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de Christian Dior Designer Of Dreams Exhibition Legacy Fashion Icon

杨丽玲:游走伦敦,堕入法式华丽之梦
Inside Christian Dior: Designer Of Dreams Exhibition – The Legacy Of A Fashion Icon

这是我花最多钱看的一次博物馆展览。

但假如用金钱可以避过人生中的一次错过,何其美好。

TEXT & PHOTOGRAPHY 杨丽玲

 

 

这几年几乎隔年都会溜到伦敦过日子,看舞台剧逛博物馆是日常,尤其有一处是我必访之地——V&A Museum(Victoria & Albert Museum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

虽然非去不可,不过一般不太会事先规划,随性临时起意比较符合我的个性。但V&A今年有个展览,竟然一票难求,搞得我不得不先筹谋一下。

是英国最大型的品牌特展,也是V&A开馆至今最成功的展览之一,关于时装设计大师关于法国时尚名牌,《Christian Dior: Designer of Dreams》,从2月2日开始到9月1日举行,门票在19日内被抢购一空。

无论如何,都想看。活得愈久,就知道做人最重要的是把遗憾减至最少。

博物馆仅在每天早上10点开馆时会发售当日的少量门票,外国访客早早去排队或许还有渺茫机会。我没有排队的耐性,不假思索用了第二种方法——上网付79英镑年费当博物馆会员。展览门票原价24英镑,其实就算是在物价不低的伦敦,这样的入门费也已超出平均价格。

馆内人员笑说像我那样用了超过3倍价格入馆的,大有人在。我以小人之心嘀咕着没料到英国人竟有那么几分狡诈,博物馆今年的会员收入应有破纪录的可能吧。

访客很多,犹幸英国人天性不爱喧哗,展馆气氛丝毫不受影响。

Christian Dior与模特儿Sylvie, 摄于1948年。

Christian Dior的生平,就是忠于自己追求梦想的励志故事。

原想修读美术与建筑,但遭到一心希望他当外交官的父母反对,被迫念政治学。勉强没幸福,三年之后退学,曾营画廊,岂料家道中落,造就了踏入时尚圈的机缘。

1946年创立品牌,隔年第一次发表高级订制系列即惊艳四座,标榜女性优美线条,为世人打造了颠覆性的“新风貌”设计。1955年已占了法国高级订制服外销的50%。神在巅峰,却有殒落时,1957年10月24日心脏病发骤逝,年仅52岁。

不过用了10年时间,已变革了世界潮流。

生而为人,不过寄望自己能在离开之后留下一点什么。时尚大师的伟大,似乎被一般人所低估了。

 

时尚与艺术,异曲同工。

锦衣华服,我皆视为艺术品。

 

超过500件展品,展现Dior风格,2017年在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举行同名展览,当时吸引了超过70万名访客。移师伦敦,自是加添了英国元素,《Dior In Britain》的主题是必须,无论如何都得凸显设计大师与英国的牵绊。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1951年玛格丽特公主在21岁生日发布的官方照上身穿的经典礼服,公主当时更称之为“favourite dress of all”。

玛格丽特公主最喜爱的礼服。
玛格丽特公主21岁生日时发布的官方照。

与公主的礼服同在《Dior in Britain》场馆展出的多款连身裙。

 

《The New Look》,新风貌,1947年当第一系列设计发表时,盛况空前,据说连梯级也挤满了人,被视为时尚圈的一场颠覆。而从巴黎的Hotel Plaza Athenee酒吧取得灵感的一款“Bar suit”更从此成为品牌经典代表设计。

Bar Suit
《The New Look 》场馆中的系列。

 

10年,22组系列,每组共有150种设计,表达了女性态度,《The Dior Line》是Dior先生的智慧与才华的汇聚。很多设计,现在看上去仍合时宜。Timeless,确实是最难达到的境界。

 

“感谢上帝让我活在巴黎最后的Belle Epoque(美好年代)。”

这是Dior先生说的。宛如走入欧洲宫廷,《Historicism》展示了,历史留下的奢华之极致。

 

《Travels》场馆,满满异国情调。时尚大师年少时爱周游列国,设计概念少不了“外国势力介入”…噢,不,我的意思是无论Dior先生或是他的继承者们,在设计中总喜欢融入各国元素。不信,看看墨西哥、日本、埃及、中国、印度5大展区。

墨西哥展区。
日本展区。
埃及展区。
中国展区。
印度展区。

 

出现《The Garden》主题,并不让人感到讶异,因为Dior先生曾有名言:“除却女人,花是最神圣的创造。”设计大师喜欢悠闲地在自家花园里绘制设计图,而花自然成了灵感泉源。新风貌系列的起点就是倒立的花卉形态,继承者Yves Saint Laurent喜欢用玫瑰图案,而Raf Simons第一次的Dior秀也以花墙为主景。

《Designers for Dior》展示Christian Dior在1957年逝世之后承继的历代创意总监,打造出的高级订制服。虽均依循Dior精神,却也各自赋予个性诠释。都说了时尚似艺术,致敬传统的同时也非得有创意性的开拓不可。

Yves Saint Laurent(1958~1960)

Marc Bohan(1960~1989)

Gianfranco Ferre(1989~1996)

John Galliano(1996~2011)

Raf Simons(2012~2015)

Maria Grazia Chiuri(2016~)

 

是Dior的小宇宙。《Diorama》陈列着各式配饰,Roger Vivier的鞋款、Stephen Jones的帽子、Swarovski的首饰、Rene Gruau的绘图,这些都是从1947年起已和Dior完美地相辅相成,建立起伙伴关系的各领域品牌或设计师。


而70年来以Dior服饰作为封面的平面杂志,百花齐放追溯品牌的辉煌记忆。

 

压轴的,也是最美的。

《The Dior Ball》似幻梦一场,很美,美得挑起了感性情绪。是啊,愈美丽的东西愈显脆弱愈不忍触。

无数贵族明星穿过的,70年晚装大汇集,变幻昏暗灯光中自带闪耀光芒。奢华舞会场景设置,访客或都眷恋,和我一样不舍离开而在此徘徊良久的人不计其数。

谁都想遁入童话境地。哪怕,仅是短暂。

继续看:

杨丽玲:拥抱童心是最强艺术  Who Is KAWS And Jeff Koons And Why The World Is So Obsessed With Them?

Dior 2019 秋冬高定时装秀5件事: 幕后制作公开!  5 Things To Know From Dior Haute Couture Show

与迪奥御用花田庄主的香氛花语  Carole Biancalana Of Le Domaine De Manon – The Flower Powerhouse Behind The House Of Dior

DIOR新系列唇膏上架: 女星最爱这9款色号! Dior Launches The Addict Stellar Shine: 9 Lipstick Shades Celebrities Love Wearing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