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项都是作假的?
Is GPHG An Impartial Competition For Watchmakers?

在这个“花钱买奖”,“有钱大晒”的商业社会,还有没有什么奖项是公平的?被誉为表坛奥斯卡的GPHG,又公平公正吗?

TEXT 黄瀚铭

我多年前便已对电影、音乐颁奖典礼失去兴趣。绝大多数竞赛颁奖,无非商业操作,公平公正难求。

GPHG(Grand Prix d’Horlogerie de Genève)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素有钟表界奥斯卡之称。评选最佳商品更难客观公正了吧?谁最多金,谁能为主办当局带来最多利益,奖项就颁给谁。这是商业社会的硬道理。

观察GPHG多年下来的评选成绩,却令我不得不对主办当局另眼相看。在这个一年一度的高级钟表界最大型竞赛中,财雄势大的大集团和大品牌,不一定无往不利。许多人听都没听过的独立品牌,倒是经常大有斩获。

回顾过去的得奖记录,得过最多次全场最高奖项Aiguille d’Or金指针大奖的品牌,是Greubel ForseyF. P. Journe,各得三次。两个记录保持者,都是独立品牌。Kari Voutilainen则得过四次最佳男装表,这个最高纪录保持者,也是独立品牌。

凭28ti捧走去年最佳男装表的独立品牌Kari Voutilainen,其实一共得过四次该奖项,是最高纪录保持者。

用一般读者更熟悉的电影打比方,那就像是墨西哥电影获得奥斯卡最佳电影的次数比好莱坞电影还要多;一名籍籍无名的外籍女演员得过最佳女主角的次数,比好莱坞亲生女儿兼大牌红星Katharine Hepburn还要多。就是这样的概念。

去年,GPHG还增加了一个“最佳挑战奖”。这个奖项专为售价4000瑞士法郎以下的腕表而设,明显对刚起步的独立品牌有利。看来,Carlo Lamprecht去年卸任GPHG主席,新上任的主席Raymond Loretan继承了爱护小品牌的传统。

也因为GPHG对小品牌的关爱,令参赛独立品牌逐年增加。据统计,今年送审的腕表,共196枚,来自109个品牌。当中,就有高达78%是独立品牌,更有23%的品牌是第一次参赛!

当然,也许有人会说,独立品牌在GPHG无往不利,是因为RolexPatek PhilippeCartierOmega等等大品牌缺席。但话虽如此,多年来积极参与GPHG的表坛巨头还是不少。TAG HueurAudemars PiguetPiagetZenith等等,都是常客。

以2019年赛果来说,Audemars Piguet得三奖成最大赢家,但Zenith、Piaget、TAG Hueur等等大品牌,却一无所获。GPHG能扛住压力,没有太公分猪肉,已是非常难能可贵。

当然,也会有人说,Rolex、Patek Philippe等等腕表巨头的缺席,拉低了GPHG的影响力和分量。我倒认为,没有一项竞赛是十全十美的。超级品牌已经无须GPHG的加持。但GPHG依然最受表坛重视,依然是公认的表坛最高荣誉,同时又能扮演着扶持独立品牌,推动表坛进步的角色。这样的状态,刚刚好。

GPHG 2019年的赛果,又捧红了哪些表坛新锐,请看续文:独立品牌摇篮手GPHG

 

继续看:

这些创新材质制作的表,你听过吗? The Quest For Innovative Materials In Watchmaking
玄彬和孙艺珍有什么好看 Why We Want Hyun Bin and Son Ye-jin To Crash Land On Us?
悠悠中华意 Collectible Timepieces Inspired By Eastern Influences
砂金石表盘的真相 Aventurine Dials are Enchanting, but Don’t Get Confused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