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上任几把火 

换了创意总监,品牌应该持续原来的风格,或是随上任新官爱怎么做就怎么做? 

TEXT 池存健 

在刚过去的春夏2019时装周,设计师Hedi Slimane首度以Celine创意总监的身份登场。留意到吗?品牌标志也换了,原先的Céline, 改为Celine——将重音符号é变为e,字体变得更加现代化。 

今年8月底,Lady Gaga发布她提着Hedi Slimane为Celine设计的第一个包款的照片。这款名为“16”的黑色皮质翻盖手提包,与 Celine前任创意总监Phoebe Philo简洁优雅的风格截然不同。 

宣告新时代的来临,跟着Hedi Slimane的设计方向走,会是一 个怎样的Celine? 

 

熟口熟脸 

Hedi Slimane的Celine首秀作品,并没延续Phoebe Philo的成功模式,引发高度讨论。 

名为“黑夜巴黎”的系列,出现窄版西装和领带、复古高跟鞋、棒球衫、机车夹克、露肩连衣裙,荷叶边饰亮片连衣裙…… Hedi Slimane说,这是“巴黎青年夜生活的记录”。 

据他的说法,他想让Celine晚礼服和正装有更模糊的界限。的确,他为Celine带来了男装,翻开新的篇章。只是,当我们回看三四年前,Hedi Slimane为Saint Laurent设计的作品时,心头难免会 一震! 

有时装警察之称的Diet Prada Instagram账号,不只一次嘲讽Hedi Slimane。首先,把Celine春夏2019系列,和Hedi Slimane在前东家的时尚设计做比较;接着又与Saint Laurent春夏2019陈列室的样品对比,相似度之高,令人觉得头疼了。 

Phoebe Philo的粉丝高呼失望,看不到极简风格的延续,也找不到新意。在春夏2018时装周期间,街头出现一个缅怀Phoebe Philo的现象:一些时尚编辑和时尚买手,穿起Phoebe Philo设计的 Céline时尚,也有粉丝在未上新货的Celine店,买下Phoebe Philo最后的作品,作为珍藏。 

 

利益风险 

到了新东家,Hedi Slimane并未辟出一条新路子。这让我想到一个问题:设计师主理一个品牌时,到底是要跟着品牌的历史和原来的风格而做,还是应该为自己的想法而做? 

客观地说,这似乎要看奢侈品集团对设计师有什么期待。Hedi Slimane从2012年入主Saint Laurent,到2016年离职期间,将品牌的收入从4.73亿欧元增长到12亿欧元。Celine所属公司LVMH集 团,或许就是看中他之前为Saint Laurent带来的成功,才找他。 

“我们不会进入一个模仿我们前任的时装屋,更不用说接管他们工作的本质、他们的代码和语言元素。”Hedi Slimane如是表达自己进入Celine的立场。 

议论纷纷之下,他在Celine的首秀依然圆满举行,我只能说双方已经达成共识。 

有者认为,Hedi Slimane干脆自创品牌,更好。但是,时尚行业终究是一门生意,一切应以利益为先。 

即便曾有金主帮助国际著名设计师创办时装品牌,一样逃不过高成本和高风险。头几年投入的资金,保守估计不少于5千万美元,当中要支付百万美元的员工年薪,还要有创意团队的支持、昂贵的样品和开发成本、实体店的设立或参与电商的经营模式,最后,设计师还得为个人品牌面对外在的期待和压力。 

拥有庞大粉丝团的国际设计师,安安份份做个受薪者,只要为东家设计出受欢迎的衣饰品,即可高枕无忧。开发、人才、零售、 营销和供应链的支援等压力,都由东家去烦恼;事情简化些,双方也可节省时间,更快收得投资回报。 

如今,Hedi Slimane的名字虽然没有出现在Celine标志上,但从春夏2019系列的设计方向看,某程度上,Hedi Slimane的风格已经深深影响Celine的风格。他的铁粉,会跟着他走进Celine。 

拭目以待,会有多少Hedi Slimane新粉丝的出现。 

/

原文取自11月份《品》的第58页

 

FOLLOW US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