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医也是商人?

Dr. Abigail Yee Cheau Hwang

即使孪生姐姐诱她一起成为救人性命的医生,即使看过令她切齿的牙医,自小,她就立志当牙医。

TEXT 真挚

黄亦巧Dr Yee Cheau Hwang,是一名牙齿矫正专科医生。她的孪生姐姐是小儿科专科医生。多年前,她们一同参加中学同学和老师的聚会,老师把她拉去一边,小声问:

“你以前的成绩都比你姐姐好,为什么你只是牙医?”

“因为……”当年,选修牙医是多数进不了医科的学生,退而求其次的第二选择。但实际上,当牙医一直都是她的第一选择。跟她聊天,可以感觉到她当牙医的热忱。

她说,牙医是她理想的事业,融合了对科学与艺术的喜好。

牙医学,是一门医学科学,不难理解。牙医学和艺术的关联,她这样说:

“牙医的工作讲求手工艺术,我喜欢用手创作,喜欢色彩。我们用艺术的手,为顾客带来美丽的笑容。”

时尚 CALVIN KLEIN PLATINUM
时尚 CALVIN KLEIN PLATINUM

这个牙医令人讨厌

因为自小喜爱科学和美术,她从不考虑医科,一心一意要当一名牙医。跟她形影不离的孪生姐姐,立志成为医生,多次尝试影响她,她从不动摇。即使小时候对自己的牙医印象非常坏,也没有让她改变主意。

“我讨厌死这个牙医了。他经常骂人,骂护士,骂顾客。最糟糕的是,工作时还一边打电话买卖股票。有时候甚至一只手拿着(放仪器的)托盘,另一只手拿着电话谈股票,以为我们小孩儿什么都不知道。简直讨厌死他了。那时候,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成为比他更好的牙医。

我当时有很多蛀牙。他给我补牙,但做得真不好;我念牙科系时,都得重新做过。”

黄医生是马来西亚槟城人。高中毕业后,进入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牙医系,继而取得正牙(口腔正畸)专科学位,并在英国工作了几年。过后,她直接到新加坡来从事牙齿矫正。

没有回去槟城,因为希望除了替人矫正牙齿,也能够教学,而马来西亚的大学当时没有正牙研究生课程。

一开始,她在一家私人牙医诊所服务,也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兼职担任牙齿矫正教学。数年后,她注资成为诊所大股东,整顿并扩大诊所,把诊所搬迁至乌节路义安城顶楼一个双层单位。国立大学的教学工作,也持续至今未曾停止。

爱艺术爱鲜艳颜色

黄医生的牙医诊所TP Dental Surgeons,有个相当大的待客处。待客处连接天台,坐在舒服的沙发上,旁边是阳台种植的绿色草木,视线再延伸出去, 从26楼高度眺望可及的景致宜人。

两层楼的诊所有好多间治疗室,除了需要全身麻醉的治疗,几乎提供所有跟口腔健康和牙齿相关的治疗服务。包括各类牙科专科医生,有二十多位牙医。

诊所墙壁上挂了好些画,一些地方还摆设艺术品,都是黄医生个人所有。她说,艺术给她愉悦感。

“美。每天看到美的东西,人也感觉舒畅。”

“跟那些专业收藏家比,我不算是收藏者。我喜欢非常多彩的画作。家里也挂了一些,墙壁已经不够我挂画。哈哈。”

我想到诊所职员的红色制服,一问,颜色果真是她挑选的。

她特别喜欢鲜艳颜色,平时穿着也多彩。一般认为,喜欢亮丽颜色的人,都很开朗。黄医生给我的印象,就是这样一个人。她很有亲和力,做访谈不觉任何拘束。我想,跟她的开朗及说话诚恳很有关系。她说:

“我跟我姐姐说,当医生比较神圣,你救命,我只救牙,但救牙也能够改变一个人的生活。她的工作绝对比我神圣,她照顾早产婴儿,需要很大的奉献精神,我没有那样的能耐。各有所长,我享受现在的生活,很公平。”

矫正牙齿改变性格

当初为什么选择专攻牙齿矫正学?

“我喜欢物理,当中有很多力学和机械学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我专攻牙医学的一个原因。

当然,你还能够改变一个人。我看到很多性格上的转变:顾客进来,不愿意开口笑,非常害羞内向,因为对自己的外表极度缺乏自信。牙齿矫正了,变好看了,你可以明显看到他们的转变:变得外向有自信,甚至因此决定当牙齿矫正医生。

有些人为了美观而正牙,但矫正牙齿更有功能上的好处。有一副好牙,说话更清晰,吃得更香,刷牙更容易,更有效地延长牙齿生命。一般来说,矫正牙齿主要目的是改善牙齿功能,美观则是‘红利’。”

做这段访谈时,TP Dental Surgeons诊所刚被上市公司——全民牙医(Q&M Dental)收购。五个月前起,她从小池里的大鱼(TP的大股东),变成大池里的小鱼(全民牙医的小股东)。

牙医诊所企业化(诊所之间因此产生协同效应),是新加坡牙医行业的趋势。但对TP顾客而言,黄医生说:一切照常运作。

不瞒你说,一开始就对黄医生很有好印象,因为我们同是马来西亚人。不过,她不久前申请成为新加坡公民。在新加坡当了二十多年牙医,似乎用了很长时间才决定入籍?

