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废物重生的Hermès创意实验室

被丢弃,被淘汰,依然能成为傲人产品。这个过程,有着无限的自由。让我们跟着创意总监Godefroy de Virieu走一趟小H字母之旅。

TEXT 佳静

有个小女孩,每到工作坊,舅公就会带她去捡被丢弃的皮革。然后,二人讨论可以把某块皮革做成什么?或许,可以制造成小钱夹。然后,舅公就会拿着皮革,请工作坊的巧匠帮忙做成小钱夹,再把钱夹摆放到店的橱窗。

没有标价,他们只是观察路人看那小皮件的目光。后来,有个高雅的女人走进店里,跟服务员说她想买那小钱夹。

那小女孩名叫Pascale Mussard,是制造马鞍起家的Thierry Hermès的曾玄孙。她和表弟Pierre-Alexis Dumas,后来携手成为Hermès艺术总监。

2009年,Pascale从儿时记忆摄取灵感,成立了Petit H(即小H)计划,把被丢弃的皮革、面料、物件重新创造,使它们变得实用,有意义,有新生命力。

让废弃物“重生”的Petit H

不完美变完美

2013年,我在新加坡的Petit H活动遇见了Pascale,听她分享开创Petit H创意构思的热忱,深受感动。当时,几乎还没有任何品牌关注环保,以及再循环使用。

不久前,到访在巴黎郊外的Hermès旗下Petit H工作坊,就在Hermès工作坊的侧边。一踏进接待处,《品》时尚总监Johnny Khoo就说,好香呀!

Petit H工作坊

不是因为有人在吃美食,而是皮革散发的气味非常香。

我们二人走进Petit H工作坊时,更是兴奋不已,那里处处都是惊喜。无怪Pascale曾经形容,Petit H工作坊是她的playground(游乐场),她在那个空间里,可以创造出许多趣味无穷的产品。

Petit H也被形容为Hermès的构思实验室。新创意总监是Godefroy de Virieu,与Pascale合作过多年。他带我们参观Petit H的各个角落。

Petit H的创意总监Godefroy de Virieu

例如,皮革区,有各种各样的皮革。这些皮革有着肉眼看不见的瑕疵,而被拒绝使用来打造Hermès的Birkin或Kelly包等,结果被Petit H捡回来。

还有各式各样的Hermès丝巾、纽扣,甚至已经完成的包包、皮件……因为不够完美,不能出售,结果都被Petit H这个创意中心回收了。

被Petit H回收的小物件

Godefroy特地带我们去参观Petit H特别为新加坡站展卖会打造的精品。有颜色美丽的蘑菇纸垫,用鸵鸟皮、裘毛、小牛皮等打造。还有一张设计很独特的皮革椅子。这椅子背后的故事蛮特别。

不久前有一同事跟Godefroy说,他的部门有100个装在马鞍内的铁架,问他要不要。Godefroy当然回收。其中一个马鞍铁架,用来作为皮革椅子的椅背,这椅子是Godefroy的最爱之一,将在新加坡站Petit H展售。

用马鞍铁架作为椅背的皮革椅子,将在新加坡站Petit H展售

越简单越完美

我们不能在Petit H工作坊内拍照,而且,所有有关新加坡站展卖会的资讯必须保密。担心忘记,所以我在笔记簿里,给每一件为新加坡站Petit H展独家创作的物件做素描。

重新翻看笔记簿,除了蘑菇、独一无二的鳄鱼皮革椅背椅子,还有鱼形背包,内衬是多彩的Hermès丝巾。我还看见巨大的河马,它不仅是装饰品,还可以让你躺在其身上看电视。

Petit H鱼形背包

我还画了一只Crystal Saint Louis水晶高脚杯,脚被切去,水晶杯倒转、钻洞、装上Hermès纽扣,再加上木塞,变成实用的餐桌上食盐瓶子。Godefroy说,这是一日本设计师的构想,非常直接简单,是Petit H创意构思的最佳示范之一。

由高脚杯改造而成的食盐瓶子

Petit H的每个创作,须有实用意义。

新加坡是灵感

今年11月22日-12月15日,Hermès将在新加坡举行展卖会——Petit H Singapore,我们请Godefroy与我们分享背后的构思与卖点。

Petit H各类展品

“我非常开心,能将Petit H带到新加坡。数月前为了Petit H Singapore,我特地来到新加坡,之前没来过新加坡。我希望能从这个国家、这里人的日常生活得到灵感。

