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挥霍最酷?
The Coolest Splurge

挥霍很容易。但要挥霍得又酷又有创意,还真不简单。

Text 黄瀚铭

写着这篇稿子时,我的心情本来是很愉快的,可是,很快就充满了挫折感。

是这样的:为了配合杂志主题SPLURGE,我得幻想若有花不完的财富,我会怎么挥霍……这样的情景,单单是幻想,就足够令人愉快了,对吧?

我开始问自己:买超级跑车?没兴趣。买私人飞机?地球够糟糕了,别再制造更多无谓的碳足迹。而且,数据显示,有钱人死于空难的比例高于常人,因为私人飞机失事的风险远比民航客机高。买超级游艇?呃……这听起来比较像刘特佐的风格。

 

不是新闻

 

若有花不完的钱,我当然要把钱挥霍在我喜欢的领域,并且挥霍得有创意。好吧!我热爱旅行。有什么地方,是凭我现在的能力,永远也无法到达的呢?太空!

可是,才兴奋不到3秒钟,我猛然想起,有钱人自掏腰包当太空游客,早就不是什么新闻,美国富豪Dennis Anthony Tito就是第一个(如果用纳税人血汗钱被政府送上太空进行所谓“科研”的马来西亚太空人Sheikh Muszaphar Shukor不算的话)。

那么,喜欢一个地方,就把它整个买下,够豪气了吧?我特别喜欢意大利一个历史悠久的小城Siena,就干脆把整座小城买下来啊!这世上谁够我大手笔?

可是,想深入一点,这和赵薇喜欢红酒,就买下一座酒庄有什么不同?手笔是更大,但心态是一样的,已有无数超级富豪干过同样的事……

何况,买了一座城,你还要对它负责:要如何维持它的经济活力,却不破坏这座历史古城的遗迹?想想都觉心烦。

 

一枚腕表

 

要挥霍得有创意,原来远没想像中容易,还是把钱挥霍在我最爱的钟表上吧!

世上最贵的表是哪一枚?如果说的是标价,那么,Graff的Hallucination钻石表,5500万美元,稳居第一名。新加坡私宅的平均售价为世界第二高;而这枚Hallucination,抵得过一间坐落于Ocean Drive的超级豪宅(此豪宅在2019年新加坡待售豪宅里排前10名),果然令人疑是幻觉(hallucination)。

Graff Hallucination钻石表

什么腕表来头那么大?很简单,钻石。这枚腕表镶有超过110克拉fancy等级的彩钻;随便一颗彩钻拆下来镶在戒指上,都足够让好莱坞巨星当求婚钻戒。

Hallucination已经成功卖出了没有?实际成交价又是多少?没有相关新闻。

若以成交价来看,去年11月,倒是有一枚表破了钟表拍卖有史以来最高成交价记录——Patek Philippe Grandmaster Chime Ref.6300A-010。

这枚表拥有20项复杂装置,包括五种声响功能;其中报日期等等功能,属于获得专利的全新功能。Grandmaster Chime是Patek Philippe最复杂的腕表之一,自2016年就极限量地生产白金款;而Patek Philippe特别为每两年举行一次的Only Watch慈善拍卖所制作的精钢款,则是仅此一枚。

PATEK PHILIPPE Grandmaster Chime Ref. 6300A-010,以3100万瑞士法郎的天价,创下拍卖行最高成交价记录。图中显示这款腕表的两面。

这枚表在佳士得拍卖行,以3100万瑞士法郎(约3200万美元)成交。买主是谁?佳士得说:保密。

豪气地拍下心爱的那枚表,并且,正如以上那位富豪——身份保密,花钱花得无人知晓,才是最酷的挥霍方式。

我猜想,买下Grandmaster Chime的富豪,大概只是拿来收藏,不会拿来佩戴。除了因为价格太高,也因为这表直径47.7毫米,厚1607毫米,实在是个庞然大物。

不过,我才不管,我拥有的话,会戴着它搭巴士。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如果你看见一个穿着古旧格子西装,戴一顶巴拿马草帽的老头子,在旧金山古老的有轨电车上悠然看着报纸,并且认出他手腕上戴的,竟然是一枚Patek Philippe Grandmaster Chime腕表,那么,不妨前来打个招呼。

我会很开心地拍拍你的肩,问:

“诶,你也是个表迷啊?”

 

继续看:

来自外太空的表 陨石制成的表盘 Watch Dials Made From Meteorite
制约通过 潜力挥洒 Diver Watches You Can’t Resist
花样男人演绎春夏2020 What Success Means To These Successful Men?
这些重量级国际设计奖,把大奖颁给这些表 These Watches Received Internationally Renowned Design Awards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