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震 没有。CHANG CHEN - THE IMPLICATIONS OF SAYING NO

张震 没有。
CHANG CHEN – THE IMPLICATIONS OF SAYING NO

因为“没有”,加上“哈哈哈”,意外地得到一次谈笑风生的专访。张震,展现悠悠然的一面,从容谈着电影与表演。

TEXT 秋雁

PHOTOGRAPHY WEE KHIM

STYLING JOHNNY KHOO 

首图时尚 BOTTEGA VENETA

 

张震的口头禅是“没有”。至少这个专访的46分钟里,听起来是这样的。重温访问录音,更是发现,张震听到问题的第一反应是“没有”,尤其那些焦点落在他身上的问题。

为什么没有?没有什么?如果当下问他,相信也会听到他说没有。

以他的一篇篇访谈报导为根基,加上这次访谈,揣测他口中“没有”的意思,我得到的结论是:不想过度聚焦于张震这个人。

想要你关注的,张震不疾不徐,一点一点,慢慢说。

 

角色准备

 

CELINE樽领汗衫

张震大部分的工作以电影为主。拍摄平均两小时的电影成品,他就要用去好几个月,这还不包括后期制作,也还没算上为琢磨人物状态而需要倾注的时间与精力。

打个比方,出演2006年电影《吴清源》,张震用一个月的时间,看棋谱、看吴清源自传、去棋院看下棋、去拜见吴清源。因为电影以日语为主,他还学了两个 月的日文。

他的习惯是“最少最少都要两个礼拜 到一个月”时间准备角色。一部电影平均用掉他半年时间,实际上他很难多产,也不能什么都想演。

当然希望把最好的一面呈现给观众朋友看,以这样为出发点去做这个工作,到后来就变成一种习惯。

如果今天我这个戏刚拍完,你要我马上进入另外一个戏,我不太愿意。因为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去调整到一个非常好的状态去做这件事情。我自己都很难说服自己,那我怎么样让观众进入这个人物(有说服力地演出)?”

速食娱乐圈时代,服了张震依然坚持慢工出细活。他闻言坦承“也会紧张”。

 

切断关系

 

BOTTEGA VENETA 外套 樽领汗衫 衬衫

张震说,在逻辑上,演员与角色有无法切割的关联。因为拍摄时间,演员过着角色的生活。换个角度,二者融为一体,演员与角色浑然天成,表演也才天衣无缝。当然,并非演杀手就要杀过人。

“可能就找一些(自己)性格上面类似的部分去进入(角色)。前两年演一个杀手(2017年电影《龙先生》),他是一 个会做饭的杀手,我自己就有一些做饭经验;我觉得有一些趣味在里面,他是拿刀杀人,然后那个刀又可以拿来做饭。他有一些幽默的地方。然后他为什么会用刀杀 人,不是用枪杀人?这也是一些线索,可以去想一想,找一些切入点把自己带入到人物里面。

那个人物跟我没有太大关系,可是演过以后,就变得(好像)有关系了。”

张震觉得,演员工作有趣的地方在于可以通过角色接触不一样的人生,替换不一样的思维去看自己的生活,以及周遭的人与事。然而,每演完一部作品,他必想办法切断角色,否则“走不出来会很辛苦”。

 

丰富想像

 

年纪越大,想像力会变得越来越薄。这是张震的体会。为补充想像力,他听音乐, 也透过看小说、电影,从别人刻画出来的人物中,吸取某类型人物的感觉和状态。

受访时提到,他最近看了英国著名作 家J.K. Rowling以笔名Robert Galbraith写的侦探小说。

“我很喜欢看侦探小说。我没有在伦敦生活过,但从小说里面可以看到,比如酒吧的名字都很怪,然后我上网查,发现有一些酒吧是真的,有一些是很古老的酒吧。然后会开始想像,因为小说中有一些描述。然后我才发现,哦原来英国古老的酒吧都会叫这么奇怪的名字。然后有一些街名——然后你会发挥想像力,看书的时候就会有一些画面。就是透过这个,一边 放松一边做功课。”

 

好玩的事

 

表演带来了快乐。还在探索表演这门艺术的张震,不假思索地说:

“表演好玩啊,你会碰到不一样的对手,然后跟他们会有互动。你会发现每一 个时间可以做到的,或你想要做到的东西其实不太一样。像我最近就很喜欢念诗。

以前觉得念诗很做作,可是现在一 个人在家,或是开工的时候,我念诗。我 觉得念诗很有趣,因为可以用不同的情绪去念一个很简单的诗;又可以宣泄那个情绪,或练习自己的口白。

用不同情绪去念那个诗的时候,它有它的趣味。可以把它分成几个人的对话, 一直玩一直玩,就会发现一个新的好玩事情,比打电动好玩多了。”

