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ÉMON GO捉捉捉有什么意思

游戏归游戏,现实归现实,不好玩。游戏结合现实,靠幻觉才能活下去?

TEXT 方杰

poke2
图片取自网络

编辑要我探讨Pokémon GO时,我正在内蒙旅行,整个7月我都与世隔绝,完全不知在草原之外的大都会里,正流行着一种虚拟实境游戏。对于与外界隔绝了一个月的旅者而言,难免会有“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的感慨。

人是少数会旅行的物种。这个行动,不像动物迁移,而是重新检视自己的过程。你自庸庸碌碌的生活抽离,化身为旁观者,看看被困在生活中的他人,也想想自己。

旅途上旁观他人汲汲营营的生活,让我想到被西方人称为“悲观哲学家”的叔本华(Arthur Schopenhauer, 1788-1860),他认为生命注定是苦的,终其一生苦苦追逐永远不可能被完全满足的欲望;一旦跳脱开来,就不难发现我们一辈子追求的一切,转眼如梦幻泡影。

现代哲学的开创者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1844-1900),继承了叔本华的观点,进一步指出,因为生命太苦,所以人必须靠幻觉才能活下去。

尼采的观点很有趣,他认为人要是看得太清楚,也许会因无法承受残酷的现实,而失去活下去的勇气。

一如小朋友需要童话、神仙教母、圣诞老公公来安慰他们,人类创造了宗教、艺术、娱乐,来避免看得太清楚。

能够忍受痛苦

如果无法体会尼采的观点,不妨回想忙了一周后,突如其来的周末休假,给你什么感受。

忙碌时,忘了去面对自己;一旦闲下来面对自己时,心里常会涌起空洞感,突然对生命感到困惑。

尼采认为,这种空洞感就是生命的真相,常让人恐惧莫名。

古代人逃到宗教中寻找心灵的慰藉。宗教生活式微后,现代人在慌乱中,只好选择以物质生活填满虚空。

当代心理学以尼采的观点,作为人类心灵发展的坐标:人一方面必须依赖想像与自我安慰,才能找到活在这孤独宇宙中的勇气,于是我们创造了神来保佑我们,创造了音乐与美食来让自己觉得生命美好,发明各种娱乐来让自己过得没那么糟糕。

然而,一个人倘若过度活在幻觉中,会失去现实感;失去现实感,是许多精神问题的由来。

一夕间遭逢巨变的精神病患,创造出自己的想像世界,以便逃离太残酷的现实——这是心灵保护我们不受残酷现实击垮的方式。

从现代哲学家与心理学家勾勒出来的心灵模式,可以发现:我们一方面需要假象自我安慰(比如说看一场浪漫爱情电影,会让人感觉生命美好),但一个心智成熟的人,又必须勇敢地看清现实。

也就是说,必须一步步看清现实真相,即使它让你痛苦不堪。

游戏的必要性

作为一个哲学研究者,我一直将“忍受痛苦”视为成就健全心智的必备条件。

鸵鸟心态的幸福,会让人昏昏欲睡,忽略了现实中的危险。痛苦可以让人清醒,对痛苦的觉察是觉醒的开始,它可以驱动我们去改变不完美的现状。

然而,偶尔适度地逃离现实,也是必要的。健康的心灵,会在现实与幻想之间循环往返。生命需要调剂,游戏与幻想活动,是高等生物发展出来的解压智慧。

自古以来,人类具有创造各种活动来摆脱现实的天赋。从乾隆皇帝处理繁重国事之余,把玩白菜造型的玉质玩具;到近日席卷现代低头族的Pokémon GO,不都是源自同一种天性吗?

为了了解Pokémon GO,我请教一些玩家,得到的评价不全是负面的。很多玩家说,为了玩游戏,天性害羞自闭的人不得不建立人际关系,‘赖家’王老五走到户外,甚至还有减肥效果。

当然,这游戏也带来公共安全的顾虑。追逐游戏猎物时,可能引发交通安全问题外,有些评论还指出,这游戏或许会对国家安全带来威胁,有心人可借此得到各国的地理资讯。

poke3

滋养抑或上瘾

我研究人性,我更感兴趣的是,这方兴未艾的游戏对精神层面的影响。

如果Pokémon GO真有益身心灵,又可让贫乏的现实变得有趣,我们何须大惊小怪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不妨以人类历久不衰的精神活动来作为参照,好比说文学。自让人灰头土脸的现实,进入艺术与文学等精神领域时,这些活动常会为心灵带来滋养,丰富我们的生命,仿佛启动一趟丰盛的心灵旅程。

我常常在读完一本好书后,脑袋变得清明,变得更勇于面对现实,有时还找到观看世界的新奇角度,世界因而变得有趣开阔。

这些活动之所以不朽,正因为它对人类的精神发展是有益的。

判断一种娱乐活动的好与坏,就端视在这过程中,你变得更脱离现实,还是找到更积极的生活态度。

无论是宗教、艺术,还是游戏,如果它让你变得软弱并失去自我觉察的能力,离开它时生命变得没有乐趣,必须仰赖它才能活下去时,跟麻痺心灵的鸦片无异。

我想,对Pokémon GO崛起的担心,背后隐藏着我们对科技的焦虑,因为它太容易让人着迷了,我们害怕陷在其中无法自拔,成了一个成瘾者。

乔治卢卡斯George Walton Lucas Jr.的《星际大战四部曲:曙光乍现》(Star Wars Episode IV: A New Hope, 1977),有一段非常经典的剧情,当天行者路克攻击银河帝国的死星时,绝地大师欧比王的声音突然出现,要路克放下卫星导航,用原力来操控飞行器。

卢卡斯的用意很明显,银河帝国的军队就如科技生活般,消耗掉身为人最值得珍视的心灵直觉能力。卢卡斯并不否定科技,但他要路克回到自己的内心,用心来操控机器,成为机器的主人而非奴隶。

而Pokémon GO会鼓励玩家成为自己的主人吗?抑或让人变得像鸦片沉瘾症者,在科技中失去自己的主体性呢?这恐怕要留给玩家自己回答了。

我不是玩家,没有资格评断。

有时想想,旅行不也是一种逃离吗?或许其中的差别,在于旅行并不为了麻醉自己,而是为了更清醒地生活。

poke1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