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NARD LEE – THE STORY BEHIND SEE-THROUGH BATHROOM IN HOTEL ROOMS

倾听好办事
很多人会把名设计师当英雄,明明哪里做得不当,也会认为是故意为之的好设计。室内设计师李良德说不做英雄,而是要学当听众。

TEXT 真挚

Wilson Associates(威尔逊室内建筑设计公司)的亚太区域总管李良德Leonard Lee做专访以前,听了一段故事:

1990年淡马锡理工学院成立,设计系第一批学生当中,有三个选修室内结构与设计(Interior Architecture & Design)的男生特别要好,上课时或穿短裤或服装特异,有点嚣张。这三剑客的样子好看,而且当中有人驾跑车上学,总是惹来注目。

向李良德证实同事(也是该届学生)所言,他笑说:

“我们一起做了很多叛逆的傻事,开动灭火器、涂鸦……

(被处罚了吗?)没有人知道是我们做的。我们还把做好的建筑模型烧了,就为了计算到底要多久时间,模型才会完全烧毁。”

除了模型,是否也烧了别的东西?没有。在学校留下了永久性的东西?是。“给讲师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李良德说,系里仅有七个男生(占不到总数的三分一),成绩最好的五个都是男生,包括他,但“我不是最好的那个”。

接着话锋一转,他自己进入了专访正题,告诉我他是同学当中,比较幸运的那个。

“Wilson给了我很多机会,很多同学得到的机会都不比我好。我在公司得以快速成长,经常出国公干、体验许多不同的文化、跟很多不同工作领域的人接触……”

在Wilson服务17年,现年44岁的李良德,几个月前升任亚太区域董事总经理兼区域创意总监。Wilson是一家以美国为基地的全球事务所,为酒店、赌场、餐饮店、住宅等进行室内建筑设计。他是第一个新加坡华人担任此职务。

最难忘的项目
李良德说,室内设计的乐趣,来自能够在有限空间内,变出许许多多花样。

他的简历,很出色:2007年,凭迪拜凯宾斯基酒店设计,获得设计行业有“奥斯卡”之称的金钥匙奖(IHMRS Gold Key Awards);2008年,获颁“Wave of the Future”奖项,这个奖项颁给业内最有前途的新锐之星,著名设计师Philippe Starck和建筑师Frank Gehry曾获此奖。

这些年来,他经手了许许多多酒店设计,最难忘的,是第一个全权负责的酒店项目——曼谷的Conrad酒店。

他2000年加入Wilson,2002年公司要他一个人扛起这家酒店的设计重任。记得吗?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席卷泰国,之后蔓延至许多亚洲国家,那个时期,曼谷很多建筑工程半路停工。这个项目,搁置了三四年后复工。

“之前我们公司没有参与。加入时,大楼结构已经完成,机电设施大致安装好或已定位,很多东西已经固定,所以限制很多,挑战很大。

我当时资历很浅,很自豪公司给我这个机会。酒店在2005年开张,至今十多年了,那是当时本区域最早有‘透明浴室’的其中一家酒店。

那年代,酒店浴室都是‘封闭式’的。我们希望在视觉上把房间变大,所以采用玻璃取代一般的墙;这样做,也能让更多自然光透进室内。(当初提出这样的建议……)当然,客户和酒店运营者有所顾虑,嗯……那双人房怎么办?玻璃墙装置电动帘,遮住就解决了隐私问题。

对酒店来说,那是很新颖的概念。所以我感到相当自豪。虽然酒店有了一定年龄,但你今天去,整体室内设计并不过时。看起来还是很好。”


功能性更重要

酒店设计,涉及客房、大堂、餐饮、各公共空间等等,李良德对客房设计特别钟爱。他说,每家酒店的标准房大小相去不远,你得放心思想像,重新想像,再想像,很有意思。

“我是个喜欢挑战常规的人,我会对房内各方面的设计提出疑问,比如为什么衣橱总是那个样?总是在房门后……而且房间那么小,住客碰触房内家具和摆设等的可能性,远比公共空间的可能性更大。”

他说,设计的作用,不只是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功能性更加重要。酒店设计,每个元素都扮演重要角色,好比拼图游戏,缺一不可;拼凑好,给人很好的整体体验。

“不久前,我住进一间房间(他住过无数酒店,当然),设计得非常美,设计师很有名。进去浴室,我用了好久才搞懂花洒怎样操作、热水冷水如何调和;准备冲澡了,却发现水压不够。后来我告诉自己,再也不回去那家酒店了。对我来说,客人不单是为设计而付钱,而是所有一切。”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完整文章,请翻阅201710月号《品 Prestige》第58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