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 IT ISSUE 20

2017 3.13~3.19:衣食住行,每个人都离不开,品将们对这些生活需要有什么样的感悟?我思故我在。

我总是丢三落四。

上JC的时候,两年里遗失的水壶大概有10来个;在新加坡的十多年里,忘在各个咖啡店、食阁、公车等地方的伞可能接近20把。

最伤心的一次,是我把剑道的剑忘在了巴士上,下车意识到的那一秒,巴士刚好启动。我跑着追了一段,可惜司机没看到我,也没停下来。放剑的包上面有我的名字和电话,却没人打来。那是属于我的第一把兵器。我伤心了一整天,问某人,为什么它想离开我?

这个礼拜,我几次‘差点’遗失一双很喜欢的鞋,每次庆幸找回来后,终于还是丢失了它;而且,我压根想不起来到底忘在哪里。它一心想离开我,早就有征兆了。

不管和人还是和物,缘聚缘散终有时。现在我终于有机会可以穿这双新鞋。只是,我一直学不会说再见。(晓雯)

兔子寿桃。为爸爸庆祝90岁生日,爸爸是兔爷爷!人生七十古来稀,更何况是九十。爸爸在40岁生我。小时候,害怕爸爸无法等我长大,好让我报答他的养育之恩,后来担心他等不到我找到对象,牵我的手,走红毯步入教堂,看我出嫁。又后来我祷告上帝,让我有机会为肾衰竭的爸爸庆祝90岁生日……所以,外星男人说,爸爸过90岁生日,最兴奋的人不是爸爸,是我。

如何为爸爸做寿,我有很多想法,创意构思,可是因为忙忙碌碌,很多想法都无法落实。Sigh!心想,我当不成妈妈,或许是件好事,要不然我肯定是个常常让我的小孩失望的妈妈。(佳静)

龟速赛跑。奔波。要不得的劳碌命。

一砖一瓦的分别在哪里……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什么区别。直到现在,开始了我房子的装修。前前后后跑了很多家“砖卖店”,多到我都不好意思了。连姐姐都叫我顺美X小姐。也不是为了货比三家的原因,因为越选越贵。晕。我想是性格问题,我为了“宁可看过,也不肯错过”。之前不选择跟室内设计师合作也许是对的。

每个砖块偏差有没有一毫厘,有何关系,对我也许有关系。

脑海里一直浮现王菲的歌……《开到荼蘼》。

虽然羡慕那些跑的快,果断的兔子。可是希望还是可以以我的龟速行动,一样能到达终点。

It’s the little details that make the big picture.(爱丽丝)

在图书馆看到这两本旅游书:《旅行,是为了找到回家的路》(新井一二三著)、《旅行  是一场修行》(林辉著)。借了,看了一点,还可以。

老实说,若只告诉我书名,我是不会对这两本书有兴趣的。旅行,若“为了找到回家的路”或赴“一场修行”,免了。

有趣的书名,一直记得这本《Round Ireland with a Fridge》(带着冰箱游爱尔兰)(Tony Hawks著)。多年期,到本地一个背包客客栈找数年前在纽约背包旅行认识的德国朋友,和一众背包客谈起,好几个都看过,大家笑着讨论。

借来上述两本旅行散文,因为里边谈及我想知道的一些事或国家——但未必是我想去的地方。

村上春树的新书《你说,寮国到底有什么?》,一看书名就想看,因为十多年前去过寮国。后来知道这只是书里的一篇,些许失望,但向来喜欢村上的旅行散文(那些可能让他得诺贝尔奖的书,反而没兴趣),所以也只是小失望——会看,但不急着看。

旅行,到底为了什么?在一个不太熟悉或完全不熟悉的环境生活数日或一段日子。因为那个环境吸引我,或被现处环境“逼”而出走?也许,旅行真是为了找到回家的路?(真挚)

有看到总编佳静拍摄的3月号封面幕后花絮吗?给你一个不同的视角,看我们到台北拍摄的许玮甯。我们常常因为习惯而忽略了日常里头的另一道风景。偶尔,换个观点,或是停下来,也许会有惊喜。(秋雁)

后天凌晨,巴塞尔我来了。第八次邂逅巴塞尔表展,希望一切无恙。如果可以不下雨,最好。期待吗?当然。只是有点放不下家里的小小孩。可以瞬间转移的话,多好。(李嫥)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

《品 PRESTIGE》是一本出版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中文奢华时尚生活杂志,隶属于Burda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Burda也是奢华社交杂志《Prestige》和男士生活杂志《August Man》的出版商。

A PUBLICATION OF BURDA SINGAP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