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ARY WATCHMAKER KURT KLAUS TALKS ABOUT IWC’S EXHIBTION AT ION ORCHARD

表迷们请注意!IWC庆祝品牌创立150年,特别在ION Orchard一楼大厅,举行一场难得的回顾展。我们趁机专访在IWC已经任职60年的知名造表大师Kurt Klaus,并请他担任展览“导游”。

TEXT & WATCH IMAGES 李嫥

第一见Kurt Klaus大师,是在好几年前的SIHH日内内瓦表展上。当时他好像80岁左右,气色很好,每天在IWC展馆内接受访问、和晚辈聊天。他是位非常谦虚的老人家,有问必答,完全不会给人倚老卖老的感觉,就像亲切的爷爷。请容我称他:Klaus爷爷。

今年1月的日内瓦表展上,Klaus爷爷和往常每年一样,天天到表展上报到。我跟他住同一家旅馆,几乎每个早上会在餐厅碰见吃早餐的他。他有时候一个人慢慢吃,有时候和晚辈同桌。今年已经85岁的他,健步如飞(好吧,或许没有‘飞’那么夸张,但绝不输给30多岁的年轻人)。每天在IWC展馆内接受访问,犹如“活动百科全书”,向大家讲述品牌这些年来的点滴。

今年适逢IWC创立150年,大师接受访问的次数想必比往常来得更多。但他每天依旧笑脸迎人,在表展上,认识Klaus爷爷的人都会主动上前打招呼、问好。有时候,他的太太也会同行,两老牵着手在表展内散步的情景,让人倍感温馨。有几天,Klaus爷爷自己到表展报到,一天结束后独自坐上接驳巴士回旅馆。他背着公事包,有时候手里还拿着环保袋。一个人在巴士站等车、坐上座椅,完全就像邻家爷爷。几次与大师共乘接驳巴士,我都忍不住多看他几眼,会心一笑。

几天前,我有幸和飞过大半个地球、抵达新加坡的Klaus爷爷聊聊天。他好难得为了这次的展览过来新加坡;据说每次出现在ION Orchard一楼大厅的展区内,都会有“粉丝”上前要求签名、合影。这次和大师聊天,除了必须提高我说话的音量(大师的听力已大不如前),他一路陪我走完整个展区,站着接受访问。问他累不?Klaus爷爷说:“哦,一点也不累!但如果你累的话,我们当然可以坐着聊。”他的思绪分明、口齿清晰、精神奕奕,一点也不像85岁。

首先,请Klaus爷爷(简称KK)谈谈展览中他最喜欢的4款表:

1)Ref. 3731, Portofino Chronograph Quartz (制于1994年)

KK:“这只表的日期显示很特别!注意看哦,表盘外缘的一圈数字是日期。要怎么看日期?看到两条红线吗?红线中间框着的数字,就是日期了。这样的日期显示方式,既神秘又新鲜。”

2) Lepine Pocket Watch Pallweber III (制于 1886)

KK:“这款怀表跟我的渊源很深。我刚加入IWC时,曾经修理过几枚古董的Pallweber怀表。当时我作为新人,心情相当兴奋,压力也非常大,深怕自己会不小心把古董表弄坏。它的机芯构造其实并不复杂,但每个零件都很细致,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损坏。Pallweber怀表可厉害了,它是最早的跳字机械表。数字显示盘必须做到很扁、很平滑,它们在转动时才不会互相磨损,或是卡到别的零件。你可以想像吗?1886年并没有像现在的切割技术和高科技器材,要制造那么精细的零件,超级困难。今年推出的Tribute to Pallweber怀表和腕表,虽然零件比第一代的怀表更多、机芯构造也更复杂,但耐用很多,也比较不容易耗损。”

3)Ref. 3751, Da Vinci Rattrapante(制于1995年)

KK: “1985年,我们推出第一款Da Vinci万年历表(机芯由Kurt Klaus先生亲自研制)。在创造这款前所未有的万年历腕表之后,我再接再厉,为原本已经超复杂的万年历机芯添置rattrapante(追针计时)功能。10点钟位置的按钮,可以独立控制追针计时功能,分段记录时间。还有,1985年推出的第一代Da Vinci万年历腕表一共靠9根指针来报时。这款追针计时腕表则有10根指针,多了一根追针计时指针。”

4)IWC Jubilee Collection Tribute to Pallweber怀表 (2018年推出)

KK: “这无疑是我在今年的Jubilee系列中最喜欢的表款。理由?因为它是一款真正能体现IWC历史、连接品牌新旧时期的表款。它以品牌启蒙时期最具代表性的Pallweber怀表作为灵感,并成功地用现代的角度和科技来诠释它。”

我也趁机和大师继续闲聊……

要成为一名出色的造表师,必须具备什么条件?

“很多人以为,一名优秀的造表师必须有好眼力(因为每天都必须面对细小的零件)。但其实不是。造表师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双触觉灵敏的巧手。我们在IWC造表学院甄选学员时,首先看的就是他/她的双手对机械零件是否具备一定的敏感度。对于双手不灵巧的学生,老师们会开玩笑地说:“他有两只左手,哈哈!”这样的学员也就不会被录取了。”

您刚入行时,并没有高科技的存在。如今科技迅速发展,你觉得造表师的行业有何改变?

“首先,说说没有改变的事情吧。如今的造表师,和60年前的造表师相比,其实仍然在做着同样的东西。就是做在自己的造表台前,用双手制造腕表。彻底改变的,是造表的程序。60年前,我们已经具备自动化的机器,可以切割制造齿轮所需的金属盘。但这些都是机械化的零件,依旧需要人手帮忙操作。1990年代,我们开始使用电脑绘图,再出现全电脑化的切割器材,完全提升了表厂的效率。我还可以直接把绘制的草图直接传输至电脑软件中,从而发展为零件、机芯的雏形,快捷又方便!”

您今年已经85岁了,也已经过了退休年龄。是什么给你动力,让你一直还想继续工作?

“过去,我是造表师,成天在厂房里。后来我把所学传授给下一代,看着他们茁壮成长。如今我的任务犹如“说书人”,到世界各地把IWC的故事传遍世界各地。认识新朋友、和志趣相投的表迷们交流,这些都让我非常兴奋。我想,只要我的体力允许,我非常乐意工作下去。”

除了今年SIHH日内瓦表展上新推出的Jubilee纪念系列表款,该展览也展出150年来陪IWC创下重要里程碑的十款历史性腕表、古董造表器材等。展出时间到513日(本星期日)为止。请勿错过!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