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北京追看JOSEPH SCHOOLING

2016年8月13日。《品 Prestige》团队本来应该已经完成在北京的工作,飞回新加坡。因为工作上的变卦,我们在北京多待了两天。这天在北京live streaming看新加坡飞鱼写下奥运历史,格外骄傲,特别想家。

TEXT 秋雁

2016年8月12日。我们一大早出发到北京一个摄影棚。在车上,和我们长期合作的摄影师Wee Khim报佳音:Schooling came in fastest in the heats.

2016年8月13日。早上8点30分,杂志在往摄影棚的路上。时尚总监Johnny说,“100米蝶泳约9点一刻举行,我们能怎么看这场赛事?”

一车睡眼惺忪的我们还不怎么感兴趣,没给反应。来到摄影棚,Wee Khim和Johnny首先就请棚里的主管帮我们调live streaming在线直播。9点10分,团队驻足围在一台膝上型苹果电脑前。

北京这里的摄影助理问我们:是有新加坡选手吗?
我们异口同声:嗯。是。对。

选手出列,我们看着美国飞鱼Michael Phelps、南非的Chad le Clos、匈牙利的Laszlo Cseh和新加坡的Joseph Schooling陆续出场,你一言我一语当起评论员:

“他们都比Schooling高很多!”
“Phelps是Schooling的偶像对吗?网上流传他们2008年的合照。”
(出示手机里的照片)“就是这张。”

WhatsApp Image 2016-08-13 at 17.34.04
图片取自网络

“哇!他在lane 4!”
“昨天预赛他成绩最好!”

说着说着,选手就位,笛声响起,比赛开始。
前50米,Joseph Schooling领先其他人,我们正常呼吸着,没有发言。翻身以后,他依然领先。像是很长的最后50米,Wee Khim兴奋高喊:Go Schooling!
我止住呼吸,好像害怕万一自己吸口气就会影响赛情。

电脑屏幕上,我们看到泳池上滑出“1 新加坡国旗 50.39 OR”字样,欢呼不断。情绪高昂、激动,非常激动。北京的摄影助理对我们说:恭喜你们。

WhatsApp Image 2016-08-13 at 17.34.05
图片取自网络

现在回想,我的害怕,出于万众一心的情操。爱国,原来也包含害怕的感觉。Joseph Schooling在50.39秒以内,团结了一个国家。当然这短短的
50.39秒背后是很多人用很长时间和很大努力造就的。

我们没看颁奖礼直播,就收起雀跃和骄傲,投入工作。同为ACS校友的Wee Khim,和我们分享了朋友传给他的颁奖礼视频。虽然已知道Joseph Schooling夺得金牌,我们几个仍放下眼前工作,专心听着新加坡国歌。那一刻,我们人在北京,心在新加坡。

13636016_568700683336740_803491574_n
图片取自Joseph Schooling Instagram

不久后,我们这次拍摄的对象抵达摄影棚。巧的是,同样是一个水里的传奇。敬请期待。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