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德:找接班人要趁早

曾经年少轻狂,被骂是人渣。异于常人,才能创出独特作品?Goh Boon Teck吴文德——TOY肥料厂艺术总监,新加坡剧场界重要人物,意识到“青黄不接”是个隐忧。

TEXT Annita Ho

Goh Boon Teck

“时间都飞到哪去了?”

还没开始采访,吴文德Goh Boon Teck,已经有感而发。

“一眨眼快8月了。去年我还能说自己蛮多产,导了五个剧,尤其是年头的华艺节《原野——歌剧音乐会》,与《剃头刀》时间上有重叠,还一时歌剧一时街戏,搞到我几乎精神错乱。今年却像是我的休息年,仅导两个剧。”

TOY肥料厂艺术总监吴文德年仅45岁,已是新加坡剧场界响叮当重量级人物。他不仅是个剧场导演,舞美设计、剧本创作也难不了他。还曾获颁2001年国家艺术理事会“青年艺术奖”、新加坡杰出青年奖2005(艺术与文化)。
他的故事,太多太多。就不知道在他自己心中,“吴文德”是个这样的人?

“我自己也在找答案。不小心读到以前一些文章,是把我骂到……什么狂妄嚣张、不可一世、简直是个人渣……我就在想,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其实我是超级敏感,从年轻到现在,注重防卫自己;再加上年轻时不懂讲话的技巧,太直接,也不管别人怎么想。”

所以,最近他在反省过去一些事。“但我仍喜欢比较顽皮的艺术家,有一点固执、想法、叛逆。因为没有比较独立的思考,创作出来的东西可能就会和其他人的类似。”

小伙子创团
吴文德的母亲是闽剧团名伶,《剃头刀》写的便是她的故事。虽说受母亲影响,他却从来没想过要演戏,只是曾立志要当男高音。

“能够用声音把情感完全凝聚,然后发射出去,是多么神圣啊!小时候,我曾在妈妈的舞台上唱歌,我知道的戏剧就是街戏,要化浓妆,穿那么多层戏服,那么辛苦,我才不要。或者说,我从不知道什么是现代剧场,直到认识郭宝崑老师。

在南洋艺术学院念书时,下课后跟同学去看话剧。那是郭宝崑老师的《寻找小猫的妈妈》。当时感到很不可思议,这些人都没有戏服的,都是穿家里睡觉时穿的T恤来演戏的!第一次看,我就爱上了。那种从黑到白的冲突,观念上的改变,给我很大的启发。当然,那个故事也很动人啦!”

之后他义务参与剧场工作,结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还一同创立TOY肥料厂。

栽培不自私
一晃眼,26年过去了。TOY肥料厂去年庆祝了银禧纪念。
当初一起创团的伙伴,有的因为成家立业,淡出了剧圈;有的则选择到不同岗位上,继续为艺术贡献。

吴文德说:“就是要让剧场界百花齐放,没有什么是要占为己有的。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栽培新演员、设计师等,从不介意他们会不会留在团里,反而是希望他们赶快学会,赶快出去服务剧团界的大环境。”

吴文德认为,TOY肥料厂接下来的发展,一定要年轻化。“我这个老人家的美术观不能一直套在这个团上。所以,我尽量多跟新一代艺术工作者合作,去年也开始物色接班人,甚至已在物色下一任艺术总监。”

《唯二》宣传照

心头一块肉
像去年,《雨季》已经是第三度公演,《剃头刀》也迎来了第五版。自己原创的作品固然宝贝,但也不见得要一再重演吧?

“我们必须要很爱它,想要给它很多新的生命,才会让它一直重来。”吴文德并不否认,市场要求是重演理由之一。

原创音乐剧《唯一》,在2014年公演时票房大卖,续作《唯二》也即将在这个9月底上演。
系列作品,是否是肥料厂接下来的另一个方向?

“《唯》系列是肥料厂第一个系列作品。做这个系列,以音乐剧形式,谈新加坡人的音乐,希望能拓展或启发年轻的新加坡人去创作音乐。
这一次,我们很重视原创歌曲,所以整个制作群都在写歌,还特意一起到峇淡岛写歌。
这是宏观世界音乐剧的创作方式。很少人用这个方法,因为很辛苦,契合度必须很高。
我们跟演员一起(创作、排练)的时间很长,又要花很多时间改他们写的东西。但,换来的成果是很值得的。要表演的人,唱自己创作的东西,而不是领养一个作品。”
演员之一的潘嗣敬,荣升为副导演。吴文德的看法:“剧团人员,被训练成行政、创作都能兼顾的艺术工作者,有何不可?很多剧团工作人员对艺术有热忱,要不然也坚持不久。”

《唯二》Innamorati Two音乐剧
演出日期 9月22日至10月2日
演出地点 Drama Centre Theatre @ NLB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原文刊于2016年9月号《品 Prestige》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