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新生命
Rebirth Of The Classics

曾经广受喜爱,却已走入历史的经典腕表作品,重获新生。

TEXT 黄瀚铭

往事并不如烟。美好的东西,虽已走入历史,却留在许多人心里,恋恋难忘。黑胶唱片、菲林相机,尤其是……老手表;二战时期开着战斗机,英姿飒爽的军人,还有1920年代美国上流社会的翩翩绅士。陈旧照片里那可望而不可得的,来自旧时代的手表,总勾起无限想像空间。

钟表品牌理解表迷的怀旧情意结,总会三不五时推出复刻表,将逝去的辉煌剪下一些吉光片羽,重现世人眼前。

先澄清:坊间经常将冒牌手表称为复刻表,其实那是错误的称呼。冒牌货就是冒牌货,无论外在模仿得多逼真,都是冒牌货。

复刻表和复古表也有一些不同,两者虽然都在缅怀旧时代,却不能划上等号。复古表是撷取某一个时代腕表的流行特征,重新设计的腕表,譬如Longines浪琴的全新Spirit先行者系列,设计上就参考了1930年代的飞行表,无论是大尺寸表冠、阿拉伯时标字体、阶梯式表壳时计等等,都继承了古典飞行表的特征。

复刻表则是以某一枚特定款式的腕表作为蓝本,譬如Longines另一款腕表Avigation,便是复刻自该品牌1930年代的TypeA-7腕表。复刻表不一定每个细节都跟足原版,但总会尽量取其精髓。

新的一年,一起来欣赏获得重生之表——复刻表。

 

Cartier Tank Asymétrique

 

Cartier卡地亚自2015年开始推出Privé腕表系列,为品牌过去的经典表款推出复刻版。较早时,此系列曾出现Crash、Tank Cintrée、Tonneau腕表,2020年新作则是Tank Asymétrique腕表。

1917年,Cartier创办人的孙子Louis Cartier以坦克车为灵感,设计出Tank腕表系列。其长方形表壳,较长两个边加粗了边框,轮廓像从高空俯瞰的坦克车。

Tank是常青系列。品牌曾于1936年推出设计极为独特的Tank Asymétrique腕表(在当时又被称为Parallé logramme或Losange),长方形表壳往右30°倾斜,成了斜放的菱形。表盘时标也随之倾斜,12点跑到菱形的尖角处。

2020年推出Tank Asymétrique复刻版,保留原作倾斜设计。最大的不同:阿拉伯数字时标换上较有现代感的字体,表冠镶上蓝宝石或红宝石。为了更有赏古品古的趣味,内部搭载1917MC手上链机芯。共有铂金、玫瑰金、黄金三个材质可选择,各限量推出100枚。

 

TAG Heuer Carrera Chrono Jack Heuer Birthday Gold Limited Edition


曾为TAG Heuer泰格豪雅立下汗马功劳的前品牌CEO及现任名誉主席Jack Heuer生日,该如何庆贺?当然是复刻一款对Jack Heuer别有意义的腕表。

Carrera腕表系列于1963年首次发行,由JackHeuer亲自主导,并为他带来职业生涯上一个高峰。

发行于1970年代的Heuer Carrera 1158CHN,则是TAG Heuer和Ferrari合作期间赠予赛车手的表款;以18K金打造,除了是收藏家竞逐的藏品,也是Jack Heuer本人钟爱的表款。

Carrera Chrono Jack Heuer Birthday Gold限量版腕表,以1158CHN为原型,采用直径42毫米玫瑰金表壳,代表贵重金属回归TAG Heuer。表盘饰有双“∞”符号,代表无限。∞很像阿拉伯数字8,念起来与发达的“发”同音,华人表迷应该也很喜欢。

两个放射太阳纹小表盘,黑色,和原作一样。日期窗口、指针和时标则经过稍微调整。此外,表盘6点钟位置多了一个小秒针,搭载约有80小时动力储备的Calibre Heuer02机芯。

 

Breitling AVI Ref. 765 1953 Re-Edition


Breitling百年灵的飞行员表,最为现代表迷熟悉的,要数配有环形飞行滑尺的Navitimer系列。

不过,以飞行员腕表享誉江湖的Breitling,有名的飞行员腕表可不只是Navitimer。Breitling在1935年推出名为Co-Pilot,型号765AVI的腕表,结构坚固可靠,就是令表迷缅怀的杰作。

