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NATHAN HARTONO向洋《中国新歌声》没拿第一?

向洋以第一名进入大决赛,结果没拿第一、拿第二,听向洋妈妈Jocelyn Tjoe怎么说。我们也有很多话要说。

TEXT 佳静

三年前在一个慈善晚会第一次听到Nathan Hartono向洋唱现场,都是英文歌。妈妈,也是名媛Jocelyn Tjoe陪伴他出席演出。一样很洋派、也很阳光的男孩,温温和和的,很舒服。后来,在新加坡南洋女子中学的97周年校庆得知向洋的妈妈原来是品将晓雯、宝丽、我的学姐,他的阿姨也是南中校友。

品将跟我说,向洋参加《中国新歌声》表现不错时,我蛮惊讶,脑袋里打了问号。这么洋派的男生,能唱中文歌吗?他一般唱比较country的歌,可以飙高音吗?

品将宝丽看了他在《中国新歌声》的表现后,对他信心满满。她一再地说,向洋的整体包装,形象与音乐才华,正是现在音乐市场需要的一股清泉吧,而且一再强调,向洋是一个full package,得奖后就可以出发了,不用去‘整形’(改变形象)等。有些好歌手有好声音,样貌逊色、形象差。结果,宝丽下了‘赌注’——向洋一定会赢!她信心十足地说,我每次都猜对冠军。跟她打赌的洪某,认为只要向洋进入决赛,他就输给了品将宝丽。

是洪某觉得向洋不好吗?

不是。就像许多新加坡人一样,大家都觉得向洋能进入半决赛已经很不容易了。因为有才华的歌手很多,一山比一山高。而且,大家都知道这种大型比赛都有些‘潜规则’吧。

  1. 向洋是新加坡人。新加坡人不能投票。即使能投票,新加坡的人口怎么比得上中国?
  2. 他虽然在新加坡李显龙总理就读的小学,一个比较双语环境的南洋小学毕业,但却在新加坡名校ACS(Anglo-Chinese School)英华中学念中学。新加坡人都知道ACS的学生,一般华文、华语都不怎么行。唱英文歌很有感觉,唱中文歌会不会听来像洋人唱中文歌?
  3. 他是在新加坡长大。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很多在新加坡长大的小孩,因为国家繁荣,无须吃苦,所以,很多时候并不会很积极地去争取。而且,新加坡很小,没什么竞争。不像在中国的孩子,很多都贫穷过,要在13亿人当中脱颖而出,所以都特别积极,甚至会想方设法让自己出位。而这里的小孩,比较‘随遇而安’吧。
  4. 很多比赛早已内定!歌唱比赛嘛,不是有最好的声音就赢。访问中国歌手张杰时他说,每个星期要飞去参加比赛。之间还要选歌、选好的音乐人、重编歌曲、练歌、排舞,真的非常耗费体力,压力很大。

就在向洋进入半决赛后,我遇见了向洋的妈妈,我的学姐Jocelyn Tjoe。除了恭喜她,我问她向洋准备得怎么样了?她说,她和家人去支持了向洋后,就回到新加坡,向洋则一个人留在中国准备半决赛。

我夸她教孩子有方,因为向洋虽来自富裕的家庭,但却没被宠坏。他和他的哥哥Norman Hartona都很谦卑、很有礼貌。这一切是跟她的两个儿子合作的‘品将团队’给我的feedback。向洋的导师周杰伦在大决赛时,也这么夸向洋有礼貌,说他周围的朋友都很喜欢向洋。

Jocelyn说,向洋面对的最大‘障碍’是,他不能很溜地用中文跟主持、评审对谈。若是用英语交谈,向洋比较如鱼得水吧。

赞同。除了语言能力,每次跟本地艺人做访问,都发现新加坡艺人跟香港、台湾、中国艺人很不一样。海外艺人比较能滔滔不绝地说话,有内容,而且,似乎都有备而来的。据说,林志玲、阮经天的‘老板’洪伟民,要求他旗下的模特每周看一本书,写一篇报告,练习分析,丰富他们的知识,谈话的内容!我们这里的公司,是否有这么‘鞭策’旗下艺人?

看了《中国新歌声》半决赛向洋唱中英文re-mix的《Desperado》,我‘跌眼镜’。他跟我三年前记忆里的向洋差很大,大跃进!结果,他以最高分数进入了大决赛。我尖叫、鼓掌!

镜头一转,我看见了优雅的学姐Jocelyn和她的先生,他们都到现场支持向洋。在舞台下的学姐举高了手,跟着音乐挥动,脸上的表情,有一点紧张,而在舞台上向洋却给人那么轻松自在的感觉。

品将宝丽赢了她的‘赌注’,我心里觉得向洋能以第一名进入大决赛,他已经是个大赢家。就像在大决赛时,主持人说了:无论今晚向洋赢或否,他已经打开了一扇踏入中文乐坛的大门。

周杰伦说,一般选唱他的歌的歌手,都被淘汰,他希望向洋是个例外。看着他与周杰伦站在北京鸟巢合唱周杰伦的《双截棍》,又吹口琴、弹吉他、唱歌、跳劲舞,我非常感动。这个男孩,虽然是在新加坡长大,虽然是‘温室里的小花’,但可以看出他真的真的很努力。我必须认同宝丽的看法,他绝对可以成为歌坛一颗闪耀的巨星!

有人说,向洋能走进《中国新歌声》的大决赛,是因为他父母财势雄厚。我叫这些人‘闭嘴’!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