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WITH DIOR PERFUMER-CREATOR FRANÇOIS DEMACHY

难得和闻名香氛界的François Demachy碰上了,现场看他展示鼻子的闻香能耐,还知道他一些‘秘密’。

TEXT 佳静

本来,Dior希望安排我到法国香氛之乡Grasse(格拉斯),会见Dior的鼻子François Demachy,可是我在巴黎的时间安排不到。兜了一圈,结果我们在新加坡ION Sky的Maison Christian Dior区域发布会见面。

我带了一本今年3月号的《品 Prestige》送给François,他翻了翻杂志,赞杂志的排版美,然后,他竟然把杂志放靠近他的鼻子,闻起杂志来。第一次有人闻《品 Prestige》!

看见我好奇的眼神,他笑说,那是职业病。他解释说,纸很重要。他的工作不但要感觉纸的质感,还必须闻纸的味道。若那纸无法让印刷的墨汁稳定的话,他们必须换墨汁或换纸,不能让测试香氛的纸条影响香氛的香味。

我问,《品 Prestige》的味道如何?
他说:不是很好。

 

一种香一故事
这香氛鼻子,用多久的时间调配一款新香?
“有时候蛮快,没有任何规律。我有很大的自由,我们没有任何销售计划,当它完成时就面世。而且,不是每一款香都适合推出香蜡烛、护体霜等。”

问François,Maison Christian Dior的香,和一般在Dior柜台出售的香氛有什么不同?他说,采用的原料比较稀有,而且更是精致的香。

一个有趣的发现,Maison Christian Dior的香都不是喷雾式,而是一大瓶,透明玻璃瓶里,装着各种颜色淡雅美丽的香水。据说,瓶子的灵感来自法国古龙水。

在新加坡的Maison Christian Dior香氛之家,还有中国的Maison Christian Dior pop up store卖得最好的香水,叫Lucky。我们华人都这么迷信,希望为自己带来好运,连香也必须搽叫Lucky的香水?很纳闷。可是,我闻了Lucky后,觉得很美,是一款我会喜欢上的香。这款香背后有着什么故事?

“Lucky的主香,是Lily of the Valley(铃兰/山谷百合),这花也是Dior之花。Diorissimo(Dior在1956年推出的香氛)采用Lily of the Valley。所有的香氛制造人都会告诉你,我们用的是市场上最美丽的Lily of the Valley。它是我对Lily of the Valley的新诠释。

之所以命名为Lucky,是因为Christian Dior先生很迷信,当年总是在他设计的高定时装某处,缝上Lily of the Valley,他相信这么做会给他带来好运。

基本上,这是我调配这Lily of the Valley香氛的灵感。你闻这香时,会渐渐地发掘这香里的Lily of the Valley香气。”

或许,我很爱日本。另一款让我特别感兴趣的香氛是Sakura。顾名思义,是日本樱花香。但是住在法国的François,怎么会调配一款日本香?

“因为我到访日本时,在下榻的酒店,从卧室走到浴室的地方,插了一大束樱花,走去浴室或从浴室走回睡床,都会闻到那樱花香。结果,在一个晚上,我还被时差困扰时,调配了这香。”

告诉你一个小秘密。François二十年前来过新加坡,到访新加坡植物园,被Frangipani鸡蛋花的香深深吸引,调配了一款以鸡蛋花香为主的香氛。当时,他是另一个品牌的鼻子。

有人说,香是一种记忆。哪款香是François对爱的记忆?

“不仅一款,因为爱太丰富了,有很多关于爱的记忆可以分享。例如Dioramour是留在枕头上的香。”
谁留在枕头上的香?

“它是一个老旧的故事。曾经,留在枕头上的是我的第一个爱妻的香,然后点、点、点,最后那款香被命名为Diva女神。”

哇噻!他的第一任爱妻是女神!

翻阅5月号《品 Prestige》阅读完整访问。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