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等到 周迅

相传,前生500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照这句话看,人生很多机遇,是用时间修来的。《品 Prestige》和周迅可能擦肩千万次,才换得这一次拍摄。

TEXT秋雁

cover_personality2
时尚 CHANEL | 3.1 PHILLIP LIM

2013年4月创刊以来,《品 Prestige》一直在修“与周迅合作”的缘份。可惜时机、档期种种因素,我们一直错过她。2016年9月,第40期新加坡版《品Prestige》/马来西亚版《品Prestige》创刊一周年,终于等到周迅。

8月盛夏的北京,我们都不是第一次接触周迅——主编佳静在无数次时尚活动上碰到她,时尚总监Johnny约十年前也在北京和她合作过杂志拍摄;我和周迅第一次碰面,则在2005年底。

那年,周迅、金城武和陈可辛到新加坡宣传电影《如果。爱》,三两天的行程,在电影公司任职的我负责带她。印象最深刻,是她那双精灵般的大眼睛,目光如电。当时她曾问我:“新加坡是不是不能吃口香糖?”

辗转十年,她的大眼依旧明亮锐利,但感觉,岁月让周迅沉淀,给她添了几分淡然。

这十年间,周迅的改变,亦是时间的推移。就如我们等待周迅一样,周迅在这些日子里,也盼到了她命里终须有的缘份,包括与美籍华裔演员高圣远的姻缘(2014年结婚)、事业上的机会。

盼许鞍华

周迅不是科班出身,星途却耀眼。入行25年,她歌影视三栖,名下作品有近40部电影、20部电视剧、2张专辑、30多首单曲。

周迅的实力,很多与她合作过的导演好评如潮。陈可辛形容她是“所有导演的梦”,徐克说“周迅身上有很特别的东西”,高晓松认为“周迅是天才型演员”,彭浩翔说她“可塑性极高”。

很多导演期待指导周迅演戏。周迅则盼与擅长拍女人的许鞍华一次合作。已于5月杀青的剧情片《明月几时有》,成全了周迅。

“我一直非常期待跟许导演合作,非常非常多年了。然后去年,诶,是今年还是去年拍的?就是辉虹哥(周迅经理人)说:许鞍华导演,《明月几时有》。我演啊。就这样。”

“剧本都没看吗?”

“没有吧,就是故事大概出来了。我一直期待跟许导演合作,特别特别想感受许导演这个人,从看她的电影以来,对啊……

然后在拍摄现场,很久没有这种拍电影的感觉。就是你慢慢会找到一些人物的变化性,是原来的剧本,或是讨论剧本的时候没有,慢慢随着剧情的推入而产生的。因为我们基本上都是顺着拍,所以随着剧情慢慢推入,人物之间有更多细节上的发展,比如说对白上的改变,或是人物关系上的成长。

但是我希望你不要理解错,(以为)那个感觉,是很久没有体验到现场认真的感觉。那是,很久没有体验到这样的方式去拍电影,不用担心的,慢慢来(的感觉)。

有一天我跟导演说:导演这场戏,我可能哭不出来,我不知道,我没有感觉。导演说:没关系啊,慢慢来。她是非常尊重演员想法的导演。

就是你会非常放松。因为演员有时候会卡住。可能你已经想了十天,这场戏要怎么办?到(拍摄)那天你还是不知道你该怎么办。你懂我意思吗?”

惟有珍惜

除了终于有机会和许鞍华合作,周迅演出《明月几时有》还有什么收获?她睁大双眼反问:“那还不够吗?哈哈哈呵呵……”

这次合作,许鞍华受访时曾夸赞:“周迅是绝对的演技派,她有无穷的潜力,会将自己与角色一同唤醒。”

如果周迅给了许鞍华的女主角生命,那么许鞍华给周迅的,是真诚的感受。

“上一代的人和我们这一代的人,真的不一样。许导演是一个非常非常特别的人。她在现场不管是对小孩、对群众演员,还是对像我们这样的演员,都一视同仁。

许导演那一辈,应该怎么说呢……真诚。她是一个爱电影这么多年的人。(她给你怎样的启发?)她对电影的热忱吧?(很抽象)是抽象,但我觉得这非常重要。因为她只有那个点才能做出那些事,她才能跟你说那些话,可是她说过什么话,我已经不是那么记得了。”

周迅的实力演出,曾获无数提名,也多次得奖。她是史上第一名获得台湾金马奖、香港电影金像奖、中国电影金鸡奖影后的大满贯演员。她演技炉火纯青,几乎已不需要奖项的肯定和回馈。那现在的她,为什么而演?

