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o Mizuhara – We Are Done With Pretty

水原希子  需要节奏养分
Kiko Mizuhara – We Are Done With Pretty

水原希子说,大家应该这样彼此提醒:乐观积极地生活。模特、演员,她还是创意人,传送着正能量。

TEXT 佳静

PHOTOGRAPHY WEE KHIM

STYLINH JOHNNY KHOO

 

在封面拍摄之际,摄影师Wee Khim突然说,就以“We are done with pretty”为标题吧!这次拍摄,要展现性感的水原希子Kiko Mizuhara,不单单只有一张漂亮脸孔。惊讶发现,即将三十而立的她,想法特多。

大约五年前,在巴黎大皇宫巧合见过Kiko。当时,她出席Chanel时装秀,我在远处瞧见一张皮肤白皙的漂亮脸孔。

今年初,她以Coach广告模特身份出席新加坡金沙新店开张庆典,结果人潮水泄不通,我和她擦肩而过。

七个月后,杂志拉队到东京拍摄封面,最后一分钟决定同行并毛遂自荐专访Kiko,然后上网搜寻这张漂亮脸孔背后的资料与故事。

她的经理人Mimi纠正我传过去的问题,说Kiko Mizuhara(原名Audrie Kiko Daniel)不是歌手,虽然Kiko说她爱跳舞,也非常喜欢音乐,常常唱K。还有,Kiko是在日本长大的美韩混血儿,而非美籍日本人。

必须澄清,不是我的错。网上写她是American-Japanese,并注明她的职业是模特、演员、设计师、歌手。

 

年幼就长大

 

12岁的我,周一、三、五在大太阳底下练篮球,周末学画画、钢琴、书法,还有去教会。

12岁的Kiko Mizuhara,被相中成为日本《Seventeen》杂志的专属模特。她没签任何广告公司,妈妈是经纪人。每周末,Kiko独自从神户乘三小时的新干线到东京参加杂志拍摄工作。因为妈妈要工作,担任英文老师,无法与她同行。拍摄完毕,Kiko就会在东京逛逛,然后自己一人乘新干线回神户的家。

“现在回想起来,那是很好的经验。因此年纪轻轻就开始长大。所上的学校不理想,我不太喜欢上学。”

Kiko用流利的英语与我交谈,偶尔以噼里啪啦的日语表达。她强调当童模的好处,就是让她看见另一个世界。

“上学给我很大的压力,当时知道在学校以外,还有更宽广的空间,能学习到新事物,学很多不同的东西,对当年的我来说是件好事。”

GUCCI 连衣裙

是Kiko梦想当模特,妈妈才让她去参加模特选拔?我好奇。

“妈妈应该知道我喜欢当模特,虽然当时我没主动要求。或许,妈妈观察小时候的我,喜欢在家里玩,假装当模特。有时会穿妈妈的高跟鞋,或一些服装,学模特摆pose,应该是从电视节目中学的。

开始当模特时,不知怎么pose,没有任何训练,没上任何课程,完全靠观察、模仿。不像一些童星或童模,不再继续上学,我是继续上学,有很好的平衡。”

 

不同的身份

 

模特、演员、设计师(与品牌合作),

Kiko最喜欢哪一份工作?

“太难选了,我喜欢全部。我觉得这三个角色,给我很好的平衡。单单做一种工作,我很容易就会觉得乏味,无法得到满足。能参与不同性质的工作,让我兴致勃勃,激发我的创意细胞,给我更多的灵感。

模特就像人体模型,展示套在身上的产品,是在卖产品,所以必须拥有推销产品的方法与技巧。我已经拥有十多年的模特经验,知道怎么当模特,感觉有趣,舒服自如。

可是,当演员对我来说,整个过程完全不同,深具挑战性。”

不知不觉,Kiko当演员也快十年了,但她说自己没有很多作品。不过,每演一部戏,每一个角色,都很不同。

每拍一部戏,好像必须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每次收到演戏的邀请,她都会很紧张。因为演戏很不同,除了背台词,每个角色说话的语气也不同,不是很自然。

可是,当她拍完一部戏,就会觉得超有动力,很刺激,精力充沛——因为又成功克服了另一个挑战,更上一层楼。

CELINE 上衣 长裤 靴子

“至于跟品牌如Opening Ceremony的合作,纯粹只是兴趣、好玩。我爱时尚、艺术、文化,和不同品牌合作,不算是一份工作,而是一种乐趣。我可以自由发挥,创造我想看见的世界,表达我自己的想法。

