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全新IWC制表中心一日游, OUR VISIT TO IWC’S NEW MANUFAKTURZENTRUM IN SCHAFFHAUSEN, iwc schaffhausen, MANUFAKTURZENTRUM

瑞士全新IWC制表中心一日游
OUR VISIT TO IWC’S NEW MANUFAKTURZENTRUM IN SCHAFFHAUSEN

参观IWC新制表中心,看见一座城市一个品牌,彼此相爱着。

TEXT 黄瀚铭

 

去年,表坛津津乐道的其中一件事是:耗资4200万瑞士法郎,建筑面积13,500平方米的IWC制表中心(IWC Manufakturzentrum),终于建成,并已投入运作。

不久前,我受IWC之邀,到瑞士参观他们的新制表中心。IWC总部位于瑞士东北部,与德国接壤的小镇Schaffhausen。Manufaktur zentrum是德语,直接翻译的话,两个字分别是工厂和中心。不过,在德语中manufaktur并非指大量生产的工厂,其意思更接近生产手工精良的产品或艺术品的工作坊。

我们在夜晚时分抵达Schaffhausen,先到老城区的Wirtschaft zum Frieden餐馆用餐。IWC东南亚区副公关经理Kenny Loh先生告诉我们,这家建于1445年的餐馆,是IWC招待外宾时的首选。至今经营了574年?听起来实在不可思议。

餐馆老板娘热情地招待我们,告诉我们餐馆哪个部分属于扩建的,哪个地方原本是烟窗等等⋯⋯

看起来,IWC很以这座古城为豪,小镇居民也很爱IWC这个品牌。

 

参观人数铁证

 

这篇文章不是参观制表中心的感想吗?为什么谈起餐馆呢?有原因的。

参观制表中心之前,我在SIHH日内瓦表展访问IWC首席运营官Andreas Voll 先生时,曾问他既然IWC大手笔投资建立全新制表中心,为何不选择建在其他更有战略性的地点?他说:

“1868年以来,IWC就已经在Schaffhausen稳稳扎根。品牌创办人F. A. Jones带着充满前瞻性的蓝图,从美国来到瑞士,将瑞士的工艺和美国的生产技术结合起来。

当时,瑞士的制表业,仍然属于家庭式制作;对于Jones的想法,大家都有疑虑,担心失去工作。只有Schaffhausen张开双臂欢迎他,他也在这个小镇找到建立制表中心的优良条件(譬如能利用莱茵河建设水力发电)。

我上任之后,和Schaffhausen各单位的合作都非常成功顺利。这里也提供了制表业所需的各种人才。更重要的是,IWC和Schaffhausen居民深厚的友谊,是最让我感动的。

新制表中心开张时,我们预计会有大约1500个访客。没想到,一整天下来,竟然有超过4000人前来参观祝贺。他们对IWC充满感情。IWC也把自己视为Schaffhausen的大使。IWC把Schaffhausen的名字带上世界的舞台,以它为荣。所以,不,我们从来不曾想过把新制表中心建在其他地方。”

这也是后来我踏入IWC制表中心,和制表师们交谈时,深切的感受。对他们而言,IWC是一个大家庭,也是Schaffhuasen的一分子。

 

机芯零件制造

 

第二天早上,我们一行人乘坐巴士来到距离市中心15分钟车程的IWC Manufakturzentrum。崭新的制表中心整齐敞亮,从无到有将腕表生产出来;机芯部件生产、机芯装配、表壳生产、表壳装配、质检到物流分配,都在这里完成。IWC的总部和办公室,则依然留在老城区。

穿过挂满IWC历代功臣照片的Hall of Fame(荣誉之墙),我们进入机芯元件制造车间。冬日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格洒进来,一台又一台看起来先进得不得了的机器,整齐地排列着。

这个机芯元件制造车间,能生产大约1500中零件,包括机芯底板、板桥、摆陀等等,甚至包括切换杆、发条或定位元件等非常精细的零件。此外,万年历和陀飞轮等复杂装置的元件,也在此生产。

制作零件的大型机器,在一般小型工作坊恐怕无法看到,因为一般小品牌无能力自产机芯,更遑论机芯里头的零件。

对于机械表而言,机芯零件不能有任何瑕疵。以IWC的52型机芯和底板为例,经过铣削工艺处理后的机芯底板,必须具备大约四百个几何特征,最小生产公差仅为几千分之一毫米。这根本不是人手能完成的,惟有先进的电脑化车铣中心,才有能力生产出如此精准的零件。

看过机芯零件的制造,我们移步到组装机芯的部门,看制表师们把细如发丝的零件组装成超级复杂的机芯。

 

自家建筑作品

 

整座制表中心,从原材料储藏、机芯的完成、表壳的制作,到各种人手打磨及手工艺等等,生产流程流畅。

根据IWC的官方新闻稿,这是品牌有史以来第一次将机芯元件、自组机芯、表壳生产等部门全都集中在同一屋檐下。在过去,这些部门都分散于Schaffhausen市内不同的地方,沟通起来颇为费事。

如今,各个不同的生产线,按照逻辑顺序部署,效率自然大大提升。

至于IWC那座历史悠久的总部——放心,它还是好好的,矗立在Schaffhausen市内莱茵河旁。

 

钟表大师现身

 

我们离开制表中心后,重返市中心的IWC总部,眼尖的同行在门口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钟表大师Kurt Klaus!

这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家,曾在石英机芯称霸的1980年代,研发出非常重要的万年历机制,令消费大众重新把目光投向机械机芯。多年来,他也研发出多款复杂机芯,令IWC在表坛站稳位置。IWC制表中心入口处那面Hall of Fame墙上,就有Kurt Klaus的照片。

看见这位活生生的传奇,怎不叫人兴奋?一行人要求和他合照,他也愉快地答应要求。这其实只是个平常的日子,并无什么重要活动。看来,老先生平常都会回IWC逛逛,就像回家一样。

 

完整内容,请翻阅2019年5月份《品》杂志第107页。

 

继续看:

亲节送礼攻略 – 首饰腕表篇 GIFT GUIDE FOR MOTHER’S DAY – JEWELLERY & WATCHES

《红星大奖2019》奢华珠宝腕表篇 ALL THE JEWELLERY & WATCHES SEEN ON CELEBRITIES AT THE STAR AWARDS

巴塞尔表展 – 星光璀璨迎新表  CELEBRITIES AND THEIR LUXURY WATCHES AT BASELWORLD 2019

提供延长保修的4个腕表品牌  4 WATCH BRANDS WITH EXTENDED MANUFACTURER’S WARRANTY

5大腕表品牌的攻芯计  A LOOK INSIDE THESE 5 LUXURY WATCH MOVEMENTS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