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玉武点破沉默

没想到,印象中静静的他,这一次说了很多话,而且都是关于自己。随着他的想法、心情一点一点道来,发现他……很会笑了。

TEXT ANNITA HO

原来的自己

戚玉武认为自己是个怎样的人?(我印象中,他话不多,甚至有点木讷。)

“这就是做艺人和当演员的分别。当一个艺人,出席任何一个场合时,都要让人注意到你,演员却相反。如果你私生活已经那么精彩,大家对你有了既定印象,你演什么,大家都觉得你带着那个影子,就很难去说服观众。其实,演员的私生活应该很低调,观众才能相信你的角色。

一直以来,我都希望可以低调,但毕竟以前自己也需要从当一个艺人开始,没办法。可能自己的性格也不是很适合这个娱乐圈,能静下心来演好一部戏,我反而比较舒服,后来就慢慢变成纯粹演戏。作品不一定很多,但每次都很努力去演好。”

但结婚生子后,笑容多了。

“是啊!因为太太可以将我来新加坡前的那一面,重新发掘出来。”

此际,我脑中浮现了梅艳芳的歌——将冰山劈开。

“我在广州时很‘百厌’(调皮捣蛋),念体育的嘛,很多精力,很活泼。来到新加坡,整个人变了,因为怕。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做的又是很高调的工作,做什么都被人放大来看。而且我没经验,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什么不该做,所以就把本性压住了,不敢去表达,很多感受都憋在心里,人又怎会开心?

但现在,有了家庭和太太,人也成熟了,对自己多了点信心,就没那么怕,够胆去说,去做,勇于表达自己。”

所以是件好事。

“应该是吧!”他又笑了。“其实是不是一件好事,任何东西都有一个尺度,一个分寸。过了这分寸,好事也会变坏事。所以那分寸要好好掌握。”

时尚 | HERMÈS 腕表 | CARTIER

注定一条路

问戚玉武:“现在是最开心的阶段吗?”

“开心,但没去比较是不是最开心。以前来到新加坡,对事业有些野心和抱负的时候,出发点是好的,但不是很开心。给了自己太多压力,连带给身边的人压力,不是一个很快乐的阶段。

现在比较知足,不会抱怨什么不好,而是往前看。可能是生活上找到了一个正确的价值观,知足,就快乐些。有爱情和家庭的滋润,当然也开心许多。

我觉得人需要一个平衡。当自己还是一个个体时,忽略了很多东西;现在有了家庭,许多东西都中和了。”

时间逼近戚玉武必须离开的钟点,电话响了。

不想八卦,却还是从他讲电话的语句中,猜想到是白薇秀打来的。

夫妻间很平凡的对话,但我留意到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那一刻,一种很幸福踏实的感觉,在他脸上弥漫……

 

Photography Wee KHIM
Styling Johnny Khoo

 

完整文章,请翻阅2017年8月号《品 Prestige》第22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