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包包

来自韩国的雕塑大师Lee Bul,改造经典手提袋,用一个包包折射出一个虚幻世界。

TEXT 黄瀚铭

Lady Dior手提包,是Dior最经典的包款之一。去年,Dior找来几位英国与美国艺术家,重新设计这款包包,获得极佳回响。

今年,Dior玩更大,启动“Dior Lady Art #2”计划,找来更多不同地域的艺术家共襄盛举,以各自独特的艺术风格,重新诠释Lady Dior。

来自韩国的Lee Bul,就是这项计划的其中一个参与者。

这位艺术家于1980年代在韩国艺术界声名鹊起,其雕塑与装置艺术作品,带有强烈未来感与科技感。1999年,她代表韩国参加威尼斯双年展,更获得全球艺坛关注,事业进入另一个高峰。

Lee Bul为Dior设计的包包,用多片有机玻璃组成,每一片都以不同角度镶嵌,远看就像一面碎裂的镜子,折射出一个支离破碎世界。我们不妨把这个包包,视为Lee Bul作品《Cella》和《Bunker》的延伸。

在此之前,Dior和Lee Bul其实已经有过多次合作。首尔、伦敦和洛杉矶的Dior精品店,都有收藏她的装置艺术。2013年,她更为巴黎大皇宫(Grand Palais)举办的《The Miss Dior巴黎展览》,献上一个巨大艺术装置《Cella》。

Lee Bul和Dior的创意总监Maria Grazia Chiuri一样,是女性主义者,在各自创作生涯中,探讨女性在现代社会的地位与定位。

乌托邦,是Lee Bul热衷的创作主题之一。她的Lady Dior包就反映了人类对乌托邦的梦想与追求,但她又清楚知道,乌托邦, 一个追求完美的梦想,终究只是镜花水月。以下短短的访问,让你进一步了解Lee Bul的艺术之路。

LEE BUL作品《BUNKER》

Q:人类有没有可能到达乌托邦?
A:把乌托邦视为人造的,更为合适。乌托邦是我们朝向完美境界不断前进的信仰。当然,完美本身是否存在,也是值得怀疑的。不过,乌托邦依然给了人们希望和目标—— 没有了它,人类不会有文明与生活,这是一个悖论。

Q:自从你1980年代开始加入艺术界,艺术界可有什么变化?
A:整体来说,艺术界变得更大了,至少从金钱的流入来看。艺术界有没有更成熟了?这就很难说。艺术界还是有一些好作品,掺杂在一堆平庸,甚至是很烂的
作品中。同样的,也有一些好的艺术家、艺术评论家、策展人和收藏家,掺杂在一些平庸和很烂的同行里。从这个角度来看,艺术界没什么变化。

Q:你艺术生涯的基础,是否来自雕塑教育?
A:对我而言,叶慈(William Butler Yeats,爱尔兰诗人)的诗《Lighting of Fire》,是这个问题的最佳答案。

Q:可以让我们了解你的创作过程吗?
A:创作艺术作品,从动念开始,在我的脑子里经过不同的想法,然后把想法画在纸上。所以,当我准备好动手创作雕塑时,整个概念和形状,都已经很具体了。

LEE BUL设计的LADY DIOR

Q:你受哪些作家、艺术家、哲学家所启发?
A:目前,我对Archigram(活跃于1960年代伦敦的前卫建筑设计团体)及J.G Ballard(英国小说家)很有兴趣。

Q:你和Dior有过合作。你的其中一件雕塑作品,就被收藏于首尔的迪奥之家(House of Dior)。你怎么看你和Dior的关系?
A:很高兴能参与Dior的各项计划,跟那么好的策展人和艺术家合作。还有,这些合作让我有机会获得慷慨的支援,去实现一些充满野心的创作计划。

Q:为Dior设计的包包,有没有什么特别想传达的想法或情绪?
A:和我2013年的作品《Cella》一样,我尝试用镜子的碎片,创造一个视觉上、感官上,心理上无穷无尽的反射,来寓意幻觉、梦、幻影,还有一切非现实的,无法获得的事物。

Q:包包的制作技术,可有面对什么挑战?
A:Dior的工匠令我非常佩服。除了拥有无懈可击的制作技艺和丰沛的创意,他们也有种强烈的欲望,把我的想法,从抽象的平面图,变成可行的制作方案。

Q:是否所有的艺术家,都有责任和现代或未来的问题抗争?
A:就如绝大多数的艺术家,我让我的作品,从我的个人观点和经验中脱离出来。艺术品是穿过所有东西的线。

FOLLOW US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