我觉得新加坡是个奇特的国家。这里的人不擅长手工艺术。换言之,在新加坡,人们不制造东西。新加坡的创意人比较擅长2D的平面设计。

这里的地方虽小,却得到善加利用,有许多花园。你们的穿衣打扮很好看。感觉在新加坡,大自然与科技持续地对抗着,但有一种和谐。因此,我们推出了蘑菇纸垫系列,也将举办大自然与Petit H结合的工作坊。到访了Petit H Singapore,大家会明白为何我们要到新加坡。”

Petit H蘑菇纸垫

Godefroy比喻,Petit H Singapore如一个市场,有卖水果、蔬菜,但是每一样都限量。我好奇地问他,在规划Petit H Singapore时,是否有任何的设限?

“需求不是决定因素。我们不会因为Petit H Singapore需要5000件物品,就努力创造5000件物品。我们希望带到新加坡的创作,都是独一无二,能给人惊喜。

借着不同的惊喜,希望你们会发掘到Petit H的宗旨,并获取独特体验。这就是Petit H的游戏,绝对难以预料。对我来说,这是一种无限的自由。我们的创作非常自由。”

独一无二的Petit H物件

这次新加坡站,Godefroy选择跟新加坡工业设计师Olivia Lee合作。2008年毕业于英国Central Saint Martin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Olivia Lee荣获一等荣誉学位。

Godefroy第一次见到Olivia,感觉她似乎比自己还清楚Petit H这个项目,因此留下深刻印象。他深信与Olivia合作,必能擦出精彩火花。

7月份,我们在巴黎的Petit H工作坊见到Godefroy时,他还不知道Olivia会创作什么。当然,当你读完这篇稿时,你也不会知道答案,因为它将是一个惊喜!

一块木也奢华

Johnny问,什么是Godefroy设计的第一个Petit H物件?他说,是秋千。他和爱妻Stefania Di Petrillo一起设计。现在,二人还一起从事设计。

当时,他们在郊外找到一块木,钻两个洞,就做成一个秋千。他表示,秋千很能够发挥Petit H精神——自由、好玩、实用、动感。这就是奢华的定义。

要是完全没有任何局限,Godefroy最想为Petit H设计什么?例如迷你屋子?

“不是迷你屋子,而是建在树上的树屋。它也是自由的标志。”Godefroy强调,希望Petit H创造的东西,都是让人觉得亲切的。

树屋的墙,不像家里的白墙,家里的墙不可以乱钉洞。所以,在树屋里可以做各种实验,随心所欲地DIY。例如拿一块木钉成一样东西……又可以很自由地在树屋里让自己的梦想成真。树屋可以就建在花园。

我完全可以想像,建了一个Petit H树屋的结构,然后邀请艺术家在树屋的空间自由发挥创意。”

随心所欲DIY

我问Godefroy,为什么每个人都应该拥有Petit H?他表示,除了他之前分享的精彩创意构思、巧匠打造的优质产品,他强调若以香氛来形容Hermès,那Petit H就像是这香氛的浓缩版。

他说Petit H很简单,但是又能带给人惊喜。当你携带着它,就像携带着Hermès。它像是Hermès的考古学,绝对是Hermès的一部分,是有生命、有用的‘古迹’,而且都是独一无二,不可能重新创造一模一样的物件。

这些年,我收集了几个Petit H的皮革动物挂饰,我将它们挂在我的包包上。每个2D动物挂饰,正背面共两个颜色。无论将它们怎么混搭,即使撞色,依然非常和谐。这需要深厚的功力,很奇妙。

阔别整整六年,Petit H再登陆新加坡,绝对难得。期待Godefroy的设计团队和巧匠们,为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各种惊喜。不见不散!

/

本文取自2019年11月号新加坡版《品》杂志

 

//

继续看:

11月,跟随艺术出走吧!

2019圣诞送礼清单CHRISTMAS GIFT GUIDE

年度礼物,这些都适合送给亲爱的他!GIFTS FOR HIM

DIOR 2020度假新系列,带你走入蜡染的技艺世界

这个秋冬,换包从这8款趣味包开始

FOLLOW US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