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FEE AROUND THE WORLD 把咖啡炒辣

HOT! 是热,也是辣,全端上桌。天涯海角喝过各种不同凡响的咖啡,才知别有洞天。旅途中,世界各个角落的独特 咖啡馆,或许就让你遇上了。

TEXT BJ周

看过《艾蜜莉的异想世界》(Amélie)吗?这部曾被提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法国经典电影,叙述一个平凡女性和周遭人们生活点滴的故事,发生场景就在女主角工作的咖啡馆。

以咖啡馆为放射中心的电影,无非因为聚散于此的人们背后各有悲欢,时光和心情的交织叠错,溶入咖啡杯中浅抿品尝,恍惚间满世喧嚣化为一室尘缘,此刻与人相濡以沫,便有可能生出浪漫。

但现实里喝咖啡,多是一则日常,甚且是一种时尚。曾有热论:小资阶级薪水不高,为何还要每天早上喝一杯星巴克(Starbucks Coffee)?答案之一竟是:不带杯星巴克到公司,就好像出门没化妆。还有,一定要拿在手里走街。

遍布全球的星巴克咖啡是大众化的,要不要喝点不寻常的?

 

非洲

曾经是英国殖民地的南非,它的立法首都开普敦,有许多知名咖啡店,我在市中心走进一家具有十九世纪工业风格的真相咖啡馆(Truth Coffee),他们利用蒸汽咖啡机煮出来的咖啡,有着绝佳口感。加上店内独树一帜的设计,被英国媒体评选为世界上最棒的咖啡馆。在这里喝咖啡,也徜徉在怀旧的历史氛围中。

土耳其

我在土耳其喝到最怪异的咖啡,是在格雷梅小城的卡帕多奇亚烹饪餐馆(Cappadocian Cuisine Restaurant)。服务生拿来一团纸巾,然后点火烧到纸巾尽无,此时出现咖啡。我后来再也没看过这种“火烧土耳其咖啡”的把戏。

埃及

菲萨维咖啡馆(El Fishawy CoffeeShop),位于埃及开罗。拥挤杂乱的哈利利市场巷弄,馆内烟雾缭绕、人声喧哗,论装饰论格调,完全排不上全球咖啡馆前列。

但是,这间拥有两百年历史的老咖啡馆,却是它的常客,也是诺贝尔奖得主——埃及作家马哈福兹Naguib Mahfouz笔下灵感的源头。

天天爆满的菲萨维咖啡馆,客人上门不提供菜单,坐下来要不点埃及薄荷甜茶,要不点土耳其黑咖啡,很多人还加点一管阿拉伯水烟。我闻着空气中的杏子烟味,舌牙之间咀嚼着咖啡渣,仿佛也成了在地生活型态的一小拼图片。

维也纳 

随着土耳其人西征奥地利,咖啡被带进西方国家。欧洲第一家咖啡馆,据说1683年出现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咖啡很快就虏获了欧洲人,不但开枝散叶地广泛传播,今天的维也纳咖啡文化,还在2011年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因为咖啡已经跟音乐、华尔滋并列“维也纳三宝”。

具有160年历史的维也纳中央咖啡馆(Café Central),也名列世界十大最美的咖啡馆之一。

我个人并非喝咖啡加鲜奶油的维也纳咖啡粉丝,中央咖啡馆的经典巧克力甜点——萨赫蛋糕(Sacher Torte)却征服了我。加上写下名句“如果我不在咖啡馆,就是在前往咖啡馆的路上”的诗人艾腾贝格Peter Altenberg以此为家;名闻于世的莫札特、贝多芬、舒伯特、佛洛伊德,也都是中央咖啡馆的常客,你说到维也纳,怎能不到中央咖啡馆朝圣?

意大利 

喜欢喝拿铁(Latte)、卡布奇诺(Cappuccino)、摩卡(Mocha)的朋友,若有机会去意大利,一定要尝尝意大利引以为傲的浓缩咖啡Espresso,因为拿铁、卡布奇诺、摩卡都是浓缩咖啡+牛奶的变化,三者的差别,只在于添加比例。

威尼斯的花神咖啡馆(Caffe Florian)、那不勒斯的冈布里努斯咖啡馆(Caffe Gambrinus)、罗马的古希腊咖啡馆(Antico Caffe Greco),都名列世界十大最美咖啡馆,证明意大利不愧是时尚之都,也说明咖啡是意大利人生活的一部分。

花神咖啡馆,最能展现威尼斯曾是欧洲最富有的商贸城市,而且也是过去名人雅士的聚集所在。

巴黎

不能不提的是,法国巴黎和平咖啡馆(Café de la Paix),已有150年历史,被列为国家古迹。

除了充满浪漫奢华气息,它也是米其林推荐餐馆,曾经接待过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法国总统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也曾在二次世界大战法军收复巴黎时,来此喝一杯咖啡。

在这里喝咖啡,喝的是一种骄傲。

 

翻阅8月号《品 Prestige》阅读完整文章。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