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广场做什么? 

短短的一篇,提到无数square —— 广场在世界各地,有着各式各样的用途。怎样的心胸,才称得上是广场? 

Text BJ周 

世界各国的大城小镇,都有广场(square)这样的地方,除了提供民众吃喝玩乐散步休息,甚至联谊,你觉得还能做什么用? 

美国纽约的时代广场,是一个标准的现代都会商业中心。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商店(精品到色情),也有剧院、画廊、音乐厅。它最知名的是,每年举办跨年倒数“降球仪式”,吸引上万民众聚集庆祝,也成为第一个直播并且连线国际的广场活动。 

但是,广场还有超乎你想像的功能,在人类历史演变的过程中,担任起许多奇异特殊的用途。 

你看英国史前遗迹巨石阵,这片广场被推论是用来观测天象、计量时间、悼念亡灵等等,虽然至今不知究竟,但我怀疑石器时代的人类就已懂得开发及使用广场,这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吗? 

好奇暴力 

古希腊的广场,率先举行奥林匹克运动赛和戏剧表演。到了罗马帝国时期,广场变成人与人、兽与兽的 搏斗,更成为人与兽的厮杀之地;甚至呈献没有武器的死刑犯被送进广场,让野兽撕碎的“兽刑表演”。 

我们不须揣测当时观众做何反应,就看看现代演赛现场,往往场内越激烈,场外越兴奋,不同的支持者还会在旁鼓噪开打。广场上的集会示威,暴力也时常一触即发。广场,是否也有考验人类爆发兽性的功能呢? 

听过武器广场(Plaza de Armas)吗?凡是西班牙殖民一个地区,都会在城市中心设立一个武器广场,用来集合、检阅军队,周围也一定设有军械库、兵营、要塞。拉丁美洲的墨西哥市、秘鲁利马、智利 圣地亚哥、古巴哈瓦那,都有这种在我看来宣告占领意味的广场。 

武器广场一面巩固防守,一面加强控制,所以也有指挥官的司令部;后来成为总督府、王宫、政府机构的所在,往往也就成为行政中心,所谓的市政广场。每当我去参观这类古老的广场,总会好奇人类如何从猴子进化来的? 

激起想像 

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大广场,以典雅华丽的中世纪建筑闻名,可是你知道那里曾经是法国、荷兰的战场,也是执行死刑的地方吗? 

事实上,许多被赞誉为世界最美丽的广场,如意大利威尼斯圣马可广场、法国巴黎协和广场、非洲摩洛哥德吉玛广场,都曾经是血迹斑斑的刑场。 

相反的,梵蒂冈圣彼得广场、沙特阿拉伯麦加禁寺广场、以色列耶路撒冷西墙广场、印度瓦拉纳西 恆河祭祀广场,以及其他教派信徒视为最神圣庄严的朝拜地,都有举行盛大宗教活动的广场。在这样的地方,你可以见证信仰精神的摄人力量。 

我个人欣赏展现新美学观点的现代广场,如澳大利亚墨尔本联邦广场、韩国东大门设计广场,引迸民众的视野和想像。尤其是荷兰鹿特丹,从时尚的市集广场到治水的水广场,结合智慧和景观的设计,让我看了不禁臆测,未来的世界还能怎样发挥广场功能? 

除了上述用途,广场也有放置雕像或碑牌,纪念对国家有贡献的人物事迹;在交通异常忙碌拥塞的地方,广场作为调整流量的圆环…… 

广场,其实表现了人类的复杂性。近代精神病例,出现广场恐惧症(agoraphobia),意指害怕人多地方。相反的,有句话形容“心胸要像广场容得下人”,内心方寸之间的广场,也左右我们在现实里的生活功能。 

 

BJ周,旅游作家。雅虎旅游奇景奖冠军,出版过政治人物传记和青少年读物。 

/

本文取自2019年9月号《品》杂志的第226页

 

 

FOLLOW US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