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KE TITICACA – THE FLOATING ISLAND

漂流水上也是家
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湖泊,印第安人文化发源地。湖上有四十多个岛屿,一座岛屿是一户人家,长年累月在湖面上漂漂荡荡。来到南美洲的秘鲁,登高体验会浮动的岛,人们的活命法。

TEXT|PHOTOGRAPHY 黄匡宁

Antonio从湖水中割下芦苇。

Antonio和他一家,住在芦苇草搭建的人工岛上,漂浮在的的喀喀湖(Lake Titicaca)波光潋滟的辽阔湖面上。

海拔3800米的的的喀喀湖,位于秘鲁(Peru)与玻利维亚(Bolivia)之间的高原上,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适航湖。湖上的一大特色是,当地乌鲁族人居住的浮岛(floating island),以芦苇草搭建而成;一座岛屿是一户人家,长年累月在湖面上漂漂荡荡。

44岁的Antonio是一岛之主,划着两端高翘的特色草船,载着远方来客进入他的世界,自豪地为我们介绍由他亲手搭建的浮岛,以及居住岛上的子子孙孙。

“白手起家”这个说法,用在乌鲁人身上,特别传神。整座岛屿,从脚下的芦苇地,到岛上的几座房子,以及日常生活中使用的草席、家具、各种生活用品等等,都是利用湖中的芦苇草,一根根编制而成。

Antonio的太太42岁,已经是这个岛上的老阿嫲。夫妻俩有五个儿子、两个孙子,老大在城市里工作,其余家人都住在这个岛上。导游兼翻译Julio俏皮地说,岛上没什么事干,那就生孩子吧!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浮岛上的草房,简单地搭建在芦苇地上。

还能存在多久
据说,乌鲁人早期是为了躲避印加人的侵略,躲到的的喀喀湖上,湖中盛产的totora芦苇草浮力很强,乌鲁人就这样找到了栖身之所。

芦苇可以造屋造船,可以食用,也可以用做药物,还可以生火取暖、烹煮食物。乌鲁人凭着原始智慧,把有限的资源充分发挥,顽强地生存下来,并且代代相传,形成了独特的生活方式。

岛上生活原始简朴。登陆Antonio家的小岛,太太正在准备午餐,儿子与媳妇有些坐在草席上看顾更小的幼童,有些忙着搬运芦苇,制作各种物品。Antonio说,老四下个月要结婚了,岛上又要多盖一座房子。

踏上浮岛,脚下是软绵绵的。蓬松地面上铺着厚厚的芦苇草,底下基座由芦苇根部做成,用尼龙绳相连捆绑在一起,连接到插入湖底的木桩上,并以沉重的石头为锚,让岛屿不会四处漂流。

底下浸在水中的芦苇,久了会腐烂,因而长期都要收取芦苇晒干;每隔一段日子,把新晒干的芦苇铺在岛上,如此周而复始。

浮岛上一般有几座草房,简单地搭建在芦苇地上。房子里没有隔间,也没有任何家具,衣物与其他物品挂在墙上或梁上,地面铺着毛毯,夜里席地而睡。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一家人平时都在房子外的公共空间活动(上图),主要经济来源是接待游客,以及制作一些手工艺品。岛上如今有了太阳能设备,也可使用手机通话,其他方面依然保持着原始的生活方式。

湖上往来的主要交通工具,是芦苇制成的草船,岛民从小就练成划船功夫,Antonio的小孙女每天就划船到岸上学校上课,独自摇摇晃晃一小时,风雨不改。

浮岛居民早期以捕鱼猎鸟为生,但随着湖中鱼类越来越少,多年前已禁止捕捞。许多岛民为了生活,纷纷迁移到岸上从事各种工作,所以湖上目前只剩四十多个浮岛,不到原有人口的25%。

的的喀喀湖奇幻独特的这一道人文风景,预计将在未来数年内日趋式微而终于在岁月长河中悄然消失,水过无痕。

OLYMPUS DIGITAL CAMERA
11岁的孙女从小就练成划船功夫,天天划船上学。

没警察的世界
告别Antonio一家,从原始草船回到现代游艇继续前进,遨游在的的喀喀宽如大海的湖面上。

湛蓝湖面平静壮阔,高原上天空仿佛挂得很低,空气稀薄而纯净,极目可以看到很远。缓缓航行在秘鲁的这一边,放眼远方水平线,湖面与蓝天之间仿佛漂浮着大片雪山,那已是玻利维亚境内的东安地斯高原……

的的喀喀湖不只幅员辽阔,也是印加文化发祥地之一。湖上有四十多个岛屿(乌鲁族的人造浮岛以外的天然岛),大多有人居住。当中的塔奎勒岛(Taquile Island)沿袭古老生活方式,岛上的传统文化与编织工艺,更在2005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

塔奎勒岛长5.5公里,宽1.6公里,狭长型的小小岛屿只有2200多名居民,岛上民风淳朴,与世无争,岛民都是印加克丘亚人(Quecha),还在使用传统的克丘亚语言,岛上也还居住着自古流传下来皇室家族,与现代社会的政府机制并存。

岛民信奉族人自古留下的道德准则,不偷不骗,因此岛上完全没有警察。

岛上女性从事农耕,男性负责编织,手工制造的传统衣饰色彩缤纷,具有浓浓民族色彩。帽子与腰带上编织的不同图案各有不同意义,不同的穿戴法也可代表已婚或未婚、开心或不开心、正能量与负能量。

湖上的日与夜
游览的的喀喀湖,一般是在最靠近的城市普诺(Puno)参加一日游,距离塔奎勒岛船程兩个多小时,顺道停留浮岛,再回到城里的住所。

比较理想的玩法,其实是直接下榻在的的喀喀湖,从湖畔上船再回到湖畔,坐拥湖光水色、晨光暮霭。

OLYMPUS DIGITAL CAMERA
Lake Titilaka位于偏远宁静的角落,遗世独立,朴实如湖畔住家。

此行住宿的湖畔酒店Lake Titilaka,坐落在的的喀喀湖边远离城市的宁静一隅。酒店建在伸出湖面的一块半岛型高地上,只有三层楼高,视线却毫无遮拦,从餐馆与客房望出去,都是整个湖面的无敌景观。

Lake Titilaka别致低调,只有18间客房,朴实如湖畔住家。周边环境一片沉寂,三面湖水环绕,少有人迹,遗世独立。酒店附近完全没有店家,也找不到交通工具。因此住在这里是食宿全包,也有专用游艇提供湖上观光,甚至还可安排由此过境到玻利维亚游玩。

酒店大门走出去,就是一片田野,只有几户人家与一片田地(下图),黄昏时分金黄色夕阳洒在金黄色藜麦田上,延伸到水边的大片芦苇与湖面的粼粼波光。坐在湖边点起火把取暖,静静等待夕阳从遥远的地平线慢慢落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入夜万籁俱寂,四周围完全没有光害,星空特别灿烂。

看到银河与星座并不出奇,特定季节还可以看到印加文明中的暗云星座(dark constellation),也就是由亮星之间的暗区组成的星座。在安地斯高原上,暗区与亮星同样肉眼可见,各有不同的神秘意义。

湖畔的夜特别深沉,窗帘都不须拉上。第二天清早在第一抹朝霞中醒来,太阳就在自己窗前缓缓升起。面对着这样的景观,真的很想就这样坐在窗前,呆一整天。

其实来到这里,最大的奢侈是什么都不做,哪里都不去。窗外就是大自然的最佳舞台,万顷碧波纯净清澈,洗涤人心。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