2020年Breitling承袭这款Co-Pilot的设计精髓,推出了AVI Ref.7651953 Re-Edition复刻版。41.1毫米的精钢表壳、阿拉伯数字字体、三个小表盘、表耳、表圈,甚至固定表圈的三枚螺丝的位置,都和原作如出一辙。Super-LumiNova夜光涂层的颜色,也经过精心挑选,呼应着原版的夜光涂层。唯一的小小分别是,原作表盘上的“GENEVE”字样不再出现。

在近来推出的众多复刻表里,AVI Ref.7651953 Re-Edition的外表算得上非常忠于原著。不过,性能的提升当然是必须的,该复刻表的防水性能已被提升到30米。

 

Audemars Piguet [Re]master01


2020年表坛最受表迷关注的其中一款复刻表,就是Audemars Piguet爱彼推出[Re]master01。

引人关注的原因有二:首先,该品牌向来少靠复刻表炒热度,此次不但大张旗鼓复刻了一款古董表,而且腕表名字[Re]master01似乎暗示,这是品牌复刻表系列的第一波,未来将有[Re]master02、[Re]master03等等更多复刻款出现。

第二,该品牌以运动表驰名,拥有计时码表功能的表款多不胜数,但是从1930年代至1950年代,很少生产计时码表(当时Royal Oak系列尚未面世)。据统计,该时期Audemars Piguet只生产过307枚计时码表,非常罕有。

[Re]master01复刻的原表款,就是该品牌1943年生产的1533型计时码表。精钢搭玫瑰金双色表盘、泪滴造型表耳、金色表盘、倒角打磨的橄榄形玫瑰金按钮,皆取自原作设计。

那个年代的腕表尺寸较小,计时码表一般介于直径31至34毫米。原作的表壳直径为36毫米,在当时显得相当硕大。而现代人习惯大尺寸腕表,限量推出500枚的[Re]master01将表壳增至40毫米,貌似不忠于原著,其实骨子里更符合这款腕表“比当代腕表更大”的精神。

 

Longines Avigation Type A-7 1935


提到军用腕表,绕不开Longines。二战时期,不少国家的军队选用Longines表。

TypeA-7,就是美国空军(U.S.Air Force)在1935年向Longines订购的飞行员腕表。2016年品牌首次推出这表款的复刻版Avigation TypeA-71935,采用白色漆面表盘。2020年推出的Avigation TypeA-71935,采用黑色哑光漆面表盘,更忠于原版。

整个表盘向右倾斜了40°,并非标新立异,而是为了让飞行员双手放在飞机驾驶盘的时候,也能轻易读取时间。大表冠有着深深凹槽,设于12点钟位置(也即是普通手表1点多的位置),这是为了方便飞行员即便戴着手套,也能轻易按下表冠上的按钮,使用计时码表功能。

此外,路轨式刻度环和阿拉伯数字字体,都是当时飞行表流行的设计。此表搭载Longines的L788.2自动机芯,拥有导柱轮计时码表功能。

 

Omega Speedmaster Moon-watch 321 Stainless Steel

 


绝大多数的复刻表,取原版外形设计,再搭载新型机芯。毕竟,以现代技术制作出来的机芯,性能上更为优良。不过,凡事都有例外。Omega欧米茄的Speedmaster Moonwatch 321,重点复刻对象,就是堪称传奇的321机芯。

321机芯的一体式导柱轮设计、机密复杂的结构、稳定的性能,令Omega顺利通过各种测试,成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供应商。1965年,宇航员Edward White进行太空漫步时佩戴的Speedmaster系列ST105.003腕表,以及1969年随着阿波罗11号宇航员登录月球的Speedmaster ST105.012腕表,内部都搭载321机芯。

Omega为了精准还原这款极其重要的经典机芯,特别成立一支由研究人员、历史学家和制表师组成的团队,耗时两年多才推出复刻版机芯。

新版321机芯,只有几个小改动,例如旧版321机芯的铜质加工,换成了化学反应更稳定的Sedna金。

Omega Speedmaster Moonwatch 321 Stainless Steel的外形设计,主要参考Edward White佩戴的ST105.003腕表。直径39.7毫米精钢表壳,黑色抛光氧化锆陶瓷表圈,白色珐琅测速刻度。表盘上雕刻的Omega标志,也是那个年代Speedmaster的标志。

 

继续看

另类慈善先锋黄玮婷 Food Bank’s Nichol Ng Pioneers The Fight Against Food Wastage
玑镂刻花, 没那么简单 Guilloché, A Rare Craft On The Brink Of Extinction
劳力士启发电影制作 Rolex Supports The Art Of Filmmaking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