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银行 

拥有真金真银,加上虚拟电子货币,都“钱不够用”?时间变成一种交易货币。 

Text 想当然耳 

目前,有个引起热烈讨论的话题:时间银行。 

银行从贷款存款之间抽手续费不够,现在还想经手时间的借贷,当起时间的经纪人吗?哈,其实不是这样的。 

我们常说“时间就是金钱”,这观念是没错,我们打工仔就是拿时间去换取薪水来养家活口。但是,时间银行是非盈利机构,可以由官方、半官方,或民间团体设立,当个时间的中间人。 

既然是银行,要经手的就是货币啦! 但不是你我握在手上,或放在钱包里的钞票,它是摸不到的,更非之前风靡全球的电子货币喔! 

时间银行,管理的是时间货币(time- based currency),另一种货币交易。 

例子:你今天花一个小时做义工,就能够换一个小时的货币,在不久的将来, 用这枚货币去换取另一个人来帮助你一个小时。 

时间货币,早在十九世纪被提及。来到廿一世纪,人类又再次讨论时间货币或时间银行,原因是人口趋向高龄化。 

善行善用 

以前大家说养儿防老,老了以后,到子女们的住所,轮流地这边住住那边住住。然而,现在少子化,房子又小,积极健康的银发族就倾向独居,或住到老人社区。相对来说,缺乏子嗣照顾,或者身心理需要帮助的银发族,就需要政府或义工长期看照;透过第三方照护,就需要花费。 

高龄长辈的看护有几种选项:独居 (配合额外第三人看护与照料);入住银发社区(透过社区居民互助,或第三方看护与照料);与子女同住(额外看护,透过子女或第三方看护与照料)。第三方看护与照料指的是,聘请受过看护训练的帮佣来照顾高龄长辈。 

时间银行给了你我多一种“提供第三方看护与照料”的来源:设立一个中间人机构,来记录时间货币。假如你年轻时担任义工一千个小时,那么当你年老力竭 了,需要有第三方看护人员来协助你的日常起居时,就可以从时间银行提出你当时存进去的一千个小时(时间货币)。 

在英国,时间银行的机制差不多已有十年历史。目前,全球超过三十多个国家的政府、半官方机构或民间机构,在进行或着手准备推动时间货币。这样的理念是相当正面积极的。 

当然,银行或会破产(例如雷曼兄弟),难保时间银行不会遇到如此危机; 或者信用不足,有人存进了时间货币,却提不出来。如何解决这潜伏问题?或许透过政府来做担保,也是一种好方式?我没有答案。 

要是我有解决风险的方案,我就当时间银行的行长啦!但,无论如何我还是希望,可以多用点时间来了解时间银行的精神与运作。 

国际跨境 

说真的,在自己年轻的时候,对于“当义工”这个社会议题,我没有太大兴趣。现在为人父,能理解当初父母养育自己的辛劳与苦楚。 

我长期旅居海外,不能陪伴照顾年老父母,感到自责。真希望有个国际跨境的时间银行机构,那么我在英国用点我的时间,陪陪独居老人聊聊天、帮手换换灯泡什么的,顺道换取跨境的时间货币给在亚洲的父母。他们拿着一张时间货币的提款卡,在亚洲领取使用。通过时间银行,只有在逢年过节才回家的我,多了一个照顾父母的管道。 

或许你会说,为什么不直接用看得见摸得到的实际金钱,请人看顾?我的想法是,会参与时间银行机制的人,多半喜爱公益活动、与长辈聊天的有热情的人;比起请女佣或看护来照顾长辈,这样的陪伴方式更轻松活泼。 

顺道一提,欧美现在有另一种方式来舒缓高龄长期照护的人力资源方式,就是让高龄者与大学生同住——大学生能以低于市价的房租,住进高龄者家中的多余空房,条件是要陪老房东聊聊天,分享学校生活,让老人家日子过得有乐趣。这样一次解决两种社会议题,你说好不好玩? 

 

想当然耳,有个酷酷的电影昵称:这个杀手不太冷。用他的专业,写他的妙趣横生文。 

//

本文取自2019年2月份《品》杂志的第124页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