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挥霍最酷?THE COOLEST SPLURGE

挥霍很容易。但要挥霍得又酷又有创意,还真不简单。

Text 黄瀚铭

写着这篇稿子时,我的心情本来是很愉快的,可是,很快就充满了挫折感。

是这样的:为了配合杂志主题SPLURGE,我得幻想若有花不完的财富,我会怎么挥霍……这样的情景,单单是幻想,就足够令人愉快了,对吧?

我开始问自己:买超级跑车?没兴趣。买私人飞机?地球够糟糕了,别再制造更多无谓的碳足迹。而且,数据显示,有钱人死于空难的比例高于常人,因为私人飞机失事的风险远比民航客机高。买超级游艇?呃……这听起来比较像刘特佐的风格。

 

不是新闻

若有花不完的钱,我当然要把钱挥霍在我喜欢的领域,并且挥霍得有创意。好吧!我热爱旅行。有什么地方,是凭我现在的能力,永远也无法到达的呢?太空!

可是,才兴奋不到3秒钟,我猛然想起,有钱人自掏腰包当太空游客,早就不是什么新闻,美国富豪Dennis Anthony Tito就是第一个(如果用纳税人血汗钱被政府送上太空进行所谓“科研”的马来西亚太空人Sheikh Muszaphar Shukor不算的话)。

那么,喜欢一个地方,就把它整个买下,够豪气了吧?我特别喜欢意大利一个历史悠久的小城Siena,就干脆把整座小城买下来啊!这世上谁够我大手笔?

可是,想深入一点,这和赵薇喜欢红酒,就买下一座酒庄有什么不同?手笔是更大,但心态是一样的,已有无数超级富豪干过同样的事……

何况,买了一座城,你还要对它负责:要如何维持它的经济活力,却不破坏这座历史古城的遗迹?想想都觉心烦。

 

一枚腕表

要挥霍得有创意,原来远没想像中容易,还是把钱挥霍在我最爱的钟表上吧!

世上最贵的表是哪一枚?如果说的是标价,那么,Graff的Hallucination钻石表,5500万美元,稳居第一名。新加坡私宅的平均售价为世界第二高;而这枚Hallucination,抵得过一间坐落于Ocean Drive的超级豪宅(此豪宅在2019年新加坡待售豪宅里排前10名),果然令人疑是幻觉(hallucination)。

Graff Hallucination钻石表

什么腕表来头那么大?很简单,钻石。这枚腕表镶有超过110克拉fancy等级的彩钻;随便一颗彩钻拆下来镶在戒指上,都足够让好莱坞巨星当求婚钻戒。

Hallucination已经成功卖出了没有?实际成交价又是多少?没有相关新闻。

若以成交价来看,去年11月,倒是有一枚表破了钟表拍卖有史以来最高成交价记录——Patek Philippe Grandmaster Chime Ref.6300A-010。

这枚表拥有20项复杂装置,包括五种声响功能;其中报日期等等功能,属于获得专利的全新功能。Grandmaster Chime是Patek Philippe最复杂的腕表之一,自2016年就极限量地生产白金款;而Patek Philippe特别为每两年举行一次的Only Watch慈善拍卖所制作的精钢款,则是仅此一枚。

PATEK PHILIPPE Grandmaster Chime Ref. 6300A-010,以3100万瑞士法郎的天价,创下拍卖行最高成交价记录。图中显示这款腕表的两面。

这枚表在佳士得拍卖行,以3100万瑞士法郎(约3200万美元)成交。买主是谁?佳士得说:保密。

豪气地拍下心爱的那枚表,并且,正如以上那位富豪——身份保密,花钱花得无人知晓,才是最酷的挥霍方式。

我猜想,买下Grandmaster Chime的富豪,大概只是拿来收藏,不会拿来佩戴。除了因为价格太高,也因为这表直径47.7毫米,厚1607毫米,实在是个庞然大物。

不过,我才不管,我拥有的话,会戴着它搭巴士。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如果你看见一个穿着古旧格子西装,戴一顶巴拿马草帽的老头子,在旧金山古老的有轨电车上悠然看着报纸,并且认出他手腕上戴的,竟然是一枚Patek Philippe Grandmaster Chime腕表,那么,不妨前来打个招呼。

我会很开心地拍拍你的肩,问:

“诶,你也是个表迷啊?”

/

本文取自3月份《品》杂志

 

 

//

继续看:

珍贵时光,你想让哪位女神伴你度过?

特工专属 VS 武器专家,哪一款腕表正中你心?

这些重量级国际设计奖,把大奖颁给这些表!

区块链技术打击假表

在家不出门系列:跟着米其林三星厨师学料理

在家不出门系列:用手机虚拟旅游10大博物馆

 

 

FOLLOW US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