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米粉父子情
Father, Son & White Beehoon

郑庆发Tay  King Huak、郑友贤Victor Tay,父子之间有着讲不出口的爱……白米粉如何系起父子情?

Photography CHER HIM  Styling FELIX WOEI  Text 真挚

“对于两父子,我爱你啊什么,我不会讲,而是放在内心里面。”跟孙子呢?郑庆发Tay  King Huak说“也不会”。

“孩子小时候,晚上都是我喂奶喂大的。(妈妈呢?)她白天家务忙啦!”

我说郑庆发疼爱妻子,在一旁的儿子郑友贤Victor Tay笑说:“这点有遗传。”

郑庆发74岁,三巴旺白米粉独创者。他声称在1999年创制这道湿炒米粉(白色的,配料有菜、蛋、苏东、虾等)时,在小贩中心摊位做煮炒生意,后来搬到三巴旺一家咖啡店内的档口,之后再把整家咖啡店顶下。

这家店叫“友发餐室”。因为很多人专程来找白米粉,在郑友贤建议下,餐室招牌上多放了一个“白米粉”大招牌。

郑庆发说:“放上去,然后就一个传一个,反而那个‘友发’没有人记得,每个说我们去三巴旺吃白米粉。”

新加坡料理

餐室名称“友发”,各取父子名字中一字。“三巴旺白米粉”如今在新加坡,让郑友贤发展成了知名度相当高的品牌。

“有六间店,还有一间中央厨房,这样就满足了。”若不是孩子要发展,他和妻子照顾 一家店已忙不过来,够了。

特别说一下,你在所有分店都可以看到“三巴旺白米粉”这六个字,惟独最早那一家,只有“白米粉”三个字。想想,也不必,因为那家店就在三巴旺啊!

郑友贤39岁,排行老幺,有三个姐姐,最小的姐姐大他七岁。姐弟自小都会到店里帮忙父母。

郑友贤说:“洗厕所、切菜……什么都做。就是多一双手帮忙。”做白米粉,如今他也很在行。他计划将来把白米粉生意带到海外。

“做成一个Singapore dish(新加坡料理)。新加坡有很多邻居啊,每次都会争论说辣椒螃蟹是谁先开始的、海南鸡饭谁先创制的……白米粉,不用讲就是新加坡的,就是要做到这一点。”

父子间的爱

问郑爸爸,是不是最疼爱这唯一的儿子?

“全部(孩子)都疼,每个都疼。”打过他吗?“没有,我只会讲他。”

郑爸爸说,儿子只有一次被妈妈打。 “叫他去学游泳,没有去,然后回来就跑进冲凉房,泳衣弄湿,给他妈妈看到,妈妈打他屁股。哈哈哈!其实他妈妈也不打他的,不听话,屁股打两把而已。”

这是郑友贤念小学时的事,他看着我,一点都不记得的样子。他说他对爸爸的爱,装载在尊重里。

郑友贤:“就算到现在,要做什么决定,我都很尊重他(爸爸)的意见,让他知道有这个想法,要做这些东西。”

郑庆发:“他每开一家分店,一定先跟我讲。我说,你要考虑好,资本用一半开新的,留一半做本钱。

有时候他想到今天煮什么东西,会打电话给我,来载我去他家里吃饭。然后两个人就开一瓶sake(日本清酒),你一杯我一杯,吃他煮的东西。(你老婆跟他老婆呢?)她们也一起坐咯!”

父子俩一起去旅行吗?特别强调,就只父子两人。

郑友贤:“他离不开他老婆(我妈妈),我也离不开我老婆,所以我们都是(带着老婆)一起去。”

 

原文刊登2021年2月号《品》“情字这条路”特辑

 

发型 SEAN ANG USING KEVIN MURPHY
化妆 MELISSA YEO USING DIOR

继续看:

“情字这条路”特辑:因为爱所以放手
If You Love Her Let Her Go
“情字这条路”特辑:天天说我爱你
Saying ‘I Love You’ Every Day
她们同样有能力
She Rules: Two Women Leaders On Rising To The Challenges At Work
掌上明珠掌管财富
Geraldine Ng Manages Her Family’s Assets
李国樑为别人制造快乐
Andrew Li Creates Wonderful Memories For Others
《初心》1月14日上映,一刀不剪真实记录江振诚。
Andre Chiang Tells Us About His Olive Trees And If He Is Coming Back To Cook In Singapore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