玑镂刻花,没那么简单

表盘上那些纹路图案,难道不都是机械刻出来的吗?有何了不起?为何腕表达人将之视为高级腕表才有能力拥有的技艺?

TEXT 黄瀚铭

Patek Philippe 守护传统手艺,为新加坡推出World Time Chronograph ref. 5930G-011世界时腕表。

如果你喜欢欣赏高级腕表,应该曾经看过有着各种各样花纹装饰的表盘。这些花纹或深或浅,有的只是简单线条,或呈放射状,或呈波纹状;有的却是纵横交错,花样繁复得如万花筒。

这种花纹叫guilloché,虽然精巧细致,却不如雕上动物或人物肖像、镶上钻石和宝石,或是各种珐琅彩绘的表盘那般引人注目。

曾经我这么想:Guilloché的设计再精巧,毕竟也只是机械杰作,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吧?纯靠手工完成的珐琅艺术、雕刻艺术,才是对技艺的真正考验 。

好些年后,我才发现,我的想法前半部分没错,后半部却错得厉害。

表盘上的花纹,确实是用机床刻出来的。但是,后来我对玑镂的机床有了更多认识,甚至亲手操作过,才真正体会到,在机械辅助下刻出来的花纹,远远没我想像中那么简单。

精美来得不易
Guilloché有个很漂亮的中文译名:玑镂刻花,简称玑镂,虽是音译,却有“珍贵镂刻”之意(粒粒珠玑也,在这里不妨引申为珍贵)。也有比较直白的意译,如“旋转车床雕刻”。

玑镂是一种雕刻工艺,借助机械在金属、木材或其他材质的表面,雕刻出直线或曲线,以规则、精准线条构建出各式各样繁复细致的图案。

玑镂技术最早出现于十六世纪,不过当时并非应用于钟表技术,而是应用在家具或装饰品。一直到了十八世纪,钟表上才开始出现玑镂。

Breguet 于十八世纪将玑镂刻花发扬 光大。这款采用手工玑镂的 Classique 7137腕表,同时出现数种花纹,包括动力储备显示的蓝纹、日期显示的棋盘纹、主表盘的巴黎钉纹。

是哪个品牌最先将玑镂技术用在钟表上的?答案有些争议。但若说Breguet宝玑创办人Abraham-Louis Breguet是将玑镂发扬光大的钟表大师,应该没有异议。自从Breguet先生在伦敦发现了这种雕刻技术之后,就在1786年左右,以玑镂装饰银质和金质表盘。

玑镂机床的主要组件,是一个位置固定的刀头,以及能刻出不同图案的模板。把表盘装上机床后,转动转盘,模板就带动表盘旋转,令表盘接触刀头刻出曲线。

由于模板的形状像玫瑰,因此也被称为玫瑰引擎。至于直线条,则靠机件水平或垂直移动的直刻机床完成。

很快的,玑镂表盘在高级制表业大大流行起来。玑镂师父们也创作出越来越丰富的图案,譬如巴黎钉纹(clous de Paris hobnailing)、密镶式巴黎石子纹(pavéde Paris cobbling)、太阳放射纹(sunburst)、麦穗纹(barleycorn)、波浪纹、交叉织纹、棋盘纹、火焰纹等等。除了刻在金属表盘,玑镂也被应用在珍珠母或其他材质上,甚至用来装饰表壳、机芯等等。

有了机械的辅助,工匠可以在表盘上更快更精准地刻出复杂图案。但是,这工作是不是谁都干得来的呢?

