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EX ARTS WEEKEND栽出更美艺术花朵

年轻艺术工作者,在摸索成长过程中,若有个大师级人物贴身指引,前面的路无疑少了许多磕磕绊绊。Rolex Arts Weekend,那个难忘的师生会,让艺术的花开得更灿烂。

TEXT 真挚

乘电梯下去酒店餐厅用早餐时,跟一名英国人打招呼,听说她跟“Sir David……”同来,没听清楚,以为是Sir David Chipperfield,聊下去才知道摆乌龙了。她说的是Sir David Adjaye。

后来见到David Chipperfield的助手,跟她谈起,才知道同样拥有爵士勋衔的David Adjaye,也是英国的大师级建筑师。后者较年轻,51岁,近年因为设计美国华盛顿的Smithsonian美国非裔历史文化博物馆,名声鹊起。

那个周末,我代表《品 Prestige》在德国柏林参与“劳力士艺术周末”(Rolex Arts Weekend)活动,见到了这两个拥有爵士勋衔的David。

乘坐大会安排的巴士,到德意志剧院(Deutsches Theater)听讲座时,还跟仰慕已久的著名旅行作家Pico Iyer同坐,跟他近距离聊了一会。

那是个世界文化艺术界名人聚集的一个周末,来的人还有芭蕾女王Nina Ananiashvili、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得主Alfonso Cuarón、作曲家Philip Glass、雕塑家Sir Anish Kapoor、建筑师妹岛和世Kazuyo Sejima、戏剧导演Robert Wilson等等。

也许大家都在不同时候,找寻心目中的大师踪影。可毫无疑问,聚焦点还是2016-2017年度“劳力士创意推荐资助计划”(Rolex Mentor and Protégé Arts Initiative)的导师与门生——七对分别来自电影、建筑、舞蹈、文学、音乐、戏剧、视觉艺术领域的艺术家。

他们在柏林艺术周末,向公众呈献在“创意推荐资助计划”期间,互相切磋的创作成果。两天的活动,有讲座、展览、演出等。那真是个令我身心愉悦的周末。

建筑:导师David Chipperfield|英国
门生Simon Kretz | 瑞士

Architecture Mentor Sir David Chipperfield (left) and Protégé Simon Kretz discuss the Bishopsgate Goodsyard project as they walk in streets near the project.
Architecture Mentor Sir David Chipperfield at his London studio.
Maps and drawings assist Architecture Mentor Sir David Chipperfield and Protégé Simon Kretz in their discussions of the Bishopsgate Goodsyard development in London.
Architecture Protégé Simon Kretz (right) and Mentor Sir David Chipperfield discuss the Bishopsgate Goodsyard project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rchitecture and the community that the project represents.
Architecture Protégé Simon Kretz at his Zurich studio where he is working on a model of a project in Lucerne.
Architecture Protégé Simon Kretz visiting a construction site in Lucerne.

劳力士创意推荐资助计划,并不要求门生完成什么项目,而建筑领域的门生,自然更不可能在导师的协助(或两人携手)之下建一座建筑。

不过,David Chipperfield和门生Simon Kretz倒是以伦敦一块待发展的废弃工业地Bishopsgate Goodsyard为案例,调查和研究“城市规划”如何改变一座城市,同时也反映当地人对发展该地段的憧憬。

两人共同完成一本学术书籍,在艺术周末推出,也在台上讨论心得。

来自瑞士的SimonKretz是一名年轻规划师,也在他毕业的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担任教职。他说:
“我们探讨能否把瑞士的规划系统,套用在伦敦。这样做又会怎样跟伦敦的准则相符合?是否在经济上可行?”从中,两人探讨规划最终如何影响公众与社区。

讨论会结束后,每个观众都带回一本师生的研究成果。

戏剧:导师Robert Lepage | 加拿大
门生Matías Umpierrez | 阿根廷,现居西班牙马德里

Theatre Protégé Matías Umpierrez discusses a point with an actor during a rehearsal.
Theatre Mentor Robert Lepage instructs actors during a rehearsal.
Theatre Protégé Matías Umpierrez (left) with Mentor Robert Lepage.
Theatre Mentor Robert Lepage (right) with Protégé Matías Umpierrez at Theatre La Cartoucherie in Vincennes.