“我没想过耶。我们(演员)当然也有职业疲劳期。但是我们这个职业好在哪儿呢?因为它每一个故事都不一样,所以不是每天都做一件事。

像我们的动物影片《我们诞生在中国》(8月于中国开画),看过故事之后,你会了解它通过拍摄动物来讲母亲,讲生死,讲轮回,跟人类共同体会的事情。我很开心,非常开心去做这部电影的配音。

我觉得由心而发,我愿意去做这件事情。其他的就只能顺其自然了。当然从心里希望,观众能去感受里面的情感。

(你最深的感触是?)珍惜任何的事,因为它只有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了。美好的事情,或者让你不舒服的事情发生以后,其实都是一种生活过程。所以珍惜吧,没有别的。”

时尚 CHANEL | STELLA MCCARTNEY

再演剧集

我们这次拍周迅,是在她投入清宫剧《如懿传》剧组的几天前。她抵达摄影棚时,双手的无名指和尾指都戴着长指套。访问时她也戴着,看她用拇指和食指拿起杯把喝茶,清代女人的优雅聚集在往上翘的长指套,颇有戏。

这是周迅投入乾隆第二位皇后—— 如懿一角的事前准备。除了指甲套,她也穿上10公分高的花盆鞋走路,练习清代女子的仪态举止。

“穿上鞋子和戴上这个东西(指甲)之后,其实会非常不习惯,不知道手该怎么放。要怎么使用这个手?就像开车一样,熟悉了以后,就不会有障碍,比较自然。”

《如懿传》是周迅继2014年主演《红高粱》以后,重返小荧幕的作品,预计2017年播出。周迅早前受访,曾引述中国建筑师/ 诗人/ 作家林徽因的话,解释自己接拍《如懿传》的原因:

“梁思成问过林徽因:为什么是我?林徽因回答他:答案很长,我得用一生去回答你。现在你问我为什么要接这部戏,我只能说答案很长,我会用一部最极致的清宫戏去回答你。”

原想由此琢磨她的爱情观,因为镁光灯下这个名字叫周迅的女人,似乎爱情至上。

她的回答,诚实得叫人有些错愕。

“这(比喻)是我们同事想的。(太坦白了吧?)是啊是啊哼……是同事想的啊。但我觉得很不错,呵呵呵。”

她说,演戏这么多年,没进入过清朝那个年代,所以想尝试。

“还有如懿她……因为是讲一个女人,从出生到离开这个世界,诶,不一定离开,就是她生命的一个过程;作为演员,可以去诠释角色不同的时间段。”

非常厉害

现代女子诠释古代女子,一身便装盘坐着的周迅说,能感同身受的,是不同程度不同形式的束缚。

“我们有上过课,其实它(清代)的规矩是非常非常非常严苛的。从试装、鞋子衣服到首饰,你其实都在一个版(式)里面;在服饰上已经对女人有一个很严谨的规格。

如果抛开年代来讲,其实我们都生活在一个范围里,可能都是出不去的。当然我现在相比如懿来讲,我的自由度简直是大到不能再大了。

但是你再想,其实大家都在一个体系里存在。现在的你,要去遵守现在的体系。虽然对比清朝,你可以穿夹脚拖鞋,你可以干嘛,但是我觉得在精神上,其实是可以相并论的。

目前来讲,我只是知道这种感觉,因为还没有开始演。故事里面,我们上课的时候了解到,乾隆帝很厉害,清朝那段时间是一个盛世,但其实宫里面是非常朴素。当后宫的女人其实挺惨的。

我们上课的时候有八个字:身无分文无处可去,是吧?身无分文无处可逃,哼哼哼哼……目前我只能感受到这个。当然康熙帝乾隆帝很厉害,在清朝那一段时间是盛世(所谓康乾盛世,是清朝最辉煌繁荣的时期)。”

乾隆很厉害,但感觉这部清宫剧,最厉害的是如懿,还有演出如懿的周迅。戏未开拍已引起关注,被中国媒体评为“2017年中国最强戏剧”。据报道,已有视频网站以单集900万人民币买断,电视版权则以5.4亿人民币卖出。这是周迅的品质保证?

