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表奇艺秀

雕刻艺术家,如何利用巧手,在腕表上编写“流浪者之歌”?表界近期出现的另类艺术,跟钱币、刺青等有关,新鲜奇特。

TEXT 李嫥

打造一只腕表,最先让人联想到的就是造表师——从设计机芯到组装每个零件,更早之前还必须亲自制造零件或造表所需的工具。

如今科技进步了许多,以往造表师的许多工作,如今都可由机器代劳。然而,造表程序中,仍然有不少必须仰赖人手来达到理想效果。例如打磨和抛光,还是必须依靠巧匠的经验与触感,来评断是否已达到最高标准,以及凭着匠师敏锐的洞察能力,看看是否每个转角、空隙,都已经打磨完成。

装饰表盘,也是另一道须靠巧手和巧思来进行的程序。

Corum街头取经
手绘珐琅、雕花、宝石或珍珠母镶嵌等表盘装饰技巧,一般都是比较常听到的;将精致的造表艺术,和街头艺术相结合的例子却不多见,也似乎不常被奢华市场看重。

今年Baselworld巴塞尔表展上,我第一次接触到Hobo Nickel钱币雕刻。Hobo一词,源于十九世纪末的美国,是街友(即流浪汉)的俗称。Nickel是镍,当时钱币的主要材质。

据记载,钱币雕刻早在十八世纪中叶已经存在。当时因为美国铸造的镍币,软硬度适中,正好适合雕花,所以有不少街友在钱币上进行雕刻。
由于钱币和刻刀都是唾手可得的材料,这种源于街头的艺术成了许多街友发挥创意、消磨时间的途径。

钱币雕刻,一直以来并没被主(上)流艺术圈重视。这种独特的街头艺术,后来从美国流传到欧洲、南非等地,至今也早已“走出街头”。

如今钻研钱币雕刻的艺术家不少,但由于真正的镍币已不常见,艺术家们多以银币进行雕刻。当然,这些从事Hobo Nickel的艺术家,也不再仅限于街友。

钱币和腕表,究竟是如何结缘的?

早在五十多年前,Corum昆仑表就推出以钱币作为表壳的腕表。该品牌把美国纪念币从侧面切成两半,再将它们和表壳融为一体,把机芯“夹”中央。据说这种钱币腕表在美国特别受欢迎,并且深受收藏家青睐,经常未正式推出就已经被订购一空。

Aleksey Saburov为Corum精心手雕的银币,作为Corum Hobo Coin腕表的表盘。

今年Baselworld巴塞尔表展上,Corum将钱币和腕表之间的缘份推进,与旅居纽约的俄罗斯籍著名钱币雕刻艺术家Aleksey Saburov联手打造一系列Corum Hobo Coin腕表。Saburov每个月会特地为Corum雕刻约三枚钱币,并由品牌将它们制成限量发行的独特腕表。Saburov在钱币雕刻界以细节非常丰富的雕工闻名,并常以摇滚、歌德元素为灵感。

早几年,应该不会有太多人将“钱币雕刻”这种源于街头的艺术,和奢华腕表联想在一起。但如今Corum基于过去推出钱币腕表的渊源,大胆地将钱币雕刻结合造表,让人们再次重视这种已经被主流文化忽略了许久的手作艺术。

Hublot玩起刺青
除了Corum,其实Hublot宇舶在结合造表与各种街头艺术方面,也相当有经验。

2016年,Hublot和瑞士刺青专店Sang Bleu创办人兼著名刺青艺术家Maxime Buchi联手打造的限量版Hublot Big Bang Sang Bleu腕表,一推出便好评如潮。有意思的是,不少过去对Hublot腕表没有太大兴趣的人,也因为这款Sang Bleu而开始留意该品牌。

这也是表界第一次出现结合了腕表与刺青艺术的表款,让人倍感新鲜,也留下深刻印象。到了今时今日,Hublot Big Bang Sang Bleu依旧获得很好回响,同时也衍生出11款新版本腕表。

Hublot以另类艺术作为表盘设计背后的灵感,打造出以墨西哥鬼节图饰装饰的Big Bang Calaveras腕表。

除了刺青艺术,Hublot也从一些相当另类的渠道,获得设计腕表的灵感,去年底推出以墨西哥鬼节(Day of the Dead)中常见的彩色骷髅图案作为表装饰的Big Bang Calaveras。此外,也和美国壁画家兼玩具设计师Tristan Eaton、英国涂鸦艺术家HUSH合作设计限量发行的“Fame vs Fortune”艺术腕表系列。

涂鸦艺术、刺青和钱币雕刻,虽然并不算是近期才兴起的艺术形式,但在表界确实罕见而新鲜。

无论是为了吸引新一代表迷的注意,或是纯粹想标新立异,造表这门古老的手艺总算得到新的冲击。主流与另类、新与旧之间擦出的火花,十分精彩。

FOLLOW US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