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OR BAD? FASHION COMES FULL CIRCLE

大家都希望弃旧迎新。但是,若不弃旧,是否也能创?

TEXT 佳静

打开衣柜子,拿出妈妈年代的衣服来穿。有时候会被人嫌老土,有时候又会让人觉得自己好潮。品将李扇语在农历年以前,传来这样的一则短讯——我给了你很珍贵的回忆,你要收好好哦。猜猜看,阿扇送给我什么珍贵回忆?

原来是一包装着我在之前的时尚美容杂志的编语剪报。看着过去20年写的一篇篇编语,我比较兴趣当年我写了些什么,因为很多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品将却笑成一团,笑我当年的许多造型老土,有的很阿莲(俗气),有的很劲爆……但是有一些却依然很现在。

所以说,好的设计,好的造型,经得起时间考验,能成为后人的设计灵感。

时尚大风吹许多时尚人都有感而发,他们常说fashion comes full circle(过去的设计,又重返时尚T台)。

想了一想,“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这话,对我来说是不灭的事实。

无论设计师多么天马行空,我们身上穿的不是上衣半裙,就是上衣长裤、连衣裙。短裤、超短裤,都是裤,短裙、长裙、超短裙,穿在男人身上、女人身上,依然都是半裙。

近期,许多时尚品牌来了一场场的大风吹。Chloé的时尚总监Clare Waight Keller‘转台’到了Givenchy。

曾经在Balenciaga及Louis Vuitton,和创意总监Nicolas Ghesquière密切合作的Natacha Ramsay-Levi,则接了Chloé的设计棒子。

之前,Raf Simons接手设计Calvin Klein,Vetements的创意人Demna Gvasalia接手Balenciaga,而最新的时尚消息,Phoebe Philo离开Céline后,由Hedi Slimane接棒。这些新任创意总监,是否为品牌革新?或,只是换汤不换药?

历史好借鉴

看Clare Waight Keller设计的第一季Givenchy时尚,我给她蛮高分,整体感觉强,很多款设计都很美丽,只是有多款时装似曾相识。

Clare Waight Keller表示,她的确参考了品牌创办人Hubert de Givenchy的设计素描。Givenchy先生也是几何图案的粉丝。Clare Waight Keller从档案中选了1961年的三叶草图案、1981年动物图案,又大量采用黑与白,再注入薄荷色和红色。她还会见了90岁的Givenchy先生,对方向她确定自己的设计审美观,并祝福她成功。

果然,在春夏2018的Givenchy时尚系列,我看见上述的各种元素,无怪感觉熟眼,但整体感觉不老气,反之时新美丽。

毕竟这是Clare Waight Keller设计的第一季Givenchy时尚,深信她接下来的作品,会越来越自信,拿捏更恰到好处。

古着重推出Chloé再选用法国女设计师。老实说,网上看Natacha Ramsay-Levi设计的Chloé,并不觉得WOW。但是,在媒体日近距离看了Chloé春夏2018新装,无可否认每一件时装剪裁细致,面料质优,很有气质。

其中一款闪闪发亮的连衣裙,是Chloé的museum collection。我上载到IG与脸书,许多人都赞它超美。

何谓museum collection?就是古着重推出。Natacha Ramsay-Levi翻了这创于1952年,经历不同创意总监设计的Chloé时装,并且从各个设计的作品,取了一些元素,然后,再炒出一道道味美佳肴。

她说,她的‘画图’连衣裙的灵感来自Karl Lagerfeld的设计;Stella McCartney与Phoebe Philo二人都爱马,所以有骑马装元素;她把Clare Waight Keller的轻盈风格,也注入了她的第一季Chloé新装。

经典大颠覆另一边厢,Demna Gvasalia强调他设计的Balenciaga春夏2018,要多一点的Gvasalia,少一点的Cristóbal;多一些的险恶,带歌德风。

对我来说,自从Demna Gvasalia过档到Balenciaga,就颠覆这品牌,流露强烈的街头时尚风,而且每一季不按排里出牌。

春夏2018,Gvasalia把夹克‘贴’在衣服上,又让层层的衣服叠起来穿,挑战人们的审美眼光。例如,风衣附加牛仔夹克、里裙加龟领衬衫,蕾丝里衣加波点雪纺连衣裙等。

Demna Gvasalia说,他对这一季的设计很满意。然而,我依然看见品牌创办人Cristóbal Balenciaga的设计痕迹,例如大气的蛹形大衣、夹克的高雅剪裁。

 

节选自《品 Prestige》2018年3月刊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