跟随感觉

周迅是个讲感觉的人。这点不只从她的谈话中看出,拍摄这组时尚大片亦讲feel。

拍摄当日,日光被帘幕关在窗外还不够,摄影棚里架起高高支架,挂上巨大条黑布,挡住任何企图溜进来的光线。黑暗的空间里,只有照射着周迅的橙色灯光、充塞摄影棚的音乐,还有一面镜子。镜子前,娇小的她,每一个眼神表情,每一次挥舞双手,每一步旋转舞动,都显张力。

旁观拍摄仿佛看戏,你会不由自主注视她。

周迅说,她需要音乐刺激她的感官,带动她的情绪。在她感受音乐时所流露的真,在按下快门那刻,定格在照片里。异曲同工的,还有那面不会说谎的镜子。

请周迅形容镜子照映出来的她。看着梳妆台前镜子里的自己,周迅描绘了她的心面貌。

“没想过这个问题耶,我每次出现在镜子里,基本上都是化了妆,哈哈哈……

你说得没错,镜子反映你的现在。我比以前放松一点……应该怎么说?不是比以前放松点,我倒还真不能放松一点。就是那个心态上,我觉得会比较松。不太想去追赶什么东西,而是想这一路上会碰到什么好玩的事,可以去体验。但我本身的性格,就

是不太能停下来。

我算工作狂吗?这个我不知道……我不会完全没有自己的生活。其实,我的工作和我的生活已经混合在一起了。以前是一个剧一个剧接着拍,现在可能希望,诶……放松一点,我想要去哪里,比如去看朋友啊,或是想要去干嘛的,就去啊。对。”

帮助孩子

跟周迅聊她2014年发起的关爱特殊儿童公益晚会《One Night》,她侃侃而谈。这不光是周迅的公开婚礼(2014年晚会上着白纱与高圣远十指紧扣宣布结婚),而是她致力的公益活动。

周迅透露,这个公益晚会从一部拍摄九种弱势儿童的公益电影《有一天》延伸出来。今年6月,她走访了三个不同场所。第一站是广州的融合幼儿园。

“有自闭症的小朋友、智障的小朋友、平常的小朋友都能在一个幼儿园里成长,他们小时候,不知道自己有自闭症……小朋友是这样的,没有偏见。今年我们推广融合这个概念,希望他们从小就知道这世界上有各种各样不一样的人组合起来,消除偏见。

我们第二站去探访孤残儿童(北京),那里的孩子是开心的,不是苦着一张脸的。他们意识到自身的问题存在,但会训练其他能力。比如有些孩子不能走路,有个叫婷婷的,她学习钢琴,她爱唱歌。就是在照顾身体有缺陷的孩子同时,又可以培养孩子‘这个不行我来那个’的态度。

第三站去的是重症孩童的临终关怀(南京)。每个人的生命不一样,有些孩子特别健康,有些孩子有非常重的疾病,并且被父母丢弃,被医院诊断说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活。来到这个机构,那儿的阿姨非常照顾孩子,孩子临终的时候,也是阿姨抱在怀里的。走的时候,感受到人的温暖,这个我觉得是很优美的。因为那些阿姨给孩子的爱,有些孩子病好了。”

不能说的

与孩子的接触,周迅学习什么是简单。看到生命的脆弱,周迅变得积极。

“从孩子身上得到很多,就是他们的简单和不复杂。他们从小没有偏见,没有任何质疑。我是不是个残疾人——这样的标签,都是人家给他们的。”

面对无法控制的疾病生死,给周迅怎样的影响?

“要更积极。我小时候,爷爷就去世。我很爱我的爷爷。那个时候,我第一次知道人是会死的,后来就慢慢忘了这件事。有很多生活的态度,可能是这样来的,就是反正人要死的,那其实你不用去争,也不用去干嘛,就是顺其自然。有事情来的时候,你就认真做。

但那个时候,心里还是非常非常悲观的。随着人的长大,对不同事情有了不一样的理解,会觉得,应该认真地、正面地、积极地面对生老病死这件事。

我看佛学的书,对我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大的一个开阔。这两天脑子里最深刻的,就是:人的心里需要充满无量的勇气,无量的信心,无量的轻什么我忘了。反正就是说你的心里,你面对生命,你要有勇气和信心,而且是无量的。”

我问周迅:有没有提不起勇气的时候?或是费了很大勇气才踏出那一步的时候?

“有。”

可以……我的问题还来不及问,周迅的眼睛和嘴巴,同时回答了:“不可以。”

娇小的周迅,总让人感觉个性坚强、飒爽、打不倒。但我们忘了,人都有需要勇气的时候,渡过了就好。

有些话,尽在不言中。这是访问中,一次与周迅内心的邂逅。

Photography YU CONG
Styling JOHNNY KHOO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