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爱花木兰:缝缀未来
Marie Seng Bagheri Helps Cambodian Women To Be Independent

第二篇,Marie Seng Bagheri教导从乡下到城市找生活的柬埔寨女子学有一技之长。她不计付出更高成本,能帮一个是一个。

Text 真挚
Photography SIMON SIM
Styling FELIX WOEI

“从柬埔寨逃到泰国,要翻越几个山头,一路布满地雷。没有地雷的话,几个小时就可以走到泰国边境。为避开地雷,得用上好几天,因为每一步都必须踩在前面的人走过的路……

当时爸爸牵着她的手,另外还抱着小姐姐。爸爸要她闭上眼别看。她记得有一次睁开眼时,看到个男孩,两人相视而笑,不记得是自己的想像或记忆或什么的,她说再一眨眼,男孩不见了,被引发爆炸的地雷炸死了……”

以上,是Marie Seng Bagheri (Bagheri是夫姓)说着姐姐当年8岁的经历。如今,大她10岁的这个姐姐Reasey Seng,在柬埔寨定居。

住在新加坡的Marie,去年开始跟姐姐合作,做起儿童服装生意。服装都在柬埔寨制作,姐姐设计兼缝制,并训练当地柬埔寨女子学习缝纫,缝制一件件漂亮的童装。

LONGCHAMP 连衣裙 腰带

 

最廉宜的反不用

 

Marie说,柬埔寨有很多制衣厂,最廉宜兼最有效(自然也更赚钱)的方法,是给工厂代工,但这样做将违背初衷:助人。即使是卖给新加坡顾客的服装,她也在本地找了参与黄丝带计划(助囚犯或前囚犯重返社会)的机构,以再循环纸制作包装袋和盒子。印度设计师朋友说她疯了,在印度可以找到更便宜、做得更好的,要介绍给她;但她暂时不考虑这样做,因为做生意前提是要助人。

Marie和姐姐做的,其实还谈不上是生意,因为前年9月才起步,一开始只聘请一个叫Hui的女子帮忙。当时,朋友介绍来自乡下,在金边(柬埔寨首都)打拼的Hui,说她没有一技之长,钱赚不多,吃了很多苦,但愿意学习,姐姐才让她从零开始学习。

姐姐的工作坊在高峰时期,也只有六个员工(全女性),能生产的量还不足以做什么生意。有台湾人找Marie,说要加盟合作;所需数量,却是她们暂时还远远无法达到的。

当初《品》联络Marie时,她就一再强调这点,说自己不值得接受访问。可千里之行,始于脚下,我们欣赏她们“帮助贫穷女子取得一技之长,乃至达到经济独立”的出发点。再说,看看她发在网上(Instagram: yasmeenetalex_sg)的照片,你也许会有同感,商品的确很不错。

 

自我需求生商机

 

Marie 39岁,有四分之三的华人血统(但没有中文名字),父亲是百分百潮州人,母亲一半柬埔寨人一半潮州人。她说,父母亲的大部分家人,在红高棉(赤柬)大屠杀时期都遇难。

她是家里老幺,当年父母带着六个子女逃到加拿大。Marie在蒙特利尔(Montreal)出生长大。1990年代初,柬埔寨一连串战争停止后,父母相继重返柬埔寨,所以她中学时回去柬埔寨住了三年,后来再回去加拿大完成大学学业。

毕业后,她先在姐夫的新加坡公司工作,后来回去柬埔寨加入家族的建筑生意,担任商业开发职务。在新加坡期间,她认识了现在的丈夫,经过一段长距离恋情,爱情开花,她再回来新加坡定居。

她丈夫是伊朗人,在新加坡从事地毯生意,两人都是新加坡永久居民。他们有两个孩子,分别是3岁半和5岁半,都是男孩。

她笑说,孩子稍大了,没以前那么忙,所以有时间跟姐姐一起搞童装生意。品牌名称Yasmeen et Alex,来自姐姐两个女儿的名字“Yasmeen和Alexa”。但因为也做男孩服装,Marie让姐姐把Alexa改成男性的Alex。

姐姐在柬埔寨,帮助丈夫从商,这童装生意算是爱好。姐姐曾在伦敦念时装设计,专攻婚纱设计。一开始制作童装,是因为在柬埔寨买不到质量好的童装给自己的孩子,只好亲手缝制。 

Marie说,设计简单干净,穿得舒适,但不失经典夏日风格,是她们童装的特色。他们的服装,做给0至14岁孩童,采用从欧洲选购的亚麻和棉布,面料优质轻巧,适合亚洲热带气候,而且都可以用普通洗衣机洗。

 

授之以渔不简单

 

问她培训柬埔寨乡下女子,面对了什么问题,她一脸苦恼说:

“很多女孩子的学习意愿不强。在那里,女孩子一般生来就被看做没用(所以自信心也不强)。她们希望能够在短时间内脱离贫穷,当中有者却不愿意花时间积累裁缝技术,而更愿意到技术要求较低、长期来说没有发展潜力的行业工作。”

也因为这样,工作坊里的女子,来来去去。比较聪明的学得快,姐姐教得也开心;可也有几个能力较强的,学会一些东西,就凭着有新技术傍身而跳槽他处,让人觉得有点灰心。

“我们总是这样觉得:祝你好运,希望你在别处过得好。毕竟帮助她们的最终目的,就是希望她们过得更好,对吗?当然,我们也告诉她们:如果并非如你所愿,大门还是为你开着。

如果(做童装)纯粹为赚钱,就会觉得她们背叛了我们……

必须接受事实:我们无法改变每个人的既有想法。我们把心思放在那些比较有上进心、肯学习的女孩子身上,与她们分享我们的愿景和理念,尽力为女性赋权尽一份力。”

未来,Marie和姐姐希望能够扩大目前所做,聘请更多年轻女孩,帮助她们脱离贫困,有个更光明和可持续的未来。

最后,问她心目中的超级英雄是谁,她这样回答:

“对我们来说,那些为生活而辛勤奋斗的女子,都是超级英雄。她们也许自生命起步就面对艰辛,但仍力求做到最好。 

那些无私地回馈社会,纯粹出于爱心、不求回报、不希望因此而成名的人,也是我们心目中的超级英雄。”

 

本文取自2020年三月号《品》杂志第53页。

 

发型 SEAN ANG USING KEUNE
化妆 WEE MING USING NARS
造型助理 SHANNAHLETTE LIM

 

继续看:

给爱花木兰:小手牵小手 Rebekah Yeoh And Her ”Nimble Fingers“
低调优等生罗尔伟 An Interview With Novena Global Lifecare’s Terence Loh
她坐月,他参与 Kai Suites’ Kevin Kwee On Redefining Confinement Practices
香草才是主角 The Real Stars Of Restaurant Jag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