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想, THOUGHTS ON POLYSEMY, 陈佳明

流想
THOUGHTS ON POLYSEMY

流,是个优雅的动态。可是当它是个形容词时,与它有关的事物,就常往坏方向进行,何解?

TEXT 陈佳明

 

流言

 

人们会相信一则流言,通常因为它符合或满足了自己某些渴望。

流言,不像流传下来的故事、传说、食谱、习俗等,有如时光或某代人完成了使命,让后人可省思或受益。

流言之下,多数有既定受害人;主动散播的人,多数是既得利益者。今天转发讯息,是太随手的事了,几乎是一种反射动作,人人都可成为无意的散播者。

可怕的是,谎言说了一千遍就成为事实,在政治文艺界娱乐圈商场上,成了抹黑别人来提高自己的惯用手法。

 

流氓

 

现实中为非作歹的,有不少衣冠禽兽;但也见过外表作风像流氓的同学,后来成为造福社会的脑科专家。

鲁迅说,流氓的造成,是从孔子的儒、墨子的侠开始,后来思想一堕落,就成为流氓,是无赖 + 壮丁 + 痞子。

流氓多指品质恶劣、放刁撒泼的人。 今天谁这么做?大耳窿。放高利贷、撒网 (放诱饵)、刁难、泼漆……尽是没人性的事。不超过五年,或不超过五万元,或不超过十二鞭,这刑罚足够阻吓吗?

 

流莺

 

著名红灯区,算是个景点。晚上,流莺更活跃了,有站在屋檐下等经过的路人,较主动的就在街上拉客。

对非顾客投以的眼光,流莺练就了漠视,是不理会和不去介意。一介意的话, 所筑起的防火墙就崩塌就无法工作了。是的,对她们而言,就是一份工作。

为了糊口,有些人用脑力有些人用体力,有些卖血有些卖器官,有些卖哭有些卖笑,有些捐精有些卖卵,有些借腹产子卖小孩。流莺可以说是介于这些之间吧?既然器官可以卖掉,而她只不过是用身上的器官提供服务。

不是指做得对或值得鼓励,事实上她们当中也有苦衷的。当然,这么说是没考虑到道德层面,但现实里不符合道德的事,就只有这件吗?

况且,她们能把自己卖出吗?如果没有买家。

 

流产

 

生命在什么时候形成?

要解开宇宙间地球上人类什么时候出现,这谜当然不容易。要定义母亲体内的胚胎何时拥有生命,还比纯粹科学有更多的考量。

是精卵结合的那瞬间,还是在胚胎成 形后的哪个阶段?第几个月?几时才有知觉?几时拥有灵魂?

有些法律,是把这界线定在婴儿来到世上吸入第一口空气开始,他就/才算是 个生命。这些界定,是以什么为考量的?

各有各说。堕胎合不合法?弃婴算不算谋杀?都以这些为准。可是,这些标准到底准不准?定下的人都没把握。

少数极端个案不说。意外流产,只有程度差别,但没有不悲痛的,不管多坚强。人工引流,即堕胎,无论多无奈或理性,没有一个“决定”不艰难。

 

流浪

 

本是中立行为。对我来说,其实还想为流浪加分的:积极,浪漫。

“橄榄树”,三毛的文字、李泰祥的音乐、齐豫的歌声、胡慧中的气质(《欢颜》主题曲,电影由她主演),更把流浪的意境推向唯美的极致。

是追求还是逃避?世俗些的角度说法,就是旅行,free and easy的自由行。

在别人眼里,流浪是,人生没有目标。但也很有可能是,因为不想随波逐流而独自流浪,却被以为是消极的逃避。

是不是追求一种心境?当下也许连自己都还不知道。决定了要离开,但还没想到要去哪里。流浪没有目的,流浪(本身)就是目的。

那些在公园街角,被生活所迫的无依流浪汉,貌似流浪,其实是在一座隐形的监牢放放风而已。

 

 

陈佳明,新加坡著名音乐人,制作兼词曲创作。

 

本文取自2019年4月份《品》杂志的第166页

 

继续看:

重逢有没有裂缝 HOW IT FEELS WHEN YOU REUNITE WITH OLD FRIENDS

有个最准排行榜 。 THE MOST ACCURATE MUSIC CHART

男人那一根事儿。THE FASCINATION AROUND THE SMALL MANHOOD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