的商标,而是原汁原味的还原了当年的商标,“Audemars Piguet & Co Genève”的字样。

9点钟位置的小表盘,是个30分钟计时器。不过,此小表盘在15分钟的上方,有一个“4|5”的数字。原来,那是45分钟的标示。当年会特别加一个45分钟标示,是因为爱彼表的第三代传人Jacques-Louis Audemars是个足球迷,所以特别要求要在表盘提示足球半场的时间。

机芯方面,[Re]master01倒是采用了自产的新一代自动机芯,具有一体式导柱论计时装置与飞返功能,摆陀以22K玫瑰金打造,并饰以Clous de Paris纹饰,可透过蓝宝石玻璃表背欣赏。

虽然今天Audemars Piguet以运动型腕表闻名,但其实在1930至1950年之间,品牌仅仅生产过307枚计时码表,因此这段时期的Audemars Piguet古董计时码表,都是罕见珍品。现在虽然推出了[Re]master01,不过,能拥有的表迷应该也不多,因为此款腕表限量500枚。

 

两大独立品牌合作 

 

在这个全球化、集团化的商业社会,腕表品牌要维持独立且取得成功,殊不简单。而MB&F和H. Moser & Cie.这两个瑞士独立腕表品牌,虽然普罗大众依然感到陌生,却是不少资深表迷心中的超级新星。今年,这两个独立品牌破天荒合作,推出了两款腕表。

MB&F的特色,是科幻感满满,疯狂而外露的机芯设计;而H. Moser & Cie.的特色则是极致的低调,连品牌logo都可以完全从表盘上省略。两个品牌的DNA南辕北辙,可以融合在一起吗?答案是:不但可以,而且完美契合。

第一款LM101 MB&F X H. Moser,由MB&F主导,以MB&F的经典表款Legacy Machine 101为原型。大大的悬浮型摆轮,依然占据腕表中心。这款腕表衬上了H. Moser & Cie.的烟熏表盘,魅力倍增。为了贯彻H. Moser & Cie. Concept系列的极简精神,LM101也拿掉了悬浮的拱形小表盘,直接将时针、分针与动力储存的指针直接安装于主表盘之上,并且表盘上完全不展示商标。少了小表盘,美丽的烟熏表盘得以尽情展现。

这款腕表还隐藏了另一个H. Moser & Cie.的“特产”——摆轮上的双游丝。H. Moser & Cie.是表坛少数有能力生产游丝的品牌之一。烟熏表盘共有四色选择:红、绿、电光蓝,以及带有放射纹的水蓝。

第二款Endeavour cylindrical tourbillon H. Moser x MB&F,由H. Moser & Cie.主导,参考了MB&F的立体机芯概念以及Flying T系列的倾斜小表盘,再配上H. Moser & Cie.的圆柱形摆轮游丝。这款立体自动上链机芯HMC 810,完全是H. Moser & Cie.自制的。烟熏表盘共有5个颜色可供选择。

两个独立品牌识英雄重英雄,各自取双方品牌特色设计全新腕表,魅力倍增,成就表坛一段佳话。

 

世界最薄新记录 

 

Bvlgari和Piaget两个品牌,在微型机芯的突破上,一直竞争得你死我活。Bvlgari已经囊括最薄手动陀飞轮、最薄三问、最薄自动三针、最薄自动陀飞轮、最薄计时码表的记录。今年,Piaget推出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腕表,登顶最薄机械表宝座,表壳厚度仅仅2毫米,薄得大概如同两张信号用卡。如此记录,短时间内应该很难有其他品牌能超越。

其实,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其实早在2018年即已在SIHH表展首次亮相。不过,当时那还只是概念表。没想到,两年后的今天,Piaget已有能力将之量产化,正式销售的AUC。

AUC表壳以钴合金制成,强度比金高出2.3倍。机芯全部经过重新调整与设计,通过只有0.2毫米的蓝宝石水晶玻璃,完美而扁平地呈现出来。动力储存高达40小时。

Piaget也为这个表款提供个性化定制服务。消费者可挑选表盘、机芯盘、指针、表带等等,组合出专属自己的AUC。

 

老牌子重生

 

虽说钟表业在2020年进入寒冬,可是,我们竟然也在今年,见证了一个瑞士老品牌的重生。

1926年,Jacob Schneider在瑞士小城Grenchen创立了Nivada Grenchen。在1930年代,Nivada成了最早生产自动机芯腕表的品牌之一。在1950年代,Nivada推出了名为Antarctic的防水腕表(和Rolex推出第一款防水表Submariner的时间点非常接近)。这款腕表在1955年,曾被American Navy’s Deep Freeze 1美国海军南极探险队戴到南极工作而名噪一时。

1963年,Nivada推出的Chronomaster腕表,防水深度高达200米;1964年推出的Depthomatic腕表,则是首款显示潜水深度的潜水表。1965年推出的Depthmaster,已经能防水高达1000米。

可惜,种种骄人成就,仍然敌不过始于1970年代末的“石英表危机”,Nivada最终退出了历史舞台。

两年前,Montrichard集团的CEO Remi Chabrat,从Holzer集团手上获得了Navida的版权,开始联手法国企业家Guillaume Laidet将这个在钟表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品牌,带回市场。

品牌重生的首炮,就是Chronomaster和Antractic系列。目前,这两个系列腕表计划于7月份投入生产,12月可以开始送货,但生产进度表可能会受疫情影响。

这实在不是“复活”一个老品牌的最佳时期。但是,在种种的艰难险阻之下仍然得以浴火重生的,才是真正的凤凰。

继续看

复杂腕表系列 (1): 临危不退缩 How Complicated Watches Delight Us
复杂腕表系列 (2): 腕表中的超人 Grand Complications, the Super Watches
复杂腕表系列 (3): 1+1魅力倍增 5 “Two Complications In One” Watches
包赚的表款? Which Watches Are Likely To Increase In Value Over Time?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