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响音乐梦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对于演奏者而言,成就一次完美的演出,不只需要优秀的乐器,还要一个能把悠扬悦耳的演奏,原汁原味传送至听众耳里的表演厅。一起进入四名音乐人的梦想音乐厅。

Text 秋雁 

新加坡大会堂 | 李宝顺 

配置专业声学优质音响设备的新加坡大会堂,是新加坡文化艺术的代表性地标。

担任新加坡华乐团首席至今有22年的李宝顺Li Bao Shun,曾到过欧洲、亚洲、美国多个城市的大大小小音乐厅。 

他认为,优秀的音乐厅是“不可多得的艺术品”,特点是:适度的光线、混响感、清晰度、轻响度、音质的密度、演奏家与指挥/观众之间的表现。 

问他对哪个音乐厅留下最深刻印象,他把视线拉回新加坡。

“在新加坡,除了新加坡华乐团音乐厅,华乐团有机会到本地多个顶尖的音乐厅演奏,包括滨海艺术中心、维多利亚剧院与音乐厅、星宇艺术表演中心,以及多所民众俱乐部、学府的礼堂和音乐厅。” 

新加坡华乐团音乐厅,即新加坡大会堂,是建于1965年的文物建筑。当年由建国总理李光耀开幕,2001年完成一次翻新之后,新加坡华乐团就落户这里。 

新加坡大会堂于2010年列为国家古迹,2016年底关闭进行大规模翻新,除了重现当年面貌(修复团队把大堂的两道楼梯移回原位),也在内部增设更多无障碍设施。 

站在演奏家角度,拉奏高胡的李宝顺认为,新加坡大会堂有着很多有利因素。 “装修前后,音响上的对比比较明显。现在,有了更好的音响系统,我们在声响上,有一定程度的可控性,必要时可以做出调整。当然,这种可控性是在相对自然的状态下进行。” 

虽然有丰富的表演经验,每次到新的音乐厅演出,因为环境(室内/户外)、音响设备等条件不同,李宝顺仍须做好各方面准备。 

“不论是心理准备,或是演奏技巧方面、音色方面、力度的要求,甚至自己的乐器都要做出调整。例如,在小音乐厅演奏的mezzo piano(mp /中弱)和 piano(p /弱)这样的大小声,在不同的音乐厅都要拿捏。 

准备做得越充分越好,透过走台、彩排,根据指挥的要求做出调整。不同的乐团、观众的数量,都会影响音乐厅的声响。” 

 

易北爱乐音乐厅 | 黄万赫 

2016年竣工的易北爱乐音乐厅,是德国汉堡的地标建筑。

“台上乐团怎么演奏,台下听众都能一音不漏地听到。”

  新加坡交响乐团吹奏法国号的黄万赫Hoang Van Hoc,这么形容易北爱乐音乐 

厅(The Elbphilharmonie)的无瑕音质。 两度站上该音乐厅舞台,黄万赫对于音乐厅清晰的音质留下深刻印象。他说在台上的乐手,也能清楚听到听众席的各种声响。

  “乐手必须完美演奏,不容许一丝差错。虽然看似苛刻的表演环境,但换个角度,也是让乐手能安心演奏的场地,因为我们只须把分内事做好,无须为了弥补场地音质的缺陷而分心。 

它的传声效果一流,听众席每一个角 落的听觉乐趣都是一样的,仿佛乐手、音乐和听众融为一体。哪怕台下有两千名听众,感觉却像零距离的亲密音乐会。” 

位于德国汉堡,这座标志性音乐厅耗资逾8亿欧元,施工近十年才完成建造。音乐厅大量采用玻璃材质,让场内享受充裕的自然光;其港口位置,也成为表演者与听众赏心悦目的天然布景。

  “我觉得建筑团队非常用心,音乐厅的设计兼顾了听众与表演者的需求。提供平价饮食的一流餐厅、各组乐手的专属更衣室、空间充裕甚至能容纳乐器的个人储物柜、练习室、休息室等,这些小细节促成了我在这个音乐厅的愉快演出经验。 

