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EN PANG解除封锁

他原本沉浸在画画中,假装现实世界不存在。去了意大利回来,这位新加坡艺术界英才,大大蜕变。

TEXT 沈舒诗

059_PRESENCE_RubenPang_NOV14-page-001

访问彭靖能Ruben Pang之前,阅读了一些资料,知道他年纪轻轻,艺术作品就已经在瑞士和意大利的画廊展出。

他的才华除了获得艺术界肯定,也受到收藏家的青睐。他过去在几个展览展出的作品,很快就全部卖出。

第二期《品 Prestige》(2013年6月出版)访问的收藏家潘伟俊,就很欣赏这位年轻画家,曾经把彭靖能在瑞士展出的画买下,带回到新加坡来。

现年24岁的彭靖能,光芒初露,潜力无限。谁说新加坡孕育不了杰出画家?

 

跟彭靖能做访问,地点在他家。位于新加坡北部,是一个双层楼组屋单位。

他的家,也是他的工作室。我本以为房子是专用来做工作室的,但不是。他跟两个弟弟和父母同住在这个家。

一到他家门口,映入眼帘的,是靠放在墙壁的好几幅大型画作,看起来像是还处于未完成的阶段。地上有许多画笔和各种作画颜料。

有人研究过搞创意者的办公室,发现创意人的工作室有个共同点,即个个都离“整齐”有一段距离。当下我想,眼前这个景观,跟研究结果或许有几分符合。

是彭靖能的弟弟为我开的门。他跑上楼通知哥哥,回头很客气地对我说,哥哥就快下来。

看见彭靖能本人时,不难想像他作画时的专注模样,因为他的白色衬衫和手臂都沾了颜料。

虽然是我早到半个小时,但他硬说让我等候多时而不住地道歉,并问我是否要杯水。发现弟弟已经给我倒了水,他向弟弟道谢。第一印象:非常有礼貌的年轻人,完全没有意气风发的感觉。

彭靖能的父亲从事橱窗设计,也是一位业余雕刻家。母亲则在理工学院教导设计相关的课程。从小耳濡目染,他很早就知道自己要走的路。他说:

“十六七岁那年,我就意识到自己生命中绝对不能缺少艺术、音乐,或任何跟创意有关的东西。我决定把搞创意变成我人生的焦点。而且我认为,要从事艺术创作,就得百分百投入。”

062_PRESENCE_RubenPang_NOV14-page-001

为逃避而画

考完O水准,进入初级学院就读一个月左右,彭靖能就转到拉萨艺术学院进修美术。求学时期,艺术已经是他的追求,抒发情绪的管道。他说,当时在做画过程中,找到释放郁闷心情的方法。

“刚开始,我画画的方式是非常仔细的,我觉得那是一种很escapist(逃避现实)的作画方式。我要把外面的世界挡开,然后让整个自己沉浸和迷失在画画过程中,假装外在现实世界不存在。”

Escape,逃离。Escapist,逃离风?我傻傻地以为这是一种新派画风。

“不。就像到舞厅,clubbing就是一种很逃离式的新加坡人爱好。它让人幻想自己不存在,幻想事情会更好,暂时把现状抛开。”

“你必须把自己和世界隔开,才可以专心作画?”我问。

“我得把世界挡在外面,才能生活。画画帮我逃离。它像是一种药物。”彭靖能说话的声调低而沉稳,语气不急不缓。即使内容触及敏感情绪,他的语气仍平静得好似一切都无所谓。

炼就新画风

做这段访谈时,他自意大利回来不久,参与“进驻艺术家”(Artist-in-Residence)活动,三个月内每天勤于作画。

这个经验,让他逐渐发现,画画的功用不再只是局限在阻挡外面的世界,或让他逃离。意大利,这个欧洲文艺复兴发迹地,似乎也敞开了他的心房,开启他的创作源泉。

“我变得更富创意。就像一个炼丹术师过去只炼制安眠药,但现在他不再失眠,他再也不必逃避,所以可以炼制其他种类的丹药了。”

 

彭靖能从意大利回来以后,画风进入另一个阶段,故事性加强了。某种哲学概念、对事物的想法、某个故事都能混合,然后成为他构思画作的起源。

“意大利人充满激情。即使他们意见不合,甚至因各执己见而恶言相向,到最后总是在一句温和的道歉中,解除争执。我觉得这种直接、坦白地表达自己不满的方式,是很有效率的。因为大家坦诚地表达不满以后,就能更好地寻找解决方法。

在意大利,好像每个人都把自己最真实的情感表现出来,这么一来,你也就不会觉得自己特别脆弱了。”

说到这里,彭靖能的肢体语言呈现一种放松状态。我似乎有点领略他刚刚所说的,那种意大利人直来直往的交流方式,给人的自在感。

这时候,《品 Prestige》的实习生和特稿编辑真挚也到了。实习生私下告诉真挚,彭靖能的画,看了叫她感到害怕。真挚直接问彭靖能,是否觉得自己的画有点吓人。

“我的画看起来都偏向dark。这是我的审美观。我还挺喜欢这样的。其实,东西不一定要那么细腻美丽,有点丑才真实厖或许是我自己画得不好啦。这么说只是在找借口。哈哈。

不要为自己找借口,也是好的。因为真要画得细腻,是办得到的厖我不懂刚刚这种自我审视的意义何在。但我想,作为一个画家,我们都需要自我肯定,要很有自信,甚至是一种妄想式的自信。有信心,一切最后都能成形,这样我才能完成作品。完成后,才来审视自己的作品。

话说回来,没有这种自信心的话,就永远卡在那里,什么都做不出来了。所以要平衡(自信心和自我审视)。”

不追求财富

从彭靖能的谈话中,我感觉自己像是漫游在爱丽丝的奇境一样。他总能把一个话题说开,延伸,再延深。表面像是答非所问,但每个提问似乎都是一次自我剖析。

“这么年轻你就在艺术界取得成功,尤其是商业性的成功,你有什么看法?”

“在意大利的画廊主人(彭靖能的经纪人)说,愿意为我提供一个安全网。如果有一天我落魄了,他会在经济上支持我。他唯一的要求,是我必须不断尝试新的事物,不断挑战自己,而不是为了改变而改变。

我跟他的关系非常深,他像一个godfather,让我不感到孤独,让我可以放下对金钱的忧虑。我个人并不打算追求财富。Being rich comes with rich problems(富人有富人的问题)。

我确实很幸运。但你不会知道自己为什么成功,也不会知道成功会多久。我只知道真正长久的是情谊。对我来说,人与人之间坦诚相对是好的,让身边的人感到自在是好的。我喜欢这样。”

此时,我发现自己舒服地盘膝而坐,双脚搁在椅子上。

在他面前,我不知不觉地自在起来。正如他喜欢的那样。

 

摄影 MICHY WONG

造型 WILSON LIM

造型助理 ELINE NG

理容 JOEY CHAN USING MAKE UP FOR EVER

画作照片提供 CHAN HAMPE GALLERIES

 

 

原文刊登于2014年11月期《品 Prestige》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