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ITOL OPTICAL’S FATHER SON BRINGING FAMILY BUSINESS TO GREATER HEIGHT

路要自己走出来:专访50年眼镜家族企业父子兵
CAPITOL OPTICAL’S FATHER AND SON ON BRINGING THE FAMILY BUSINESS TO GREATER HEIGHTS

本地家族企业Capitol Optical创立超过50年,如今交由第二代管理。听白手起家的父亲分享经营理念,第二代接班人又曾接受哪些磨练、学习到哪些前人智慧。

 

TEXT 瑂雯

PHOTOGRAPHY MARK LEE

 

 

1968年,王家三兄弟创立了本地眼镜店Capitol Optical。经营半个世纪,不断与时并进。从小摊档到成立门市,到逐步扩展遍布岛国。在2018年成军50年之际,为品牌改头换面,也把家族企业的经营棒子交予第二代,由42岁王文烈担任首席执行官(Chief Executive Officer)一职。

《品》专访父子档王吕庆(David Wong)和王文烈(Delvyn Wong),两代间怎么延续传统经营理念,一路走来,父亲又为下一代传承了哪些珍贵的智慧。

 

磨练自己,一步一脚印  

 

童年就在眼镜店里度过,当时对工作中的父亲有着什么样的回忆?

Devlyn小时候爸爸工作忙,妈妈会带着我们兄弟到乌节路的门市店找爸爸。当时6、7岁,看着那么多的眼镜也会手痒去试戴。可是小时候不会摘,曾随手拉扯把眼镜弄断,爸爸就教我们怎么双手戴上和取下,也跟我们解释眼镜的结构虽然简单,却可以为一个人带出不同的感觉和气质。从那时起,我就觉得爸爸很厉害,凭着一双手和小小眼镜,可以闯出一番事业。

我爸爸的为人亲切,总是态度谦卑,对家人、员工、供应商都一样,做事都以大家为优先考量,我们从中学习了很多。

 

从很久以前就决定要让孩子接手?

David我儿子虽然是个大学生,但你去外面工作,始终是拿一份薪水。做生意不一样,你做得对,赚的钱更多。如果你用心做,做得成功,会很有满足感,越想继续努力做得更多。

 

Capitol Optical由已过世的大哥Joseph Wong、排第二的David Wong和第三的Richard Wong携手创立,如今有17家分店遍布全岛,而最初是从莱佛士一带的Change Alley的小档口做起…… 

David: 我1967年中四毕业,第一份工作就是帮我哥哥打理这个小档口,1968年在欧南园开了第一家首都眼镜公司,一路来在乌节路如Wisma、Tanglin发展。

那时主要做游客生意,因为新币对美金、澳元都比较弱,外国人来买东西都觉得比较便宜。而且在外国,做眼镜需要1个月,价钱非常贵。我们24小时内做好,价钱便宜一半以上,他们觉得惊奇。

直到1989年,新币慢慢变大,游客感受到价钱差不多,我们觉得必须开始做本地客生意,本地客一年至少会配一两次眼镜或隐形眼镜,于是渐渐在市中心外开分店,第一家就开在义顺Northpoint。

当年也认为该从外国订货批发。2001年,我开始把批发生意(Capitol Optical的姐妹公司、主力眼镜批发的Opticsflair Vision Pte Ltd)交给他(Delvyn),直到过了17年,才由他全权管理Capitol Optical。

(创办人之一Richard Wong的儿子Marcus WongBenny Wong,分别担任首席商务官(Chief Commercial Officer)和首席运营官(Chief Operations Officer)一职)

 

一开始加入时,Delvyn是从销售员做起? 

Delvyn我从销售(distribution)开始,要在户外跑业务,做了大概9个月的销售员,再转到库存管理(inventory),看怎么拿货、什么货卖得比较快。后来也做过市场营销(marketing),一直这样,不断地跟长辈学习,心想,你们能做到,我也能做到。所以我不在意工钱高低,而是能否有学习机会。如果没有这些机会学习,我也不可能成长得这么快。 

David我不管你是大学生小学生,我不会给你高薪,你必须从最基本的底层做起。虽然他是大学生,但是他没有经验,要来我公司,就必须从最基本的做起,你才会感受到全部的过程,会加倍的努力,所以我要他从户外销售开始,去见每一个顾客。

Delvyn我爸爸和其他董事长给了我明确的机会,去尝试机构的各方面。我2001年到2013年任职于Opticsflair Vision批发工作,2013年到2017年担任Opticsflair Vision的行政总监(CEO),在那5年内把生意量提升了4倍。他们给了我很大的机会,我也交出了成绩单。

如今我接手Capitol Optical,从批发到零售,我能从前者知道市场上最新的商品,从后者了解顾客们想要的东西。

 

当初可曾觉得怎么不给你更高的职位? 

Delvyn那不可能,因为我还年轻,根本没有明白市场所要的东西,怎么跟各个方面合作。万事起头难嘛,不管你是谁、做什么、去哪里,最重要的是打好根基,一旦建立好稳固的根基,你才能在那之上逐渐扩大和发展。

 

你从爸爸那里学到最受用的一句话是?

Delvyn路,是要自己走的,虽然走得远一点,但是始终会到。你没有亲身体会,就永远做不了最明确的抉择。你一定要不断地和顾客、同事、合作伙伴接触、联系,才能为公司找到最适合的营运方式。就像我们必须了解顾客想要什么,才能引进适合的产品。

 

一家人工作有什么优缺点? 