2017年11月30日在那里的演出很难忘,除了完成梦想,当天也是我生日,伴侣特地过来出席那场表演,为我打气。” 

 

伊斯曼剧院柯达厅 | 陈子虔

1963年开幕的柏林爱乐音乐厅不单外观出众,场内设计,也一改将舞 台与观众席隔开的四方长形大厅规格。把表演区放在正中央,用意是 让音乐成为建筑设计及视听觉的中心。

纽约的伊斯曼剧院柯达厅(Kodak Hall at Eastman Theatre),对马来西亚年轻指挥家陈子虔David Chin而言,深具意义,也包含了一份情意结。 

当年,15岁的陈子虔立志往音乐路发展。19岁到美国深造后,遇见美国顶尖的伊斯曼音乐学院(Eastman School of Music)的William Weinert教授,并在这名伯乐的帮助下,获学院破例提供全额奖学金。陈子虔在该学院完成博士学位,继而成为指挥家。 

“伊斯曼剧院柯达厅和伊斯曼音乐学院,是George Eastman(Kodak 公司创始人)为推广音乐文化所建。罗切斯特交响乐团(Rochester Philharmonic Orchestra)及伊斯曼音乐学院的乐团, 都曾驻扎于这个音乐厅。音乐厅的音响效果很棒,我认为最佳的座位在楼座,在那里欣赏演奏的听觉乐趣是最棒的。 

我在这个表演厅指挥了人生中最大规模的一场音乐会,那场演出也是我修博士学位的部分作业;加上有很多校友,以 及罗切斯特社区成员也参与了该演出,我觉得格外特别与难忘。能在那个空间指挥德国作曲家门德尔松的“第二交响曲” (Mendelssohn‘s SymphonyNo.2),绝对是我音乐事业的重大里程碑。” 

此外,陈子虔希望有机会在柏林爱乐音乐厅(Berliner Philharmoniker) 表演。“那是所有乐手的梦想,也是世界数一数二的柏林爱乐乐团(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的家。” 

 

卡内基音乐厅 | 陈宇歆 

卡内基音乐厅以出色的声音效果著称,每季度演出逾百场。纽约爱乐乐队在1962年之前驻扎于此。

纽约的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 是很多乐手梦想中的表演舞台,对弹奏竖琴的11岁陈宇歆Kaitlyn Tan也不例外。2016年八岁的时候,她已圆梦。 

“我觉得非常幸运能实现梦想。音乐厅非常美丽,我在表演时感觉到卡内基音乐厅是个很特别的地方,仿佛我弹奏的音乐在跟听众说故事。每一个音符都能被传递到台下每一个角落;哪怕是观众席的最后方,我都能与每一名听众分享我在音乐中感受到的情感。” 

在卡内基音乐厅表演,陈宇歆也结交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因此她特别珍惜在该音乐厅的表演回忆。 

新加坡土生土长,陈宇歆学习弹奏的五年内,已获第三届香港国际竖琴比赛金奖、美国国际钢琴与弦乐比赛亚军、2018年韩国国际竖琴比赛季军。 

去年她到音乐之都参加2018维也纳卓越青年艺术家音乐节(Vienna Virtuoso Festival)举行的音乐比赛。她的竖琴演奏,在9至12岁组别中获得第一名,并于维也纳音乐厅弹奏竖琴。 

  “我觉得维也纳是梦想之都,去年有机会在那里表演。

未来,我希望能在维也纳音乐协会 大楼(Wiener Musikverein)表演。这个有150年历史的音乐厅,装饰得金碧辉煌,因此有了‘金色大厅’之称。它也是举世闻名的维也纳爱乐乐团(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的家;可以容纳3000名观众。光是想像为3000人演奏,我就觉得很兴奋。” 

/

本文取自2019年10月号《品》杂志的第162页

 

//

继续看:

这个11月,你不能错过的美食盛事

文创这块瑰宝 

品 X 灼人秘密 独家访问

型男艺术家用黑洞带你玩穿越

5家让你艺犹未尽的本地画廊

粉丝催生复兴 

享受翻页 。纸本不死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