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樑为别人制造快乐
Andrew Li Creates Wonderful Memories For Others

最内向的人,选择抛头露面,给人们的不良情绪有个出口…… 说起Andrew Li李国樑,自然会提到著名夜店Zouk。

Photography CHER HIM  Styling FELIX WOEI  Text 真挚

 

2004 年底的那场南亚大海啸发生时,Andrew Li李国樑人在泰国普吉岛Club Med度假村。那年他21岁不到,大学刚毕业不久,是度假村的多个运动指导员工之一。

“当时我在一个较高地段教孩童射箭,看到有人像疯了地跑,我的反应是: 发生什么事?发生什么事?”

那还只是第一波。回到度假村大堂时,更严重的第二波来袭。“那是最恐怖的,人们惶恐惊逃,当时不觉得怕,就一心要把客人带到安全地段。”

安顿好客人后,度假村很多地方深陷水中。员工们聚集时,一半的人开始崩溃,他没有。那起事故,夺走了一个员工的生命。

一两个星期后,他回到香港。

“我爸爸妈妈建议,也许应该寻求治疗师谈谈, 我说没事。

一天,跟妈妈和弟弟在国际金融中心附近走道上走着时,我突然间大哭。没有触因,就不停地哭,哭了大概五分钟。好像一种宣泄,迟来了两个星期的释放。” 问李国樑有什么经历帮助他更好地面对新冠疫情时,他说了这段往事。

“这样的经验,强化我的心理韧性, 教会我即使被迫抽离安适区,也要能够乐观面对。”

 

为了餐馆到夜店

 

李国樑1月份过38岁生日,香港人,著名夜店集团Zouk Group的CEO。

Zouk,一直是本地公认的“夜店之王”。李国樑问我是否到过,当然!廿多年前的事了,那时还年轻。当年在新加坡河畔Jiak Kim街的旧仓库原址,如今已搬到对岸的克拉码头。

跟很多人一样,我的观念是,Zouk 是年轻人或精力旺盛的人去的地方。事实上,早已不只是这样。

新加坡的Zouk在2015年被香港的云顶集团收购,李国樑之后加入,将之逐步发展成多元化的生活方式集团。很多人到Zouk,其实是纯粹被那里的餐馆吸引。

新冠疫情导致夜间场所大受打击, 李国樑在新加坡Zouk的场地,做出多项应对行动:将二楼的高端酒廊空间(Capital Lounge), 转变成餐饮空间(Capital Kitchen);在网上办窜流、虚拟活动、Zoom派对;将夜店空间租给网购平台做直播;白天把舞池变为飞轮健身室(Spin Studio,又称动感脚车),晚上变身电影俱乐部等等。

一些改变是暂时性,目的为继续取得收入,保住员工;一些改变则原就在公司的转型计划中,疫情只是加速了变化。

“这个品牌正在成长,高级餐馆、休闲餐厅、健身运动等,其实都是夜店经验的延伸。”

 

内向人做外向事

 

李国樑的父亲是半退休外科医生,母亲来自马来西亚,曾经在猎人头公司当高管。他在伦敦出生,三岁时全家搬回香港。

在香港国际学校念完小学后,他到英国念寄宿学校Harrow。大学,也在英国完成,念心理学。他自称性格内向,平时喜欢宅在家里。我问:那Harrow的同学对他从事的工作,是否感到惊讶?

他告诉我,如今最好的四五个好朋友,都是在Harrow认识的。然后,惊讶的是我—— 他透露曾在大学俱乐部当舞者!在千多人面前,跟着trance音乐,在平台(podium)上跳舞。

“身上涂亮漆、手拿荧光棒……那是我打的第一份工。朋友经常笑我,说记得我边跳边脱掉衣服。

我喜欢娱乐大家,哈哈!但我的确天性内向。我做过Myers-Briggs测试,属最内向类型。我不喜欢社交,超级内向。

我的能量来自独处家中,陪在小狗身边、看动画、玩电动游戏等。但我所有工作和事业,都必须经常在前线与人正面接触。我不是天生这样,是因应工作而转变自己。”

 

人生有什么乐趣

 

在中国、香港、泰国、英国、马来西亚住过,李国樑觉得新加坡目前最适合他。他在两年前成为新加坡永久居民。

一个人住,生活习惯非常健康。只要时间许可,他晚上10点半就上床。每天早上7点起身后,习惯用20分钟冥想,接着做约半小时运动,再精神奕奕地面对新一天的挑战。

他爱好运动,参加多次三项铁人赛。他说,不管多厉害,比赛时每个人都要经历“炼狱”,必须有纪律、有强大的抗逆心理,才不会半途放弃。

“企业面对疫情时,要不断创新、改变、调适,才能坚持下去,同样道理。” 他笑说,运动量越大,他越有理由吃更多东西。他爱吃,也爱烹饪。下厨是他舒解压力的方法之一。他最爱意大利茄汁肉酱面(Spaghetti Bolognese),还和哥哥弟弟一起经营一个Instagram帐号,专门评论在世界各地吃过的这道料理。

准备这个专访时,看过多个关于他的访谈,总提到烹饪,就有这样的想法:也许当个名厨他会更快乐?

“食物是我的热爱,比如我们将(在新加坡)推出日本omakase餐馆,我非常兴奋,兴致勃勃参与每个细节。当初找来汉堡品牌Five Guys也一样。

也许你说得对,当个厨师我会更快乐,但我能够影响更多人吗?也许不。但这点重要吗?也许不。老实说,我曾经在厨房工作,很不容易。”

那身为Zouk集团CEO的最大乐趣是什么?

“能够为别人制造愉快经验,让他们暂时忘却现实烦恼。人们需要给不良情绪找出口,尤其现在。Zouk已经30岁了, 大多数新加坡人都对这个品牌有某种正面记忆,比如跟多年不见的朋友在这里聚会、欣赏这里独有的音乐……美好记忆让人生丰美,帮助大家收藏记忆,是我的推动力。”

发型 CHRISTVIAN GOH USING KEVIN MURPHY | ARX

化妆 AUNG APICHAI

想知道李国梁在北京学习中文的趣事?他说,学得做好的时候是在当地交了个女朋友。完整专访请看2021年1月号《品》

 

继续看

救市心路:夜店转型变餐馆
Zouk Group’s CEO Andrew Li On Capital Kitchen And How He Relieves Stress
夜店转型变身飞轮健身室
You Can Now Spin At Zouk, Under Its Electrifying Lighting And Music
周振光A变D的故事
Wilson Chew’s A To D
律师张汶权如何高光每一天
Lawyer Benjamin Cheong: What Helps Me Win The Day
彭文淳, 想不到的绝
Wayne Peng Thrills Us With His Movie And…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