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IES

每次回家,无论多晚,爸爸都会在客厅里等我。
这次回家,一个人住,爸爸住院。结果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做这么女人的事……

深夜,我在卧室撞见一只胖嘟嘟的小黑老鼠。和老鼠面对面时,我惊恐地大声尖叫!然后,跳到床上。
记忆里,自己从来没这么放声地尖声地叫过;即使乘过山车心快跳出来时,依然无法尖叫。
我坐在床上,久久不敢下床。怎么办?谁能来救我?难道那晚,我必须跟小老鼠同房?这小家伙会趁我入睡之际,咬我的脚趾头?老家二楼全封密,不明白老鼠怎么钻进卧室。
小时候,一发现老鼠,即刻喊爸爸。爸爸马上出现,把老鼠打死。爸爸是我的英雄。现在,爸爸老了,我长大了,而且长得这么高大,老鼠应该怕我这个巨人才对……真丢脸!
想起多年前访问刘德华。问刘天王最怕什么?他说,蟑螂小强。曾经在打工
的发廊发现一只小强,他尖叫并跳到收银台上。
刘天王竟然怕那么小的小强。我怕老鼠,没那么丢脸吧?老鼠比蟑螂大很多。
和一只老鼠邂逅,带来涟漪般的记忆。温馨、感动、尴尬、好笑、安慰……
忆,很奇妙。

岁末,想想在即将过去的2015年,你有哪些回忆?
快乐的回忆,固然美好。若悲痛欲绝,也不错;感恩的是,至少你没失忆。
很多活在痛苦中的人,都希望自己能抹掉过去的回忆。然而,当一个人没有了记忆,更是可怕。在我们周围,越来越多都市人提早“失忆”。
站在十字路口,忘记了回家的方向。
付了钱,忘了,再从钱包里拿出钱来付费。
看见心爱的孩子,问:你找谁?

日本朋友年老的妈妈,患上老人痴呆症。他常常飞回日本老家,陪伴妈妈,害怕妈妈对他的印象,越来越模糊。
他在脸书上说:我19岁时,母亲成为单亲妈妈。现在,她是我唯一的女儿,我是她的单亲爸爸。
朋友在日本的日子,每天花1-2个小时陪妈妈做功课,锻炼她的脑,好让她不那么快忘记……很不容易,朋友多次流下男人泪。

牧师朋友一天回到家,快三岁的小女儿迎接他。
小女儿对着牧师笑,然后说:Hello, uncle……
牧师省悟,自己每天为教会的事忙忙碌碌,照顾教会弟兄姐妹的需要,竟然忽略了自己的孩子。所以,小女儿才误以为他只是另一位来家里做客的叔叔。

我喜欢用文字、相片记录回忆,因为我很健忘。
忘记跟妈妈在一起的所有回忆,是我最大的恐惧。
在这个世代,发达的科技对我们的记忆,一点帮助都没有。我们的头脑变得懒惰,连电话号码也记不得,都储存在手机里。其实,脑里的记忆储存空间蛮大,我们却没善用它。不用,就会像其他长久没用的物件,荒废。
这次回家,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存储自己未来的回忆。

Saturday

TEXT 佳静

Photography SIMON SIM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