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经天 留给自己
ETHAN JUAN – CONFIDENT TO BE ME

自认接受访问不多讲话的阮经天,在这一次专访,展开一 场“自由”辩论,引人深思。让他“失落着,开心着,有时候痛苦到不行”的事,关乎到他保留下来的“正常”。

TEXT GES

PHOTOGRAPHY WEE KHIM

STYLING JOHNNY KHOO 

首图时尚 GIVENCHY

 

马达原是单独过日子,后来才有“小只的”做伴。马达因为吃太多,加上老了,所以有点脂肪肝,还有点肾衰竭,每天都要打针。后来马达先走一步,留下小只的……

马达,是阮经天养了18年的米克斯猫,小只的,则是棕褐色的花猫。今年头他告诉我,马达死了。

今年元宵,他在微博上载了与小只的的合照,留言:“天上的月亮,碗里的汤圆,我还有小只。祝大家元宵节快乐,天天天(添)好运!”

时间点拉回2019年1月,在台北访问阮经天。关于马达,他说:

“它很常撒娇。老死的,太老了。 因为我家人现在跟我住在一起,所以家人会帮我顾(猫)。以前我不在家,就是女朋友顾,现在没有女朋友,就是家人照顾。

(谢谢你帮我……)对,我没有女朋友。(会不会……)不会。(我话都没有问完。)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不会,我不会急着想要去找。适合还是比较重要。

哈,我真的知道你要问什么,我不是故意打断你。人很可爱你知道吗?人就是很妙,因为从人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很多东西。”

我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怎样,但我确实想着要问他感情的事。什么婚姻观爱情观,这类假正经真八卦的问号,因为他的先发制人,化剩那一点句号。

我没有介意他打断我的话。与我们不相干,偏偏我们好奇的,他主动交代了。不想多说的,只好只能只有,留在他心里。

 

遇到成龙

 

已经许久未到新马宣传的阮经天,今年农历新年期间,通过成龙的贺岁片《神探蒲松龄》,在大银幕与本地影迷‘见 面’。第一次与影坛大哥成龙合作,阮经天说,遇见大哥,让他感觉自己没有那么傻。

“我看到他工作的状态,即使他现在在国际上已经是很厉害的明星了,巨星、传奇,他依然保持对现场每一个东西、每一件事情、每一次尝试,都充满热情。我看到的成龙,就是很爱呆在现场,很喜欢在现场照顾大家,甚至是连扛(摄影)轨道的人,要移动要干嘛, 他都会主动帮忙。重点是他在现场拍片的时候,是充满热情的。”

时尚 BALENCIAGA大衣 牛仔裤 系绳鞋

阮经天认为,拍戏跟当兵很像,每个人丢掉一点点自己的自由,换来一个 团体工作的完整。一个人无法完成一部戏,因此,对工作人员好、互相帮助也是应该。

“以前我做了我觉得应该做的事情的时候,常常会有人问:你干嘛这样? 你干嘛做那么多?

但我觉得大家都是一样的,大家都是平等的,我可以做这么多,我想做这么多。我希望我对大家是公平的。

本来觉得自己有点傻,因为很少看到这种人。一直到看到成龙大哥,就觉得可以,这个工作方式是可以继续下去的,而且应该这么做的。因为(成龙) 那个热情,即使保持到六十几岁的时候,还是不曾消去。”

 

质疑资格

 

踏入演艺界之前打工经验丰富,阮经天认为,当演员是他工作体验里面“最最最最辛苦的,因为它需要你全心全意的投入,需要你消耗全部的力量,精神也好体力也好,你不能有所保留”。

一眨眼,演了16年戏,他说当初并非喜爱表演才入行;看到真心热爱这份工作的同僚,他一度质疑自己“会不会混不下去”。读了喜欢的作家北野武的书,他才释怀。

“书里面有一段,我觉得很有意思:一个人,最喜欢的事情往往不太能够成为职业,也许当成兴趣会比较好。 因为变成职业之后,其实你会失掉那份乐趣,如果你没那么喜欢那件事情,也许你能够做得比较好。在这世界上,其实没有什么是适合我的工作。所谓适合我的工作,都是要经过痛苦和努力以后,它会让你喜欢上。”

就因为阮经天不是带着一定要当演员的执念入行,反而成了他在工作上的优势。他能客观评估自己的表演,从而进步。

时尚 DIOR MEN外套

他对演戏真正感兴趣,是在出演台湾电视剧《我在垦丁天气晴》,拍摄某场戏不期而然“抓到一种就是从头顶起鸡皮疙瘩的感觉”。豁然开窍,他期许在接下来的表演,能让这个感觉“发生的次数增加跟延长”。

后来在2010年演出《艋舺》得到金马奖影帝。据报道,他得奖后压力大还 一度迷失。2012年当兵一年,退伍后陷入迷茫。问他,得奖后、退伍后,迷失 了吗?

