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晓海 越野越浪漫

这位中国当红明星兼导演,武功底子深厚,飙车飙得车内人人惊叫。参与越野拉力赛车,也是2016年赛事明星车队的首位报名者,他说,浪漫啊!

TEXT CYNTHIA

PHOTOGRAPHY 金洁

052_PRESENCE-XIAOHAI-OCT15 (2)-page-001ii

一幅重现的画,总会蕴藏着令人满足的东西,比如永恒感,让我们认可了某个结论。

一篇采访稿,不管用什么技巧撰写,都是一种方式,协助我们了解一个人。

沈晓海,应该是我采访的“第一位没有要求要先看采访提纲”的艺人。他东北哥们的率性,从我们毫无主题的对话表露无遗,我即兴问,他任性答,就好像他微信上标签写着“24K纯爷们”一样。

访前,我只知道他是中国演员,演过很多古装、战争剧,最近在云南卫视上热播的真人秀《勇者奇兵》担任常驻嘉宾,身手不凡。有机会接触这位中国演员,是因为他参与“丝绸之路2015中国越野拉力赛”,同时也是2016年赛事明星车队的首位报名者。

越野赛车和演员有什么关系?这次参与越野拉力赛,沈晓海有什么想法?

当他说作为一名演员,答应助阵越野拉力赛这整件事情来得很突然的时候,摄影灯光突然灭了。可站在眼前的他,炯炯双目几乎没有移开过录像镜头。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状况,他眼神里展示了身为演员的敏捷反应:对镜头掌控自如。

接下来,沈晓海谈到男人与汽车的关系,仿如古时候打仗时人类必须依靠马儿作为代步工具。再谈到小时候非法飙车,也多次提及马和车。

 

游牧血液基因

可以这么理解,汽车和男人加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题。眼前这位身上有着游牧血液基因的沈晓海,灵魂里似乎还雕刻了一个勇字。

“无论人和车,或人和马,都是一种亲密的伙伴关系,甚至可说是浪漫伙伴。我和车有很深渊源,很小的时候我已经开始飙车。”

那是多小的时候?“当时我应该是17岁吧?”

那就是无驾照,非法飙车。

“可能在我那个年代,(交通法则)管得不是那么严。小时候有车,是件很新鲜的事情。记得第一次开车,在冬天大雪地里,差点就把车开到山下去,很危险的经历,让我留下很深记忆。

参与越野拉力赛,比起专业赛车手,身为演员的我,在这方面可能缺乏锻炼、经验,甚至天赋。但赛车对手若是演员,我想我应该是演员当中之最,因为我经常赢。”

都在哪飙车呢?

“经常在高速公路上飙啊,或在工作转景途中。可能我的个性就是喜欢搏一搏,所以和我一起飙车的小哥儿们都体会过那种豪情。我们剧组坐过我开的车的人,包括编导、电脑动画师、女演员,都曾在车内惊叫……

记得很多年前,从上海到横店,开车大概需要四小时左右,那一次我车上载了四个人。开了两小时三十分钟吧,就到了目的地。从上海狂飙到横店,速度快,消除路途沉闷。之后,这四个人再也没有坐我开的车了,可能他们都商量好了,活着要紧。我开车的机会也越来越少,所以挺珍惜这次参加大越野的机会,我想去好好感受一下。”

 

印象中最难忘的路程,或者开车途中,在哪见过最美的风景?

“丽江、内蒙。特别是内蒙一路的景色,是我见过最美的,有独特层次。

还有一次,是我自己从昆明开车回北京。当时刚拍完戏,我就告诉司机,我要自己流浪几天,让他先回去。我自己开车从昆明出发,路经重庆。或许是当时天气的关系,那是一个下雨情景,车子开过隧道后,云雾伴着巍峨高山,远处仿佛看见有人的痕迹。这种奇特景色,就像是 一幅水墨画出现在眼前,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越野车极限探险

具有游牧民族基因的沈晓海,天生爱自由,不受束缚。对他来说,越野吉普车更符合他喜欢探险的性格,远超于有华丽场景、海边、美女衬托的跑车。

“越野车的要求更多。你有没有开拓梦想的那种勇气,以及对极限的挑战?这是很重要的。虽然这次无法正式入队参加越野拉力赛,但我知道什么是拉力 — 拉力不是完成一个结点后就代表结束,而是不断去挑战,是结合过去和以后,很迷人很销魂的精神。”

或许是因为录像采访,面对镜头,艺人多少都会有保留。可是,当采访告一段落,紧接着要采访下一位嘉宾时,沈晓海告诉那位嘉宾:

“反正别管采访主题是什么了,我都乱说一通。”这就是沈晓海,不过也不出奇,在黑龙江土生土长的他,少不了东北男儿的直率性格。

即兴对话,很多时候只要一个关键词,就能造就很多画面。沈晓海作为一名拥有多年演戏经验的演员,一个对车速又能精准拿捏的男人,和他谈话,不管怎么问,问什么,其实已可组成很多画面和可能性。

或许通过这种即兴聊天,才会发掘他更多。

052_PRESENCE-XIAOHAI-OCT15 (2)-page-002ii

现在不想再动

采访过后隔天,有机会跟沈晓海同桌共餐。从他健硕体魄和阳光肤色打开话题,我们谈起了运动。向他讨教健身秘诀,他突然抛出一句:“我现在动也不动。”

他的率性,再次流露。

自小习武,现在一提到运动,他就全身开始不想动。

“小时候,大家还在睡觉的凌晨四五点钟,我就得爬起床练功去,我想我这辈子的运动量,大概都已经满额。现在,拍戏时间很紧凑,熬夜是常事,一天十二个小时,除去吃饭和短暂的休息时间,几乎都是在拍摄。这种生活节奏,不间断地持续三个月,一周七天,只要一年一次这样度过,差不多就是等于我需要的运动量了。”

熬夜会让人瘦,还能保持肌肉线条,真的不多见。可能正如他自己说的,小时候练功已练到了一个极限。这就是我眼前喝着啤酒的他 — 自嘲是“鲜腊肉”的沈晓海。

 

梦想就在路上

我跟沈晓海说,他选的作品都很man。

“大家都知道,我当了这么多年演员,演的多是武侠、动作、战争类的剧。我只是比较任性,只选择自己喜欢的演,非要把这一类都演透,琢磨明白了,才会往其他感兴趣的事做。

我也自己编台词,很多戏里面我说的话,都是我自己换上去的台词。记得在《马鸣风萧萧》剧中我说过一段话,和参与越野赛事追求自己梦想很类似。

台词,前面很长就不说了……每个人在追求自己梦想的路上,都有想家的时候,唯一回家的路,就是不断地向前。梦想也是一样的,唯一到达梦想终极的方法,就是不断向前,不能回头。”

沈晓海说,刚出道入行的时候,常常开着吉普车到处去各个城市工作,车上装了他的行李、剧本,以及他因为喜欢武术而收集的刀剑器械等等。往往一通电话来,他开车就走了,因此这么多年来, 他一直有那种在路上的感觉。

“或许因为这样,让我对生活有一种浪漫体会,因为很多时候我们都无法分辨哪里是生活,哪里是工作;在路上的感觉,就是梦想的感觉。”

 

沈晓海曾经因为马而受伤害,住院住了两个月,可他还是无怨无恨,特别爱这匹马,还把这匹马供养到老。

或许这匹纯血马,正是他“对挑战,对任何事情搏一搏”的一种寄托。

我想,明年这个时候的丝绸之路中国越野拉力赛, 勇者明星车队里,其实已诞生了一位最强车手。

 

原文刊登于马来西亚版《品 Prestige》,201510月期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