戏剧类门生Matías Umpierrez在艺术周末首演的《小说博物馆》(The Museum of Fiction)中,让导师Robert Lepage也尬上一角。也就是说,导师在指导门生有关创作种种的同时,导师也被门生指导如何表演。

Matías Umpierrez的戏剧很有新意。戏剧以多媒体装置艺术方式呈现。观众在黑暗中,走入空荡荡没有椅子没有舞台的空间里,在四面布幕的中间,看着拆解成不同画面,或不同视角的录像剧情,逐渐推进。演员对话时,我似乎感觉自己身在剧中,与角色交流。
这样的感觉很奇妙。

电影:导师Alfonso Cuarón | 墨西哥
门生Chaitanya Tamhane | 印度

Film Protégé Chaitanya Tamhane with a cameraman as he scouts for a location in Varanasi, India.
Film Mentor Alfonso Cuarón (left) and Protégé Chaitanya Tamhane (centre) on the set of Cuarón’s film, Roma.
Mentor Alfonso Cuarón (left) was “very open” as he answered Protégé Chaitanya Tamhane’s questions during the filming of Roma.
Alfonso Cuarón (right) and Chaitanya Tamhane, Film Mentor and Protégé.

当师徒面对大众,讲述过去一年的合作时,门生谦虚受教自是理所当然,可难得的是,导师们也都表示获益良多。

电影导演Alfonso Cuarón尤其多次重申,他和新晋导演Chaitanya Tamhane是在同一平台上交流切磋,“互相合作”更甚于师生关系。
计划期间,来自印度的门生Chaitanya Tamhane,到墨西哥短暂参与了其电影《Roma》的拍摄。Cuarón说:

“我是唯一知道剧本的人,演员和其他人都不知道。我把剧本也给了Chaitanya,他成为我的检测人,给我意见,或有时候只是一个神情的反应。”
他还说,很多艺术作品因前人启发而产生,但学生也会启发老师,而这些学生“帮助你与时俱进”。

Chaitanya Tamhane受访时说:“他把我放在同样地位,像同事般待我,非常大方。看到像他这般具影响力的导演的现场发挥,你对电影拍摄的看法不再跟以前一样。”

文学:导师Mia Couto | 莫桑比克
门生Julián Fuks | 巴西

Julián Fuks, Literature Protégé, jotting thoughts in his notebook.
Literature Mentor Mia Couto at the Fernando Leite Couto Foundation, a cultural institution in Mozambique named after his father.
Literature Mentor Mia Couto (left) and Protégé Julián Fuks in Mozambique.
Literature Mia Couto mentor, with Julián Fuks, Protégé.

师生两人都以葡萄牙文创作,这在这个劳力士计划的文学组中,还是头一遭。

莫桑比克作家Mia Couto,让门生Julián Fuks “审阅”新书的最初手稿。他说:“当时我正在写一本新书,感到困惑、有所迷失;我让他阅读我的初稿,让他知道我犯下的错误……”

言传身教,包括让门生知道自己经历的困难。如此大器。

视觉艺术:导师Joan Jonas | 美国
门生Phan Thao-Nguyen潘涛阮 | 越南

Visual Arts Mentor Joan Jonas (left) and Protégée Thao-Nguyen Phan walk around New York’s Soho neighbourhood.
Visual Arts Mentor Joan Jonas (right) and Protégée Thao-Nguyen Phan at Jonas’s New York studio.
Part of Visual Arts Protégée Thao-Nguyen Phan’s solo exhibition, Poetic Amnesia, at the Factory Contemporary Arts Centre in Ho Chi Minh city.
Visual Arts Protégée Thao-Nguyen Phan at her solo show, Poetic Amnesia, in Ho Chi Minh city’s the Factory Contemporary Arts Centre.
Visual Arts Protégée Thao-Nguyen Phan at her solo exhibition, Poetic Amnesia.

来自越南的潘涛阮Phan Thao-Nguyen,在艺术周末举行的《Poetic Amnesia》(诗意的失忆)个展,把观众带进越南的过去,带回一些特有的个人观感。

展览以水彩画作品、双画面短片、装置和雕塑组成,表达越南不同阶段历史的面貌。

其中,名为《Tropical Siesta》(热带午睡)的短片,呈现越南乡下小孩的生活,你看到越南山间农村的奇异美景,也从孩童的玩乐中感受到越南人经历过的残酷战争。

潘涛阮说:“Joan Jonas的作品,融入了文学、音乐、绘画、表演、活动影像,那么优美,我非常欣赏,而她也为我的创作开启了新方向。”

潘涛阮曾经在新加坡拉萨尔艺术学院修读美术,不久前也曾在新加坡展出此柏林个展中的部分展品(本刊2017年5月号重点报道了这位艺术家)。她说因为受到导师Joan Jonas的影响,所以积极把视频融入创作中。

相信导师也为她的创作,注入了更多诗意吧?

