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WATCH COLLECTORS SHARE THEIR LOVE FOR INDEPENDENT WATCHMAKERS心有别恋

表界固然没有“一党独大”的现象,但一般人比较熟悉的,始终是几个名气较旺的品牌。很多超级表迷却认为,小众的独立品牌,往往卧虎藏龙,精彩作品待人发掘。两位对非主流腕表特别偏好的发烧友,与我们分享“偏离正道”的乐趣。

TEXT 李嫥   

遇见大师
TOM CHNG|SINGAPORE WATCH CLUB主席

近几年开始着迷于小众独立腕表品牌的tom,戴白金版的Vianney Halter Classic(左),以及Manufacture Royale的1770 Voltige Piece Unique腕表(右)。

从事金融业的Tom,收藏腕表的资历不算很深,却是个不折不扣表迷。他和几位志同道合的好友,在2015年创立Singapore Watch Club,为新加坡的腕表发烧友提供更好的交流平台。他是好几只小众独立品牌腕表的主人,如今依然积极探索独立腕表的世界。

什么情况之下,你第一次接触到独立造表师的作品?
大约五年前,我买了第一只名表,三年后买下第一只小众独立品牌的腕表。就收藏腕表的时间而言,我算是在相当初期就开始接触独立品牌的作品。
接触的第一个小众独立腕表品牌,是Manufacture Royale。当时在好友的引荐下,我认识到品牌负责人,同时也完全改变了我对腕表业的想法。

你是否在第一次接触小众独立腕表品牌的当下,就爱上它?
坦白说,我当时才刚开始收藏腕表,对品牌知名度和信誉看得比较重,不太能理解为何有人会舍得把这么多钱,花在一个知名度不高品牌的腕表上。
然而,在我真正了解匠心和最后打磨工序,对于一只好表的重要性之后,加上一只表的艺术价值,这些最终成了我在选购腕表时极关键的考量点。
小规模的独立腕表品牌,在以上这些方面,一般都能提供比主流名牌更加物超所值的产品。

谈谈你购买的第一只非主流腕表。你是如何‘上钩’的?
Manufacture Royale的1770 Voltige,我的第一只独立品牌腕表。它的独特机芯设计、手工装饰细节,深深吸引了我。此外,该品牌也容许一定程度的客制化程序,这点有加分作用。
我从来没想过,可以跟品牌负责人有着如此直接的接触。这点让我非常享受整个买表过程。

向小众独立品牌买表时,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大多小众独立品牌的作品,即使都给人超值的感觉,这类品牌生产的腕表,价位终究偏高。因为他们成本高、产量少,所以经济效益较低。
也因为如此,一般独立腕表品牌的入手门槛价位,比很多主流品牌来得高。此外,他们的腕表产量少,所以有些较独特的款式,非常难寻。

你在购买非主流品牌腕表的路上,有哪些难忘经验?
买下造表大师Vianney Halter的一款Classic腕表不久后,我有幸在去年的迪拜腕表周遇见大师。当时,他跟我分享自己职业生涯中的点滴,仿佛带我重新认识这个品牌。
这段体验,让我非常难忘。

小众独立品牌制造的腕表,有哪方面让你最着迷?
大多独立品牌的历史不算悠久,它们不必背负着经数百年传承下来的传统和品牌基因。这点成了它们的优势,让造表师拥有充分的自由和自治能力,尽情发挥创意。MB&F和Urwerk这两个品牌,就是非常好的例子。

除了像Philippe Dufour这样的先驱级独立造表大师以外,你还特别推崇哪位独立造表师?
François-Paul Journe(F.P.Journe创办人),是我认为在目前独立造表师中最杰出者之一。他平均造表的产量,比其他造表大师更多,也成功地在符合高级造表工艺的各种条件之间,取得很好平衡。
无论是在设计、技术研发或成品细节方面,F.P.Journe推出的腕表,各方面水准一致,辨识度极高。
Journe采用的玫瑰金机芯、指针、表冠、螺丝、表耳……在维持独特性的同时,当中的各种细节,都不会过于夸张。这一点,让他在“纯粹主义派”的收藏家中特别吃得开。

