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PAZ云端有个大碗城

这个接近天空的高原城市,何以被称为大碗?天然的古柯叶,真的没有一点毒素吗?世界上第一个以缆车作为捷运的城市,那么想要维护自己的文化,而掀起风波……

TEXT 黄丽如

玻利维亚(Bolivia)的政经中心拉巴斯(LaPaz),名字含有“和平”之意。而这个命名只是一个期许,当地人激情地捍卫理想,甚至在全球化的浪潮下喊出:古柯万岁,美国去死!

喊出上述口号的,是玻利维亚总统Evo Morales。他向来敢言,不怕掀风波惹非议,因此得罪不少人。但他勇敢地为古柯(coca)农发声,让他早期得到广大的民众支持。

对旅人来说,含天然兴奋剂的古柯,或许是很负面的名词;但当飞机降落在海拔超过四千公尺的拉巴斯国际机场时,身体因为空气稀薄而感到呼吸困难、头晕目眩,此时,旅店递来的一杯古柯茶,减缓了不少高山症的刺激。那充满青草香气的原始气息,让人的身心和这片高原城市产生连结,接上了地气,终于看清楚了拉巴斯。

古柯之战
我住Sagarnaga街上,一早醒来,就被市集的叫卖声吸引到外头走走。Sagarnaga街又被称为女巫街,沿街店舖卖着祈福、问卜、祭祀用的草药与器具,干燥的古柯叶处处可见。

一个摊商Juan看我停下来驻足,热心地说:“你可以买一包古柯叶随身带着,若有高山症时,嚼几片叶子,症状会好转喔!”

作为全球主要的古柯叶生产国之一,玻利维亚的古柯产业长期被美国打压。美国甚至透过国际管道,禁止玻利维亚人民嚼食古柯叶。美国认为打压古柯农,就可以降低美国的毒品持有率。然而,一点效果都没有。Juan说:

“美国污名化我们神圣的作物,古柯在我们的萨满信仰里是圣物,是我们和大地之母(Pachamama)沟通时重要的祭品,它本身无害,是被不肖的业者提炼成古柯硷,才成了毒品。”

玻利维亚总统努力地为古柯正名下,古柯文化才受到世人的重视。

转入Sagarnaga的小巷,正有巫师用古柯叶帮民众占卜,透过古柯叶的缺口、形状,解读上天给的启示。我不免好奇地问:“天然的古柯叶,真的没有一点毒素吗?”

Juan笑着说:“那还要很多阶段的提炼,才能变成古柯硷。况且,三百公斤的古柯叶,才能提炼一公斤的古柯硷,谁可以一口气吃下三百公斤古柯叶啊?”

市集气味
边嚼着古柯叶,边下坡走到圣法兰西斯科广场(Plaza San Francisco)。拉巴斯的海拔约四千公尺,然而整个城市是在山谷之中,因此步行就像在爬天梯,下坡非常畅快,上坡则会一路气喘吁吁。

在上上下下的城市街道中,平整的圣法兰西斯柯广场,是在地人最喜欢来聚集、联谊之处。大教堂外头有贩卖在地乳酪、饼干、水果……的小市集。冰淇淋摊则是在地人最捧场的,许多人买一支冰淇淋,便坐在广场的阶梯感受融合西班牙殖民建筑与现代高楼的城市风景。城市的风光,当然还包括一路往山上延伸的红砖色民宅,密密麻麻的房舍延伸到天际,近百万人口就这样挨着安地斯(Andes)山脉讨生活。

广场旁的Lanza市场,是城里最受欢迎的小吃天堂。这个包罗书市、花市、杂货和餐馆的市场,常被人称为“拉巴斯的胃”,不少人循香而来找美味。然而对我来说,这里除了美味,还可以感受在地的生活气息。

中学生们在现打果汁摊前,边喝着果汁边聊着学校发生的乐事;上班族在书报摊沉浸在小说的世界;不可错过的还有,妇女们在市场选购新鲜蔬菜,红色、黑色、黄色、灰色的玉米摊在光影下,散发着魔幻色彩,颗颗比指甲片还大的白玉米,更是在地人的主食。

跟着人潮,我爬到市场的顶端。一家连着一家的小吃摊,冒出阵阵的水蒸气,稍微温暖了高原空气的冰冷。鲜甜的鸡汤面、浓郁的薯条汤诱惑着味蕾。坐在小板凳上,戴着小高帽及身穿斗篷的妇女们,一起品味佳肴,人和人的距离瞬间拉近。

他们好奇我所来的国度,更热切地介绍自己家乡的风景。“你一定要去搭缆车,就像搭小飞机,飞在拉巴斯的上空……”

在全球化浪潮下,拉巴斯的姿态是独树一格的。“各地特色如何在拉巴斯,变成我们自己的风格。例如:我们和奥地利合作的系统,成了全球第一个缆车捷运系统。”……

完整内容,请阅读《品 Prestige》2017年3月。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