音乐:导师Philip Glass | 美国
门生Pauchi Sasaki | 秘鲁

Music Mentor Philip Glass was determined to provide advice to his Protégée Pauchi Sasaki on how to lead the life of a successful musician.
Music Protégée Pauchi Sasaki performing in her speaker dress.
Music Mentor Philip Glass interacting with Protégée Pauchi Sasaki in New York.
Music Mentor Philip Glass with Protégée Pauchi Sasaki in New York.

秘鲁日本裔音乐家Pauchi Sasaki的表演,让我惊讶。当晚,她和乐团表演两首自己创作的曲子。第一首,她身着由音箱拼凑成的服装,从观众席后方缓缓步向舞台,边走边发出诡异(至少我是这样觉得)的声音,舞台上的银幕,同时配合放映不同的图案画面。表演充满神秘感,纯粹从音乐角度来看,也许不容易接受,但整体而言很有震慑力。

第二首创作,是首风格迥异、民族性节奏节感强的曲子。她拉奏小提琴,与其他七名团员配合,音乐很有电影配曲味道,让我陶醉非常。把演奏片段上载到Instagram后,我一听再听,余音袅绕耳际。

舞蹈:导师Ohad Naharin | 以色列
Londiwe Khoza | 南非

Dance Protégée Londiwe Khoza rehearsing at the Batsheva studio.
Mentor Ohad Naharin demonstrates a dance move to Protégée Londiwe Khoza.
Dance Mentor Ohad Naharin rehearses with Protégée Londiwe Khoza.
Dance Protégée Londiwe Khoza demonstrates the fluid technique she has learned working with mentor Ohad Naharin, artistic director of the Batsheva Dance Company.

Londiwe Khoza,舞蹈领域的门生,给大家表演了一段舞蹈。

她来自南非,是个古典芭蕾舞者,因为劳力士这个计划,跟随导师Ohad Naharin与他的Batsheva舞团,在以色列特拉维夫(Tel Aviv)学习了一年。
她从严谨的古典舞步,解放自己,投入即兴、表现性强的另一种动作语言环境,学习导师自创的Gaga舞。最大改变:练习舞步时,前面没有镜子。
受导师启发,她开始以直觉跳舞,而不是演绎心里的舞步。

舞毕,在舞台上跟导师对谈,她也静不下来,似乎直觉性以身体动作辅助谈话。她说她的舞蹈,乃至动作、情绪、心理,都经过了“改造”。
“计划期间,我全身上下逐渐改变……我的动作,我在街上行走的方式等。”

导师说:“她学会舞在当下,理解自己的直觉性动作。即使诠释一支编舞,她舞出自己的风格,而不是一味执行一连串动作。那是她自己的语言,而非引用他人的东西。但这还只是开始……她将继续成长。”

劳力士师徒计划
劳力士创意推荐资助计划(Rolex Mentor and Protégé Arts Initiative),于2002年创办。至今,有30多个国家的50对导师与门生参与。往年受邀担任导师的,包括上述在艺术周出现的数名大师,以及华人艺术界的林怀民(台湾舞蹈大师)、张艺谋(中国导
演)等。

劳力士公益慈善事业主管Rebecca Irvin说,约20 年前,劳力士考虑设立这个计划时,艺术界中言传身教的传承方式越来越少。“我们觉得,振兴这种年轻学生跟随经验丰富、有成就的前辈学习的方式,是为艺术做出实质贡献的一个途径。”

参与这个计划的导师和门生,先由杰出艺术家组成的顾问团(先前提到的旅行作家Pico Iyer,便是文学类顾问团成员),建议可能担任导师的大师人选。大师同意后,拟出他对门徒的要求。之后,每个艺术类别的提名委员会将推荐适合人选,最后选出三至四名,邀请他们申请(只供受邀者申请)。导师与人选面谈后,最终选出一个门生。

下一届2018-2019年的计划开始,每个门生将获得4万瑞士法郎的资助金。此外,从这一届起,导师与门生的合作时间,从原先(计划首创至2017年)的一年延长至两年。两年计划结束前,各门生还可另外申请3万瑞士法郎用于发表创作。

原有的七个艺术类别,将增加至八个,并分成两批、每两年轮替。即2018-2019年计划,有音乐、舞蹈、文学、建筑(导师即先前提到的David Adjaye)类;2020-2021年计划,有电影、视觉艺术、戏剧、日后公布的新增艺术类。

关注艺术展览,网上喜阅:“WIND WALKERS海滩仿生兽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