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缝和平之光(下篇)

上一篇,看过了亚美尼亚如何重生后,这一篇,作者要带你去卢旺达,继续看这地方如何重生。

TEXT 黄丽如

种族灭绝是极大的伤痛,但人类一直无法从中获得教训,二十世纪初的亚美尼亚面临大屠杀惨剧,二十世纪中则是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腥风血雨依然无法让人类学会爱与和平。

二十世纪末,非洲卢旺达(Rwanda)胡图族屠杀图西族,近百万人丧命。参观卢旺达的大屠杀纪念馆,看着一张张的照片,以及堆满的头骨,除了不寒而栗,更为人类的愚蠢感到羞愧。

这样的沉重心情,如同我从亚美尼亚的大屠杀纪念馆走出来一样。不同地球版块的疯狂屠杀行为,不禁让人质疑,人间是炼狱吗?

最是干净 步出纪念馆,讶异于卢旺达首都基加利(Kigali) 的明亮整齐,规划良好的道路、舒服的市容,让人无法与二十多年前在这个国家发生的大屠杀产生连结。

陪我一起旅行的在地朋友Moses说:“1994年的种族灭绝,让很多卢旺达人失去家庭,我们每个人其实都经历了那场悲剧。既然已经沉沦到谷底了,只能努力往上爬,找到可以活下去的光。” 

在政府与民间全力的振兴下,卢旺达在廿一世纪成了非洲最干净的国度,迅速落实环保政策,明订全国禁用塑料袋……进步的思维,让国际对这个非洲小国刮目相看。 

卢旺达高山大猩猩(学名GORILLA BERINGEI)。这类猩猩居住于东非VIRUNGA火山群森林里。

招财的大猩猩

我是因为卢旺达独特的高山大猩猩生态而来。因为大猩猩的魅力,让卢旺达机场入境的海关处排满了观光客。

“过去卢旺达的经济收入来源,依序为咖啡、茶、矿产;自从大力推动大猩猩生态旅游后,收益就以大猩猩观光居首。

就算看大猩猩的许可证调涨到一天1500美金,仍吸引大猩猩迷造访。”生态向导David说。

根据统计,目前全球的高山大猩猩仅880只;卢旺达、乌干达、刚果交界的火山国家公园一带,共有480只。

为了保护大猩猩,也为了有丰富保育资金,卢旺达的大猩猩生态旅游是罕见的高标准:参观许可证费每天1500元美金、每次只能与大猩猩相见一小时、每一组拜访大猩猩家族的人数最多为八人。

如此高规格的设定,有效的限制观光人数,降低大猩猩的生态遭人为破坏。

野外觅猩 追踪野生高山大猩猩的过程非常独特,不过在南非或肯尼亚欣赏野生动物时,游客多半是被动地看动物,由猎游车带着旅客去寻找狮子或猎豹。

在卢旺达的国家公园,观赏大猩猩,须耗费大量体力,由生态向导带路。当向导察觉有大猩猩在周边时,旅人就跟着可能的痕迹穿越丛林、攀爬山坡,寻觅大猩猩的踪影。

有时候不到半小时,就可以发现大猩猩家族;有时候花上三小时,可能都还没有找到。已经来卢旺达三次,每次都为了寻找高山大猩猩的美国游客Mary说: 

“这应该是世界上最野的动物观察旅程。人类跟动物是平等的,我们走进大猩猩的栖地,追随它们的足迹,而不是它们被限定在一个范围被人类观赏。

每次来卢旺达看大猩猩,都让我觉得回归原始、万物平等。在地球上很难找到一个地方,可以像在卢旺达那么贴近地跟高山大猩猩相处。” 

卢旺达火山国家公园结合在地部落文化,精湛表演。

回归千丘之国

高山大猩猩的生态旅游,活络了在地的经济,也带动卢旺达社群的发展。

从生态旅游发展出的产业链,举凡交通、住宿、活动、小区发展、手工艺品的复活,都有了新的面貌。

二十多年前的杀戮战场,现在回归到最初让人迷恋的“千丘之国”清新景致。绕着山丘,车子在河谷间盘旋,右手边土黄色河流,在阳光下闪着金光。

David戴上太阳眼镜说:“1994年大屠杀的时候,有上万具尸体被扔进河里。那半年,下游的乌干达人都不敢吃河里的鱼。” 

山路继续蜿蜒,远方的山层层迭迭。静静地看着这个中非小国家的变化,优质的柏油路、清楚的速限与指标,这样的道路情境很不非洲。卢旺达已经走出自己的路。

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去年6月造访亚美尼亚大屠杀纪念馆时,写下这段留言:“我在这里满心沉痛地祈祷,愿这类悲剧不再发生,愿全人类永志不忘,懂得以善制恶。记忆不该淡化或遗忘,记忆是和平之泉、未来之源。” 

不管是在亚美尼亚,还是在卢旺达,记忆不会淡化或遗忘。但,那曾经无法愈合的裂缝伤口,现在筛进了光。

是啊!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而这两处的光,格外耀眼。

 

原文刊登于《品 Prestige》2017年11月号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