对于表演的突破,张震期许自己能演绎不同角色,并且这些尝试能获观众认同。“最好还有票房。”他笑着说。

 

好不好笑

 

张震的喜剧作品不多。他一直很想演喜剧,去年终于拍到了。

据资料,是夏永康执导的爱情喜剧电 影《离我远一点》,张震与2016年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得奖者春夏对手。

“我尽力了,我只能这么说。因为我知道我的幽默感大概就是,啧~可以考验一下观众对我的认识,哈哈哈……我自己是很喜欢,但拍出来我就不知道,我希望它会好。

(为什么会接这部戏?)没有,因为我就觉得,自己还有一些比较没有那么严肃的部分可以让观众看到。老是演一些很严肃的角色,人生很黑白,哈哈哈。人家对你的image(印象)会保持那样,你偶尔要跳脱一下,努力地尝试一下。”

这部影片,故事不属于直白滑稽的搞笑,张震演来觉得是挑战,亦是非常好的经验。他必须精准拿捏幽默感,否则“变成恶搞笑,就不好笑了”。

他说演喜剧,演员真的是要基本功非常非常足。

 

看不习惯

 

2015年2月号新版《品》封面上的张震留胡子。隔四年再拍他,也再见他的胡子。 网搜张震,出现的照片,十张里面的张震也都留着胡子。他留胡子有特别原因吗?

“没有。我就三年多没有剃干净过。 我其实一开始留胡子,是因为很懒惰刮胡子,我不是很喜欢每天早上起来刮胡子。

后来就觉得,因为你很久没刮胡子,你刮掉之后就会觉得自己看起来很不习惯。

主要是这个,因为自己看不习惯,啊那就算了,那就留嘛。(却成了造型上的标志?) 还OK,可以接受。其实留胡子还是会对人物(角色)有一些设限。(剃掉就行了。)我就没有想要剃掉,因为我看不习惯,哈哈。”

如果有一个很好的团队、剧本、导演找他参与拍摄,但条件是要剃胡子,张震的选择是?

“我会想办法不要剃。哈哈哈,开玩笑。没有。我还是会配合。”

 

有无活力

 

最后,我问张震怕不怕老,因为时间越来越少,意味离别与失去越来越多。

“不能讲害怕。会紧张,但我觉得我不是紧张身体变老,而是心变老很可怕。心变老,很多东西你看不到最真实。

我觉得人随着年龄变大,经验累积越来越多,相信的东西就越来越少,忘记自己真正是什么样的人。其实,这是我最怕的一件事情……因为你心变老,你就会没有活力。人没有活力,就真的是老了。”

问他什么能让他有活力,他想也不想就答:“拍戏啊!”

最后最后,问他:照镜子看到那根白头发或是那条鱼尾纹,会有什么反应?

“我会把浴室的灯调暗一点(语毕, 自己也笑了),然后就看不到。没有。我 比较不在意白头发或是什么的。

常常会觉得不够亮,就是室内的灯不够亮。就是很糟糕,因为我们现在每天要看手机要看平板,要看电脑,要看电视电影,要看书,用眼其实很厉害。拍戏有时候光打得很强,那个伤害蛮大的,我比较会在意这个。”

不知有谁参透出张震嘴里“没有”的意思。但张震的幽默感,我听出来了。

 

发型 JOHNNY HO | HC HAIRCULTURE

理容 YI LI CHEN

摄影助理 ALWIN OH

造型助理 FELIX WOEI

 

完整访问内容,请翻阅2019年5月份《品》杂志

 

继续看:

 

阮经天 留给自己  ETHAN JUAN – CONFIDENT TO BE ME

徐熙娣 掰开天窗说亮话  EXPECT THE UNEXPECTED WITH DEE HSU

犀利问题考验小S高情商  WE PUT DEE HSU’S QUICK WIT TO THE TEST

小S徐熙娣谈姐妹情:三人从不互相较劲 DEE HSU: WE’VE NEVER EXPERIENCED SIBLING RIVALRY

郑秀文 – 不过是凡人  SAMMI CHENG – NOT A SUPERWOMAN

谢娜 这辈子的未来  XIE NA IS LIVING HER DREAM NOW

黄晓明 摇动的心修修复复  HUANG XIAOMING: THE RESTORATION OF THE SELF

杨采妮 自己跟自己斗  CHARLIE YOUNG: THE ONLY PERSON YOU SHOULD COMPETE WITH IS YOURSELF

王冠逸 人生大逆转 LAWRENCE WONG’S ROYAL LEAP TO FAME

陈洁仪 能唱25年太酷  25 YEARS ON AND KIT CHAN’S STILL DOING WHAT SHE LOVES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