 

未红买下
VERNON CHUA|资产管理经理

资深腕表收藏家vernon,戴铂金版的MB&F Legacy Machine 1(上),以及特制的珍珠母表盘F.P. Journe Chronomètre à Résonance腕表(下)。

收集腕表已有至少十五年的Vernon,是相当资深的腕表收藏家。他以“不足够”来形容收藏的腕表数量,而且也非常支持独立造表师。对蓝色情有独钟的他,特别喜欢收集蓝色腕表。

什么情况之下,你第一次接触到独立造表师的作品?
十多年前,在新加坡腕表零售商店内遇见F.P.Journe的腕表。我那时候确实被吸引了,但因为经济和鉴赏能力方面还未成熟,况且当时的主流腕表界,仍充满许多让我探索、学习的精彩内幕,所以我并没对独立品牌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谈谈你购买的第一只非主流腕表。你是如何‘上钩’的?
我买的第一只独立品牌腕表,是MB&F的Legacy Machine LM1。一直以来,我对MB&F计时机器(horological machines)的前卫设计深深着迷。然而,要跳脱主流框限,投入另一极端,需要非常大的勇气。
初次接触MB&F的Legacy Machine,我就觉得该系列腕表既精致又独特。当LM1推出我最爱的蓝色表盘与铂金表壳版本时,我毫不犹豫地下手了。

跟一般主流品牌相比,向这些小众独立品牌买表,最大的不同处在哪里?
凡是向品牌指定零售商买表,无论是主流或小众品牌,都没有太大分别。但从与客人互动的角度而言,向这些小众独立品牌买表时,我十分庆幸有机会跟品牌负责人直接互动。
当中,包括MB&F的Max Büsser、H.Moser & Cie.的Edouard Meylan、造表大师Kari Voutilainen等。能近距离感受到这些品牌负责人的亲切和蔼、满腔热血;跟购买主流品牌腕表时相较,这是最大的不同感受。

向小众独立品牌买表时,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最普遍的,应该是必须等上相当长的时间才拿得到表。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因为这类品牌的制作团队规模较小,造表手法注重手工艺与匠心方面的细节。

小众独立品牌制造的腕表,有哪方面让你最着迷?
无论是设计的独特性、表壳构造,或机芯打磨工序方面等,其实每个品牌都各有优势。
依我看来,这些小众独立品牌最大的共同点,就是自豪。负责人一般对于自己的作品,都有很强的“所有权意识”(sense of ownership);从他们对最后成品的高品质,以及对细节的讲究,可以明显感受到这点。

你认为,一般腕表买家对小众独立品牌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我想,在很多人的观念中,这类品牌推出的腕表,价位高不可攀。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在不同的价位中,都找得到优质产品。
其实,有不少独立造表大师的早期作品,例如Philippe Dufour的Simplicity、Kari Voutilainen的Observatoire,价位并不是一般人想像的那般昂贵。若你觉得独立品牌腕表价位过高,很可能是因为你太晚在这方面起步。
我认为,这些小众独立品牌还未名声大噪时,表迷该有先见之明,先下手。要做到这种程度,必须有勇气和冒险精神。

除了以上两位大师级人物,目前有哪些新晋独立造表师是你认为值得留意的?
以目前市场不太景气的情况而言,独立造表师的人数确实越来越少了。但我相当看好Pascal Coyon(他的手艺高超,作品物超所值)。而DeBethuneLang and Heyne虽不算新,但在打磨、修饰方面的功力绝佳,一直是我非常着迷的品牌。

PHOTOGRAPHY SIMON SIM
STYLING  WILSON LIM
GROOMING HUIMIN NG USING NARS & KEUNE|PALETTEINC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