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坦布尔的两面之间

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横跨欧洲与亚洲大陆,融合欧亚文明。 在这里,见证了虚构与真实、冲突与和谐……

Text 林道锦 

清晨七点飞抵伊斯坦布尔(Istanbul),一 个微冷的秋天早上。 

从阿塔图尔克国际机场乘搭地铁,前往位于新城贝尤鲁(Beyoglu)的酒店。 列车停在架于旧城和新城之间的哈里奇站(Haliç)时,太阳正好突破厚重的云霾,把金光照在建于旧城山上的法提赫清真寺,温温柔柔地。好美,我心想。金角湾(Golden Horn)之上短暂的停留驱走睡意,下一站,抵达。 

下榻的The Galata Istanbul,是法国索菲特旗下的MGallery品牌酒店,毗邻著名的加拉达石塔。 

酒店员工赛迪告诉我,酒店位处的街道有“伊斯坦布尔的华尔街”之称。我从Sishane地铁站走向酒店时甚有同感。五层楼高的宫廷风格建筑,从街道两边竖起,颇有气势。酒店的前身,原来是一间银行。入住的1453套房有两扇窗。打开东边窗口,可望见法提赫清真寺。 

坐在西边窗口旁啜饮咖啡时,抬头便可瞥见大名鼎鼎的圣苏菲亚大教堂。开窗时若恰巧碰上祈祷时段,便什么也不做, 闭起眼睛听一出美丽的交响乐。我着实享受靠在窗边遥望旧城的美好时光。新城与旧城之间的金角湾,没一刻平静。 

 

第三文化 

Çukurcuma巷里的古董店还在,不止一家,物品琳琅满目,等待具慧眼的知音青睐。误闯一间叫“3rd Culture”的生活精品店,在造访了博物馆和连串古董店之后,让人耳目一新。 

店里的货品多样,有沙发、灯饰、 手提袋、围巾、毯子、托盘、杯子、枕头套子、摄影作品等,皆有大胆的图样和亮眼颜色。 

店主Zeynep告诉我,3rd Culture是她和爱好摄影的弟弟于四年前同创。两 人自小在巴黎长大,对各国的文化耳濡目染;心系祖国,对土耳其文化深感兴趣与自豪,是典型的“第三文化小孩”。 

于是,民族之间的文化精髓,透过 Zeynep之手,碰撞出了独特和鲜明的火花。例如,在非洲常见代表自由和独立 的fawohodie图腾,加入了土耳其最具代表性的蓝眼睛,成了3rd Culture的得意之作,被制成一件件精致的饰品,挑起造访者占有的欲望。 

3rd Culture生活精品店由一对姐弟同创,店里尽是吸人眼球的生活用品及摄影作品。

 

跨越之桥 

住在新城,欲前往旧城,方法多,可搭地铁、电车、计程车,或用走的。 

熙熙攘攘的加拉达大桥(Galata Bridge),衔接着新城与旧城,我不知来回走了多少遍。任何时候,桥上必有垂钓之人,男女老幼皆有,男人居多,风雨不改。有人钓鱼为了赚钱,有人纯粹打发时间。桥底有餐馆,多是卖海鲜的。站在桥底仰头,可见一根根交错的钓竿构成的独特风景。 

桥上,行人擦肩行走如交错的钓竿, 不分国籍肤色,不分性别性向,不分贫富,也不分政治理念。加拉达大桥,纯粹是一座桥梁,如此甚好。 

加拉达大桥把旧城和新城脸起,桥上常常站满垂钓之人。旅人亦可在桥上,把旧城和新城的景色尽收眼底。

旧城最具特色的景点,非圣苏菲亚大教堂(Hagia Sophia)莫属。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自公元537年竣工 后,见证了数个帝国的兴盛衰亡。 

从起初的希腊正教会教堂,变成罗马天主教堂,1453年土耳其落入奥斯曼帝国之手,圣苏菲亚大教堂被改造成清真寺,最终于1935年成为博物院;建筑本身的历史、文化和艺术价值毋庸置疑。 

经历了上千年的争夺和冲突,各方想尽办法把异族在大教堂里的存在抹去,然而如今环绕在圣母玛丽亚镶嵌画的,是刻着阿拉伯文的巨型金字圆牌。 

我在这里看见了冲突,亦见证了和谐的共存,为之震撼、感动。

和平、包容、接纳,是差异之间最珍贵的拥有。

 

Photography 林道锦

/

完整内容,请翻阅2019年2月份《品》杂志第128页

FOLLOW US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