我希望世界变成我更喜欢的世界,希望能有一个自己更喜欢的世界。很多朋友都是超棒的艺术家、设计师,所以能跟他们合作,是件很开心的事。

无论当模特、演员,所呈现的都不完全属于我自己的,而是别人的作品,传达的是别人的想法。然而我也拥有创意头脑,我需要一个可以表达构思的平台。

我开始了一个新项目叫OK,是我为自己创造的空间。这个创意平台,没有任何固定形式,我们尝试实验各种实践。

我们和几个品牌合作,比如主办几个派对,在涉谷的一商场外竖立一棵我们打造的圣诞树。

最近我们办了一个艺术展,和数位我爱的艺术家合作。我们拥有相同想法,做着我们想做的,都是我想看见的。

我本身并没真正在创作艺术,但我是创作的一部分。有的创作,我是他们拍摄的对象,偶尔我会画出一些随想。OK主要是让艺术家、创意人发挥才华的空间,我是构思人,我跟他们分享我的想法。志同道合者,在这个平台一起合作。”

 

灵感从何来

 

Kiko有很多创意构思,灵感从何而来?

“很多事物都能成为我的灵感。很多时候,构思来自艺术家朋友本身。我热爱旅行,我爱大自然,我爱博物馆、美术展,基本上,这些年我从没停顿过,一直飞行、游走。

当脑子里弹出一个新构思时,我会写下来,然后跟朋友、OK团队分享。我爱与人分享正能量,感到开心有趣。或许听起来有点愚蠢,我觉得自己若能激励他人,也会为自己带来些许快乐。

OK的创作,纯粹是好玩的,基本上我们跳舞、开心地笑,很有动感,是积极乐观的,不是颓废的……”

SAINT LAURENT 连衣裙 裤袜
BVLGARI DIVAS’ DREAM 项链 FIOREVER 戒指

 

对时尚爱恨

 

谁是Kiko最爱的设计师?对模特来说,这也是一个敏感问题。Kiko却也大方回答。

“我爱Jean Paul Gaultier、Azzedine Alaïa、Kenzo、Issey Miyake等等。在朋友的推荐下,我也爱上西班牙新晋品牌Palomo Spain。他很酷,为男性设计很花哨、很女孩子气的时装。我对他说,你应该也推出尺码较小的女装版。(说着,Kiko打开Palomo Spain的Instagram,让我欣赏他的设计。)

我买了,一般会把衣服改小。我从来没见过这样清新的时尚品牌。或许应该说,这品牌是在为同志们裁剪时装。我就是喜欢这个品牌的概念和想法。”

“你不介意男人穿很女性化的时装?你不介意时尚界开始模糊男装、女装之间的界线?”

“当然不介意……太棒了!”

Kiko又想怎么影响时尚圈?

“我不清楚为什么BOF认为我是塑造全球时尚圈的人选。其实,这些年我只想透过OK计划,带给人正能量。一直以来,我尽量活得很真实,我希望关注我Instagram(@i_am_kiko,访谈前有520万个followers,两星期后写稿时再上去浏览,发现已有530万个followers)的朋友,都看见很真实的我。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

A post shared by i_am_kiko (@i_am_kiko) on

所以我想,或许做好自己,能激励周围的人。我们的世界,有太多负能量,因此我想乐观积极地生活,影响他人。”

 

妆发 RIE SHIRAISHI USING DIOR

摄影助理 ALWIN OH

造型助理 FELIX WOEI

场地 AMAN TOKYO

 

完整文章,请翻阅2019年10月号《品》杂志

 

继续看:

郑素贤 – 没眼缘却实至名归了  Sohyun Jung – Not Your Typical Pretty Face

林慧玲 – 闲言当耳边风听  Rebecca Lim – Ignore The Noise And Follow Your Heart

走着瞧瞧 张柏芝  Cecilia Cheung – Walking The Line

赵薇经营酒庄的十大喜悦  From Passion To Purpose – Vicki Zhao Shares Her Winery Journey

林俊杰的6大时尚守则  Cracking The 6 Fashion Codes Of JJ Lin

钟嘉欣育儿经:幸福是快乐做自己  Linda Chung – Self Love Is The Key To Happiness

梁静茹出道20年:我和我的倔强  20 Years After Her Debut, Fish Leong Is Still That Strong-Willed Character As Before

吴尊人父宣言:为了孩子愿活过100岁  Wu Zun: For My Children, I Want To Live Past 100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