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控制权” ,让公益更有效率
Joe Tan Controls But Does Not Micromanage

发现志愿工作者的才能有所被埋没,陈光兴Joe Tan力求改善,在“控制”和“被控制”中理出方针。

TEXT 真挚

PHOTOGRAPHY SIMON SIM

STYLING FELIX WOEI

陈光兴Joe Tan说自己能有今天的成绩,得感谢一路走来碰到过的贵人。

“我有个六人团队,一起合作了六年。六年了!没有人离开过。即使一些人有了孩子,即使他们都觉得疲惫,大家还是相互支持,协助我,因此我觉得必须叫停一些项目。”

从以上的话,可以听出他做了很多事。的确。跟他聊了约30分钟,才大概了解他所参与的不同项目。

其中一个,是陈光兴发起的“Music For A Cause”音乐节。这是本地社会企业“爱·行动·计划”(Love Action Project)举办的常年音乐节,让本地歌手和乐者通过音乐宣扬公益,召唤年轻人参与公益活动。陈光兴是“爱·行动·计划”的两个创办人之一。

 

战地中感悟

 

陈光兴,36岁,主要从事社会企业。他说以往在事业上要做什么,事先都没有很明确的规划,但很幸运总有贵人协助,或因机缘巧合而凑成。成立“爱·行动·计划”,是个例子。

CK CALVIN KLEIN夹克 樽领汗衫

当年理工学院毕业后,陈光兴成为新加坡武装部队正规军人,在军队服务了11年(其中三年获武装部队奖学金,在澳大利亚一所大学念商业),2014年退伍。退伍前一年,“爱·行动·计划”诞生;成立契机,在战火连天的阿富汗产生。

陈光兴曾被军队派驻阿富汗,参与“支持和平与重建”行动。在那里,他有机会从另一角度审视自己的生活和理想,多番深层思考。

“回来后,我萌起回馈社会的想法,尽可能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当志工。”

当志工时,发现很多机构都只是“有什么给什么”,比如刚好需要有人包装什么的,就分派志工去做,完全不考虑也许某志工本身从事某行业,让他选择自己最擅长或最想做的事会更有效率。为了持有好好分配志工的‘控制’权,“爱·行动·计划”应运而生。

 

目的非赚钱

 

一开始,“爱·行动·计划”是非盈利公益组织。后来,有了多次经验,为一些公司规划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并承办相关活动后,“爱·行动·计划”成为社会企业(社会企业是通过商业活动,实现社会或公益目标的组织)。

不过,陈光兴强调,他们至今仍不忘初心。“目的不是赚很多钱,而是向社会发声,做出一些改变。‘改变’不能用钱或捐款额来衡量,所以我总说提高意识和促成社会影响,必须是首要条件。”

“爱·行动·计划”成为社会企业后,并没有为陈光兴带来太多收入。当年自退伍以来,他一直没有再找工作,只是有时跟房地产公司接些文案来做,赚的钱不多。

曾有一段时间,他心情非常沮丧,准备好随时找份全职工作。恰逢新加坡仲夏夜空艺术节(Singapore Night Festival)举行当儿,朋友邀请他一起去看看,散散心。过后,朋友建议他考虑办个类似的户外活动。

“回到家,我突然有个灵感:只跟一个机构合作,我将被它们的合约和管理层约束;那如果办个独立的音乐节,我将持有自主权,能自行决定邀请哪个受益机构参与,而不会被控制。

再来,通过音乐节,我们其实可以同时为多个,而不只是一个社会公益机构发声/支持他们的活动,为他们筹款。”

整个专访多次提及“控制”,问他是否是“支配狂”,陈光兴给出了怎样的回答?明年,他与团队将交出支配权,“Music For A Cause”音乐节这个项目又将何去何从?

翻阅2019年11月《品》杂志第60页,看陈光兴的精彩专访。

 

发型 SEAN ANG USING WELLA EIMI

化妆 WEE MING USING SHU UEMURA | MELISSA YEO USING DIOR

造型助理 GRACE LAM & CHUA JUN XIAN

 

本文取自2019年11月号《品》杂志  

 

继续看:

染红发的哺乳代言人 The Secret Behind Yvon Bock’s Red Hair
情定广告 Caleb Huang’s First Foray Into Advertising Was At 3 Years Old
专访特辑:11勇者的秘密武器 What You Need To Be A Game Changer
鞋履设计师Pierre Hardy:“20只是一个数目” A Brief Talk With The Hermes Designer, Pierre Hardy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