我在Breguet的活动上,第一次亲手尝试玑镂刻花,才深切体会到,这看起来再简单不过的操作,其实没那么简单。我尝试了几次,浪费了几个表盘,刻出来的花纹,始终受力不均匀,丑得不得了。

原来,玑镂机床虽能帮助匠人刻出固定纹路,但刻刀的力度、刻刀的落点等等,靠的是手感,所以工匠的经验和技术非常重要。而且,须沉下心来,一面转动表盘雕刻,一面透过电子放大镜仔细检查,少一分耐性都不行。雕刻过程中稍有不慎,整个表盘只能作废。

Vacheron Constantin Égérie腕表系列的玑镂,采用tapestry工艺,将大尺寸图案模板微缩成表盘上花纹。工匠须耗费大量时间,将一台1904年比例绘图仪的齿轮进行微调,还要重新练出操作新模板的手感。

也因为是手工,每个玑镂表盘会有小小的落差和不同。这些小小的不完美仿佛工匠的签名式。负责教导我们操作玑镂机床的小伙子告诉我,熟悉工匠风格的人,甚至能用放大检视表盘,分辨出这是哪位工匠的作品。

各家高手实力
手工的玑镂已经濒临失传,只有极少数工匠依然掌握这项技术,如今只能透过匠人将技术代代相传。

别说传承的问题,其实今天即便有人想买玑镂机床,恐怕也没地方买。因为随着玑镂工艺没落,厂家在二十世纪中期陆续停止生产玑镂机床了。今天出现在一些制表工作坊的玑镂机床,多是从前留下来的古董。Breguet将其拥有的机床视为宝物,多年来细心维护。

1990年代中期,一些高级制表品牌开始倾力复兴玑镂。放眼今天制表业,有能力生产人手操作的玑镂表盘的品牌寥寥可数,被视为表界玑镂艺术鼻祖的Breguet,自然是其中之一。Breguet的表盘经常一次过出现数种不同图案,充分展现玑镂技术实力。

致力于保存传统制表工艺的Patek Philippe百达翡丽,也将玑镂视为重点保护手艺。其珍稀工艺作品,经常将玑镂和其他手工艺结合起来。譬如,玑镂结合珐琅,或是金雕结合玑镂。去年在新加坡举办的2019百达翡丽钟表艺术大展,品牌千里迢迢地从瑞士运来了玑镂机床,为访客现场示范玑镂创作过程。

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是十八世纪推动玑镂走向辉煌的品牌之一,对玑镂的传承自然也很重视。每年推出的Métiers d’Art系列作品,就常显露玑镂的踪迹。品牌还积极参加European Artistic Crafts Days(欧洲手艺节)等活动,以推广玑镂艺术。

Jaeger-LeCoultre 高端表款采用手工玑镂。这款Master Ultra Thin Tourbillon Enamel超薄陀飞轮腕表的表盘就是纯手工制作,珐琅烧制。

同样的,玑镂也是Jaeger-LeCoultre积家Reverso系列重要的设计元素。最为人熟悉的设计,是在长方形分钟圈内,加入各式各样机镂刻花。放射状太阳纹,也经常出现在Reverso表盘。有时候,玑镂甚至会出现于表壳之下的底板,佩戴者翻转Reverso的表壳,才会看见。

Van Cleef & Arpels Alhambra黄金腕表。自1910年代以来,玑镂就出现在这品牌腕表表盘上,工匠精湛的手艺足以令品牌引以为傲。

顶尖珠宝品牌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精通金属工艺,自然也是玑镂的卓然大家,无论是珠宝或腕表产品,都经常出现玑镂。

(上) Chopard L.U.C Flying T Twin采用手工玑镂,外为圆圈纹,内 为蜂巢纹。(下)  HYT外形科幻的 H2.0》Time is Fluid《 腕表,也有玑镂刻花。钻形花纹出现在分钟盘、秒钟盘与主夹板上。

其他品牌如Parmigiani帕玛强尼、 Bovet博威、De Bethune、Montblanc万宝龙、Chopard萧邦,甚至是科幻风格的HYT,也都爱上了玑镂。

Audemars Piguet 的方格纹表盘,其实也是玑镂的一种。这款表壳直径34毫米的Royal Oak腕表,刻上了Grande Tapisserie格纹。

玑镂经常是曲线组成的花纹图案,很多人会忘了Audemars Piguet爱彼的Royal Oak和Royal Oak Offshore系列的表盘上,那些工整的小方格子装饰,其实也是玑镂,被品牌称为Tapisserie,作为品牌特色之一。

自从2012年,Audemars Piguet从美国与加拿大找到并修复了玑镂机床后,就开始自家生产Tapisserie表盘。目前共有三种不同尺寸的Tapisserie,分别为Petite Tapisserie、Grande Tapisserie,以及多数出现于Royal Oak Offshore系列的Méga Tapisserie。

科技与纯手工
我把玑镂说得如此珍贵,表友们一定觉得奇怪,玑镂明明在很多品牌都能找到,而且还是大量生产。这是为什么呢?