David我和哥哥弟弟年轻时,一定有意见不同的时候,我们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我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责任,也有不同的看法,即使三个人讨论,但最终决定,也该交由负责该部门的那个人。当然我们都不是圣人,也有决策失败和意见不同而争吵的时候。所以我跟年轻人说,开会时一定有不同的意见,开完会后就forget it,否则就有心结了。要长期合作,就要彼此信任,你有你的缺点,他有他的优点,大家取长补短。要做大生意,一个人做不了,一定要有团队,大家负责不同的东西,彼此了解要做什么。我们现在也有聘请营销总监、运营经理、分类经理等,家族以外的人也有他们的权力,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止是自己人在做而已。

 

Delvyn现在担任CEO,要怎么去带领店里的资深员工?

Delvyn要以德服人、讲信用,你必须遵守诺言,说到做到。我从批发时就和老员工们合作,我小时候他们也看过我,我跟他们就像大家庭一样有默契。在这17年,我也做到了创办者兼董事长们的要求,人家也看得见我对这份工作的热情,这就是我带领企业的秘诀吧。

 

 

50年生存大智慧

 

“Capitol”的名字怎么来?

David我和我太太年轻时常去看电影,我太太是首都戏院(Capitol Theatre)旁边的服务员,我每天看着“Capitol”招牌,发现你把它重组一下就是“Optical”,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而当年首都戏院每天都满座,新加坡人对“Capitol”的名字也很熟。我心想,如果开间眼镜店,就借助“Capitol”这名字的力量。

 

品牌去年创立50年,这50年来经历过什么样的危机?

David最大的危机就是1997年的金融风暴和2003年的SARS。

当时很多企业都支撑不住关闭,我都跟年轻一代说,生意好的时候,应该存起资金,万一有什么状况,你还可以维持六个月。

SARS时我们算很幸运,当时的生意只剩下30、40%,我们向员工解释,目前面临很大的困难,月薪$2000以上的员工全部扣薪水10%、老板们则扣20%。SARS短短四个月,生意慢慢恢复,所有的员工都没有离开,我们也把这10%薪水还给他们。

我们要珍惜员工,他们是把生意带进来的人。华人常说“找才,用才,留才”,找到一个人才,就要懂得利用它的优点。如果他作出成绩,就必须给他奖励,不然员工也不会真心跟随你。所以我们的资深员工,最基本都跟上我30年。

Delvyn我们每2、3个月,会跟我们的店长和员工开一个例会,让员工感觉我们不只是坐在上面,而是愿意聆听之后,才决定给什么更好的方策。

David我一直跟年轻人讲,我们做老板,更要加倍的努力,跟员工打成一片。人要有感情,他们就会更认真地跟你打拼。到今天,他们也是时常去店面问候,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他们不仅延续我的理念,可能还做得比我更好。

Delvyn这就是爸爸每次提醒我和堂弟他们的金石良言:路是自己要走的,虽然要走得远一点,但是始终会到,什么都要亲力亲为,最终才能够达到目的地。

David我也从一个香港朋友那里学到,每一个顾客都是你的老板,你的薪水是顾客给的。所以你对顾客,必须像对你的情人一样。就算不满,也要微笑,他去了别的地方若没遇到更好的服务,或许会回来找你。我们要面对800多间眼镜店,大家都做一样的生意,所以我们经营的方法要与众不同。

 

这就是你们做生意的原则和成功秘诀。 

David对,我们做生意,最重要要有信用,要给顾客101%的服务和售后服务。顾客配了一对眼镜后,我们的员工会打电话问顾客有什么问题吗?让顾客感受到首都眼镜公司的专业和亲切,与其他眼镜公司的区别。也在生日时提供优惠价,这些都不会改变。

我跟年轻一代和员工永远这么说:我们谈生意要灵活处理,不要拒绝人,才有机会继续合作。像顾客走进门市店,我们不可能每样东西都有,但你也不要说no,而是尽量帮顾客找。你的产品好、知识好,无形中也可以在一两天内给顾客所需要的东西。

把好员工留着可能也是我们的成功秘诀,顾客觉得舒服,就会找回你,老员工又能带领年轻人员工,把理念传承下去。

 

接下来的策略是? 

Delvyn我们要把传统和信誉提升,去年一月把Logo和字体改革得更具现代感。2019年起,也推行新概念less is more,把主力放在器材和咨询服务,并成为东南亚首家引进最先进仪器的商店。我们也更推广客制化的服务和最新货品、进行顾客忠诚计划、开最大的眼镜店。

 

David我们也打算把品牌带到国外,因为政府鼓励我们走出新加坡,我们打算去越南、缅甸市场考察。

我们年纪慢慢大了,思维跟不上年轻人,就交给年轻人进行新的做法。我从2017年12月就把生意交给年轻一代,现在是半退休,还在督促他们。他们都是大学生,以他们的资历,我相信他们可以做得更上一层楼,由他们继续把首都发扬光大,闯出另一个50年,这是我的理想。

 

 

继续看:

吴尊人父宣言:为了孩子愿活过100岁  WU ZUN: FOR MY CHILDREN, I WANT TO LIVE PAST 100 

父亲节送礼攻略  GIFT GUIDE FOR FATHER’S DAY 2019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