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WENT DOWN IN GENEVA THIS JANUARY今年在日内瓦遇见

看似一年比一年安静的SIHH日内瓦表展,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反而越来越多东西看。

TEXT 李嫥

飞往日内瓦的前两天,看了气象预报。接下来一整个星期平均温度不超过零下2度,心里开始有了不祥预感。我赶紧往行李箱内多塞了些寒衣和药品,为第八次的日内瓦表展行做好准备。

今年1月的日内瓦,比往年冷,风也吹得更强。除了看不完的最新表款,陪伴了我一整个礼拜的,还有恼人的咳嗽、贴心的同行与品牌公关们。

每年的表展,让我向往的不只是腕表,还有这些年在日内瓦表展结交到的,一年才见一两次的朋友们。

PIAGET总裁PHILIPPE LÉOPOLD-METZGER和好莱坞巨星兼品牌代言人RYAN REYNOLDS一同在今年SIHH亮相。

危机是转机

从第一次参加Salon International de Haute Horlorgerie(SIHH)日内瓦表展以来,每年见到的腕表,几乎是一年比一年精简。

很多人说,这是因为近几年全球经济不景气,影响到买气,各大品牌都选择“打安全牌”。这是好,还是不好?

有些零售商表示,生意越来越难做,安全款比较保险。但当几乎每个品牌都推出安全款的同时,卖家之间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消费者的选择也更多了。一些品牌则看准时机,推出标新立异的特色表款,尝试在众多安全款中脱颖而出。

去年,表坛发生了几项重大变化。Richemont集团管理层大改组(本刊2016年12月号报道),一些品牌因营运欠佳而宣布裁员。庆幸的是,1月的日内瓦表展上,听到几位品牌总裁表示2016年业绩不错,市场并非大家预计的那般惨淡。所谓危机就是转机,市场面临不景气时,也是考验经营策略的最佳时机。适者生存的法则,在这种时候显得格外贴切。

但这并不表示,今年参加日内瓦表展的品牌没有看头。依旧有品牌推出让人惊艳的佳作,虽然数量减少了,但水准维持最高水平。像Van Cleef & ArpelsCartierAudemars PiguetVacheron Constantin等几个品牌,都采取这种“求精不求多”的策略。

毕竟市场上并非真的买气低靡,而是消费者更趋向于把钱花在刀口上,选购更加与众不同(甚至独一无二)的腕表。

左起:即将卸任的MONTBLANC总裁JEROME LAMBERT、台湾影后兼品牌之友桂纶镁、摩纳哥CHARLOTTE CASIRAGHI和奥斯卡影帝兼品牌代言人HUGH JACKMAN。

逐年添新意

27岁时,你在做什么?那时是2008年,我刚刚开始正式踏入机械腕表的世界。

27年前,第一届SIHH在日内瓦机场旁的Palexpo展厅内举行。这些年来,SIHH从最初一个由五个品牌联手呈现的小型奢华表展,一直到今年汇集了业界30个顶级品牌的大型表展,至今变成了全球表坛年度盛事之一。

今年的SIHH,多了Ulysse NardinGirard Perregaux两个品牌。前者首次参展,后者则在离开了四年后,重新回归日内瓦表展。去年新成立的Carré des Horlorgers独立品牌展区,从去年的9个增加到14个,多了Romain JeromeGrönefeldMCTRessenceSpeake-Marin五个品牌。

和往年一样,为期五天的日内瓦表展,参展品牌数量爆增,所有媒体的时间表排得比往年更满。虽说这两年的SIHH比过去静了不少,这些新加入的独立品牌转而变成表展卖点之一,也让大家有新的期待。

改瑞士制造

SwissMade(瑞士制造),曾经是许多人在买表时认定的一种标准,也是对于腕表品质的一种保证。2017年1月1日起,这定义有了变化。

过去,只要腕表部件总数的50%在瑞士境内制造,即可定义为“瑞士制造”。如今,该百分比提升至60%,瑞士表界对于“Swiss-made”的定义,施行更严厉的把关机制。

这项新条例,对表界会有怎样的长期作用?对各大品牌业绩会产生怎样的冲击?对消费者的权益又有何影响?其效果并非立竿见影,相信要等到下半年以后才会分晓。

疯狂乳酪表

H.MOSER & CIE.的SWISS MAD WATCH瑞士乳酪表。

H.Moser&Cie.成了其中一个最先响应的腕表品牌,他们今年起将“Swiss Made”字样从表盘上除去。他们还借机推出一只Swiss Mad Watch,表明虽然它少了“Swiss Made”的标志,却一点也不失道地瑞士味。怎么说?

该表的表壳,前所未有地用了经过特别化学防腐加工的百分百瑞士出产的Vacherin Montd’Or乳酪制成(千真万确!),再配上瑞士带毛牛皮表带和该品牌自制机芯,全世界只有一只。够mad(疯狂)吧?H.Moser & Cie.的年轻总裁Edouard Meylan还参与这只表的宣传短片。短片中的嘲讽式幽默,相信只有瑞士人最能体会。

独一无二的乳酪表,有多少藏家会感兴趣?

古堡里看WPHH

WPHH今年在FRANCK MULLER旗下的GRAND MALAGNY庄园古堡举行。开幕仪式采用了传统瑞士21响礼炮。

另一边厢,由Franck Muller集团主办的WPHH(World Presentation of Haute Horlorgerie)表展,在SIHH开场的前一天正式开幕。

该表展在日内瓦湖畔的Genthod区举行,地点在Franck Muller集团旗下拥有的Grand Malagny庄园。今年适逢集团创立25周年,Grand Malagny庄园古堡也整修完毕,正好派上用场。

开幕典礼配上隆重的传统21响礼炮仪式,别开生面。古堡二楼大厅,展出多款Franck Muller最新腕表,其中包括为庆祝成立25周年而推出的特别版Cintrée Curvex表款。

据说,Franck Muller在25周年纪念之际,会推出25款独一无二的腕表。其中有几只已在今年1月的WPHH表展首度亮相,其余的会陆续在其他月份面世。此外,也推出以腕表系列命名的自家香氛。

Franck Muller集团旗下的其他腕表品牌,也在古堡周边展出最新表款,其中有Cvstos、Backes & Strauss、Martin Braun等。

除了最新腕表,Grand Malagny古堡还有另一样值得注意的东西:一个制于二十世纪初的大型座钟。

这座钟使用于古堡内的钟楼,每十五分钟和每小时都会发声。Franck Muller是在买下庄园后才发掘它的存在,并特别委任两位顶级钟表大师为这座古董进行修复工作。如今钟修好了,运作也正常,悠扬的钟声成了庄园的特色之一。

2017年的SIHH和WPHH正式落幕之际,另外一批腕表品牌正在为每年3月举行的Baselworld巴塞尔表展做最后的准备工作。

把这期的稿子结完之后,我也得同时为4月号开工,并准备我的巴塞尔之旅。想知道今年还有哪些精彩的新腕表面世?我们在接下来的每一期内,都会一一为你介绍。

 

关注《品  Prestige》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精表、珠宝与生活资讯与趣闻,
以及专属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