“我不知道,我觉得你们大概没有资格说我迷失 —— 我没有敌意。是因为大部分的人都不了解我的生活。

对于我来讲,生活很重要。我认为一个演员最重要不是不断地不断地工 作,而是要不断地不断地生活,对生活有感。而那时候的我,紧接着出来工作,那个时候的我有一年多的时间,安安静静地跟自己相处。”

 

自由辩论

 

娱乐圈有个门派说,艺人异于常人。阮经天却认为,演员就是一个正常人,他不应该是明星。

“当了明星之后,身边的喜怒哀乐会少掉很多,(所以演员)要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着,失落着,开心着,快乐着,有时候爽着,有时候痛苦到不行。所以他不能丧失感觉。所以我觉得我可以一 直做下去。”

男女都可以不分明了,何况明星和演员,两者间的界线真能划清吗?尤其当关乎这份职业的可持续性;并不是你单纯想演戏就能继续演的,光有实力和外貌还不够,还要有票房号召力,才能大三元吃胡牌。

时尚 GIVENCHY外套 衬衫 长裤
BVLGARI OCTO FINISSIMO 玫瑰金自动腕表

我猜想,表演这份职业,剥夺了演员的自由。最起码,不能想放假就放假。然而,无可否认,成为明星,是演员最好的阶段。我问阮经天,表演拿掉他的自由以后,给了他什么?

“你说它拿掉我的自由。你觉得你很自由吗?在自由这一块上面,你有觉得你比我强吗?”

“有!”我很肯定地回答。

“我觉得没有。你听我说,你现在在干嘛?”

“做访问。”
“你能不做吗?” 顿了几秒才答“我可能不可以不做”,原因是这次台北封面拍摄,总编佳静同行,我们是分工合作。抱着“老板命,不可违”的想法,我给了一个不确切的答案。

“那你就没自由了啊!我举你的例 子,就是要说,其实我们没有不同。你要上班,所以你也不是全然自由。我要拍戏,因为我赚了报酬,所以我被关注是应该的。

我不是一个特别随和的人。年轻的时候看起来很随和,但那不是真的。

我是一个特别严肃的人。所以我认为,没有人例外。大家都在争取这份自由,是关乎你有没有达到自己要的。 我今天的这个人生,我够不够了?

我甘不甘愿?甘愿了我就自由了。 有一天我甘愿了,停止追求,停止工作,不再学习,我自由了……想休假就休假,想骑车就骑车,想陪家人就陪家人。”

 

发型 VAN CHEN | CUBEX

化妆 CHIEN WEI WEN

摄影助理 ALWIN OH

造型助理 FELIX WOEI

 

完整专访内容,请翻阅2019年4月份《品》杂志的第26页

 

继续看:

徐熙娣 掰开天窗说亮话  EXPECT THE UNEXPECTED WITH DEE HSU

犀利问题考验小S高情商  WE PUT DEE HSU’S QUICK WIT TO THE TEST

小S徐熙娣谈姐妹情:三人从不互相较劲 DEE HSU: WE’VE NEVER EXPERIENCED SIBLING RIVALRY

郑秀文 – 不过是凡人  SAMMI CHENG – NOT A SUPERWOMAN

谢娜 这辈子的未来  XIE NA IS LIVING HER DREAM NOW

黄晓明 摇动的心修修复复  HUANG XIAOMING: THE RESTORATION OF THE SELF

杨采妮 自己跟自己斗  CHARLIE YOUNG: THE ONLY PERSON YOU SHOULD COMPETE WITH IS YOURSELF

王冠逸 人生大逆转 LAWRENCE WONG’S ROYAL LEAP TO FAME

陈洁仪 能唱25年太酷  25 YEARS ON AND KIT CHAN’S STILL DOING WHAT SHE LOVES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