今天你所看到的大部分玑镂,其实是靠CNC(Computer Numerical Control)电脑科技辅助制作而成的。CNC技术发展于二十世纪,玑镂机床由电脑控制,比人手操作更精准,除了可以大量生产,还大量降低了成本。

CNC玑镂犹如打印机,能产出一模一样的玑镂,却失去纯手工玑镂那极为细微的差异。也因此,热爱手工艺的人,还是会继续钟情于纯手工的玑镂,并告诉你电脑生产的东西,缺乏“手作的温度”。

玑镂图案,还有更为简便的生产方式,叫做压印(stamping)。这种生产方式更省时,成本也更低。不过,由于花纹不是雕刻出来的,其锐利度大大降低,质量不可同日而言。坦白说,用这种方式生产的花纹,是否还能叫玑镂,我认为有待商权。

上面说了很多纯手工玑镂的可贵之处,但我没有贬低CNC玑镂的意思。CNC玑镂其实也是制作精细的工艺品,制作成本不低,成品质量出色。而且,也正因为有了电脑科技的辅助,我们今天才能以相对可负担的价钱,买到玑镂产品。坦白说,玑镂能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复兴,得归功于CNC的普及。

上至下 Armin Strom Dual Time Resonance Sapphire坐拥两枚独立机芯、两个主表盘和三个小表盘。表盘呈现三种 手工玑镂的花纹。 Bovet Virtuoso IX 双时区飞行陀飞轮腕表的玑镂刻花之上,涂了 八层透明珐琅。 De Bethune DB28 Tourbillon陀飞轮腕表,采用新玑镂技术Microlight,突出光影效果。

个人认为,购买腕表时,纯手工或CNC玑镂都是上选。该选何者,视个人财务能力而定。而压印生产的玑镂,则没什么收藏价值。

若你想拥有一枚纯手工玑镂腕表,购买时请小心辨别。一般消费者如你我,恐怕难以凭肉眼分辨CNC或纯手工玑镂。问销售员呢,又未必可靠。

我曾在表行询问销售员,某枚手表的玑镂是手工,还是CNC的?销售员告诉我,那是手工的。后来经过查证,我发现那枚腕表上的玑镂工艺其实出自CNC。

销售员也许不是故意骗我,而是他本身也不确定,纯粹出于职业本能选择了一个听起来更高级的答案。我还发现,有很多人甚至是不知道玑镂还有分“手工”或“CNC电脑科技”的。

要确保买到你要的玑镂,建议事前多做功课,留意媒体上的资讯,以及向懂表的前辈们讨教。
一般而言,如果腕表的玑镂是手工的,在宣传上多会突出这个重点。譬如,Parmigiani的Toric Chronometre腕表就特别强调,表盘上的玑镂出自手工。

(上) Parmigiani Toric Chronometre腕表 采用手工玑镂。( 下) Montblanc 最有代表性的玑镂 花纹,是放射状万宝龙 六角白星纹。这枚 Star Legacy的花纹为CNC玑镂。

一分钱一分货,手工玑镂的腕表,也不可能太便宜。譬如,Jaeger-LeCoultre的入门款玑镂,采用CNC;高端的款式,则采用纯手工。

最后重申一点,只要你喜欢,又符合负担能力,其实不必太在意是纯手工或CNC玑镂。
手工和CNC的制作难度不同,但成品有一个共同点:那繁复优美、精致细腻的花纹,实在令人为之心醉。

 

 

//

继续看:

四只伴你探索深海的潜水表

入门级腕表,踏上收藏之路

8个日常款腕表,缔造新经典 

Chopard 装进赛车梦 

选一款运动腕表,送给爱运动的他

FOLLOW US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