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 IT ISSUE #26

2017 4.24 ~ 4.30:听音乐会、喝咖啡、散散步……这才是长周末该有的样子。

念中一时音乐老师给我们播放交响童话《Peter and the Wolf》(Sergei Prokofiev作曲),介绍交响乐,几乎所有同学都一听就喜欢,从那时起不再觉得古典音乐难听或高不可攀。交响乐入门教材,这首《彼得与狼》是经典。

让小朋友轻松认识进而喜欢音乐,本地新加坡华乐团近年做得很不错。曾经听过一场新加坡华乐团的儿童音乐会,很好玩、很好听,觉得大人小孩都会非常喜爱。记得当时乐团指挥郭勇德还教观众指挥打拍子,大家玩得不亦乐乎,相信很多人也“无意间学习”到一些音乐的东西。

这一回,郭勇德将以“疯狂科学家”郭教授的形象,边玩边指挥,让小朋友(和家长大人们)“听听乐器怎么报天气”。雷电交加,想必用上很多打击乐器;恼人的长命雨,如何刻画?断奏、连奏、滑奏法、颤音、拨奏……什么东西?倒想知道郭教授会如何把这些“不知所云”的东西,形象化、变得好玩……(真挚)


上礼拜第一次到纽约去。爱上的并不是它现代的一面,而是像图中MetLife Building这种拥有百年或以上历史的建筑。你能想象吗?它在1909年至1913年间,可是全世界最高的大楼!廿世纪初的纽约,号称全球聚焦的“新世界”。就当时的建材、技术、科技而言,盖摩天楼简直是多么不可思议的创举。更让我称奇的,是这些大楼在一百多年后依然宏伟地矗立着,浑身散发着不受任何时代局限的美感。它们犹如纽约市的大家长和巨人,默默地守护着这个历经风霜、 曾度过大起大落的城市。(李嫥)

在东京偶遇名为Amazing Coffee的咖啡店,原本只是路过,看到门口排长龙,我一时兴起决定做件很新加坡人的事——在还不知道是什么店的情况下,就跟着排了。后来发现是间咖啡店,还如此大言不惭,取个这么直接的名字。如果咖啡一点不amazing,我会很想砸了它的招牌。

想到数码时代,写网站上的文章要求快狠准,文章标题必须直接,让人一目了然。而曾经,想出有深意、punchy的标题,是纸媒编辑最引以为豪的事之一。

我觉得简单直接没问题,但,请别“挂羊头卖狗肉”。幸好,Amazing Coffee的咖啡真蛮好喝。(晓雯)

为了出席Van Cleef & Arpels在京都国立近代美术馆呈献的The Mastery of An Art , 回到了京都。趁着唯一的休息日,一大清早就到河畔漫步,很悠闲。午餐后又走访平安神社的美丽花园, 逛Gion老城区,再沿着河畔走回酒店。那一夜醒来时,突然感觉自己无法弹动,双腿疼痛……当时,心跳加速,心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腿这么疼?后来想起,是因为自己走了几万步所以腿才疼痛吧。太久没走这么长远的路!真是的,不可以停下来。脑不用会长草,脚不走,容易生锈!(佳静)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