“没有用很长时间。我父亲还在世时,我不会成为新加坡人。父亲过世后,由于没有什么推动因素,磨磨蹭蹭没有行动。李光耀先生逝世,我告诉自己,入籍新加坡作为向他致敬。”

牙医参加商会活动

跟黄医生做访谈以前,我在几次新加坡中华总商会的活动上见过她。知道她是牙医,觉得有些好奇:很多人参加商会活动是为了认识更多人,借以开拓商场上的联系网络。专业人士如她,怎么也参加商会活动,而且来得勤?

她说,三四年前,“朋友的朋友”多次邀她参加中华总商会事业女性组活动,盛情难却之下,她去“看了一下”,结果加入成为普通会员。

“大家是职业女性,有很多共同话题:一起聊事业,谈如何在工作和家庭之间找到平衡,如何再忙也应该有自己的时间……很不错。还有,我们也协助女囚犯建立信心、重返社会,觉得这样做很有意义。

很多女嗜毒者是因为丈夫嗜毒,也受影响。结果进了监狱,放不下家里的孩子,在监狱里日思夜想。出狱后没有工作嘛,我们协助她们找工作。一度我有意让前囚犯来诊所工作,但因为诊所有药物,也可能需要处理账目,有关方面认为不妥,所以没有实践这个想法。

当然,我们也一起玩儿,宠宠自己。比如到茶馆学茶道,请专家传授有关玉的知识,教你怎么打扮穿着……去年事业女性组成员还结队去台湾旅行;刚巧是大学考试期,我是考试官必须出席会议,所以没去。

上个月,我们和新加坡印度总商会的女性组联办了一个交流会,大家交换文化差异上的意见。我们也曾经和瑞士妇女协会办过类似活动……

至于拓展商场上的联系网络嘛,牙医诊所的顾客主要是一个介绍一个,而不是通过networking而来——当然也会有这样的好处(不大),但我不是为这样的理由参加商会。”

参加商会的最大乐趣是什么?

“享受彼此的友情。比如国际三八妇女庆祝会组委会在我家开会,我给大家准备食物,边吃喝边讨论……”

黄医生目前是商会“事业女性组”组委会副主席,今年更挑起了“国际三八妇女节”庆祝活动的筹委会主席担子。

2016年,适逢中华总商会庆祝成立110周年,黄医生说她们准备以旗袍的历史和演变作为串场,把过去110年来女性生活的进展跟商会历史交织,说一段有趣的故事。这个节目,截稿时尚未定案,但已经确定的是,这个定于3月5日举行的活动,有个晚宴,还有中国、泰国、印尼和新加坡商界的女性翘楚演讲(详情可上中华总商会网站查询)。

很多人不愿做的事

黄医生也是商会董事会中非常少数的女性董事之一。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什么,吐露了参加商会的一个“自私理由”。

“我爸爸是商人,从小就经常听他和叔叔说‘到中华总商会去开会’(槟城的中华总商会),所以也有这样的好奇,想知道到底在那里开会是怎么一回事吧?

我可以说来自商人家庭,你问我身为牙医为什么参加商会,因为我向来身处商业环境。虽然说我是专业人士,但很‘不幸’,任何专业也都是某种商业活动,因为你必须当做一盘生意经营才能存活。租金、职员薪水、运作费用……你也许很清高,说不是经营生意,对不起,我很实在,牙医诊所就是一盘生意,以专业操守经营的一门生意。”

诊所事务、大学教学工作(新加坡国大医院牙齿矫正研究生课程客座临床导师、国立大学兼职高级讲师)之余,她勤于参加商会活动,还是母校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校友会新加坡副主席、新加坡牙科协会投诉委员会成员等。

她说:“有些事,吃力不讨好,很多人不愿意做,但大家信任我,觉得我能够胜任,我就做吧。毕竟,总得有人做。我做,当做一种国民服役。”

哪来那么多时间啊?

告诉你,她还有时间勤练瑜伽,每年两次跟丈夫到国外旅行(两人有一个孩子,目前在美国哈佛大学深造),阅读、追看中国电视剧。

我们兴致勃勃地大谈《琅琊榜》,同样认为《琅琊榜》原班人马演出的《伪装者》,剧情过于荒谬而看不下去……

 

Photography SIMON SIM

Styling WILSON LIM

原文刊于2016年2月《品 Prestige》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