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G KAH CHUN DIRECTS SSO黄佳俊挥洒权力与威严

新加坡青年指挥家黄佳俊8月将指挥新加坡交响乐团,演奏贝多芬与柴可夫斯基的恢弘之作,挥洒权力与威严。

Photo: Lavender Chang

2016年马勒指挥大赛冠军得主——新加坡青年指挥家黄佳俊(Wong Kah Chun),即将指挥新加坡交响乐团,演奏两部伟大的交响作品:贝多芬的第五钢琴协奏曲“皇帝”、柴可夫斯基的第六交响曲(也是他最后一部交响曲)“悲怆”。

两部都是脍炙人口、规模庞大复杂的曲子。“皇帝”,如其名,宏伟、华丽、庄严。“悲怆”是柴可夫斯基生前指挥的最后一部作品(1893年10月28日在圣彼得堡首演,作曲家亲自指挥,9天后他与世长辞),曲子激情、悲壮。

主奏“皇帝”的,是出生于以色列(1976年)、目前居住美国的Shai Wosner。

31岁的黄佳俊,将指挥新加坡交响乐团(Singapore Symphony Orchestra)。自去年5月获得马勒指挥大赛冠军后,他在古典音乐界名声鹊起。2016-2017音乐季,他应当前炙手可热的指挥Gustavo Dudamel的邀请,在洛杉矶爱乐乐团担任助理指挥。从2018-2019音乐季开始,黄佳俊担任纽伦堡交响乐团首席指挥。

黄佳俊指挥新加坡交响乐团例常音乐会:2017年8月25日 | 星期五 晚上7.30 | 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厅 | 曲目:Beethoven Piano Concerto No. 5 in E-flat major, Op. 73 “Emperor” & Tchaikovsky Symphony No. 6 in B Minor, Op. 74 “Pathétique”

黄佳俊去年8月指挥新加坡华乐团(Singapore Chinese Orchestra)。《品 Prestige》2016年8月期刊登了特约Annita Ho与黄佳俊的访谈《黄佳俊  武侠有情人》:

踏上音乐这条路,为国争光。回首当年,他差点被踢出校门;良师、金庸、古龙……让他找回信心。

TEXT Annita Ho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2016年5月,新加坡青年指挥家黄佳俊Wong Kah Chun,提前获得一份30岁生日大礼——从400名选手中脱颖而出,成为第五届“古斯塔夫•马勒指挥大赛”的冠军。他也是第一位获得此项殊荣的新加坡(甚至全亚洲)青年指挥家。
“一代少侠黄佳俊,7岁起习音律,未及加冠,经已谱出生平第一套音律秘笈。为精进技艺,黄少侠不惜四处游历,屡次比武也创下佳绩,近日更荣登武林盟主宝座,衣锦还乡……”
采访黄佳俊时,我脑中尽是一些武侠小说情节。究竟眼前这位文质彬彬,外形与歌手胡夏有点酷似的大男生,为何会让我有如此想法?

 

恩师出名徒
黄佳俊,2016年6月满30岁,是新加坡少数活跃于国际指挥舞台的青年指挥家。
7岁起加入裕廊小学铜乐队,学习吹奏短号(cornet)。中学时,他用父亲买给他的小号(小喇叭)进入立化中学的铜乐队。年方17,在莱佛士初级学院(莱初)写出生平第一首交响乐;于新加坡武装部队中央铜乐队服兵役时,确定日后要当指挥家。
访谈中,黄佳俊却不只一次这样说:“我不是个好学生。”
中二时,他差点被立化中学踢出校门。
“我平均成绩只有49分,高级华文成绩又差。校方要求我再进行测试,及格的话才能留校观察。我已经做好转校的心理准备,但最后低分掠过。”
到了高中,他的化学成绩更是差到必须放弃。他还为了音乐,常跷课。但他很幸运,一生中遇上许多好老师。
“中三观察期,我遇到一位很热心的数学老师,每天陪我温习,让我在短短三星期内,从第一次测验只考到11分,到第二次竟成为全班最高分。”

避风角落  若非当时负责莱佛士初级学院音乐特选课程的老师Mary Seah,黄佳俊或许早已精神崩溃。
当年,他为了音乐特选课程,不跟其他同学一起选华中初级学院或国家初级学院,反而选择报读莱初。
“刚到莱初时,我有点难以适应。我像是少数民族:其他男生穿长裤校服,我却是短裤;其他同学大多是英语一派,我却习惯说华语,所以音乐室变成了我的避风港。”
音乐特选课程要求学生写三首作品,高二时交予剑桥考试局决定A水准成绩。
“当时我受到电影《魔戒三部曲》的配乐影响,立下宏愿要写一首交响乐,并集合学校的弦乐团和交响乐队一起演出。”
目标之大,以及时间压力下,计划几乎难产。
“是Mrs Seah留意到我常躲在一个角落,又常跷课。她不但没责备我,还安排教室给我单独使用,并替我向其他老师请假。我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两天内便完成作品,后来还在滨海艺术中心公开演出。”
老师的支持,不但挽救了他的自信,还让他的其他科目在A水准中考获不错成绩。这次的经验,也让他理解到,拥有创作的独处空间,是多么重要。

最初体验  指挥方面,恩师名单简直是满满满。还有小一的级任老师Mr Jumairi,要不是他极力招揽学生加入他负责的铜乐队课外活动,对学生的要求又高,或许今日便不会有黄佳俊这名指挥家。
“当时我刚学了几个月钢琴,进度不理想。加入铜乐队后,有一群人陪你一起学乐理,休息时一起买冰淇淋吃,把空杯当球踢,好开心哦!当老师有事要我们自行练习时,我便会走到前面,学老师挥动双手带领大家。
回想起来,这是我的指挥初体验。若是在中学,我未必有那个胆量。”

 

侠义尽流露
“全靠武侠小说,我的高级华文才会有进步。”黄佳俊如此说。
他认为自己还很孩子气,因为至今还很喜欢《超人力霸王》(Ultraman)、《蜡笔小新》、金庸和古龙的武侠小说。
或许正是如此,才形成他今日的性格,甚至让我在言谈间,感受到他有那么一丝丝的武侠英雄特质和豪杰灵魂。比方说,饮水思源。
“这次回国参与新加坡歌剧院(Singapore Lyrics Opera)的演出前,德国一个很棒的室内乐团希望我能参与他们的演出,但日期偏偏和这次演出是同一天。当时我仍未与新加坡歌剧团签约。若是为了日后在欧洲的发展,那会是很好的机会。但,为了更好待遇,推掉一直很支持我的本地团体,就像武侠小说里所说的忘恩负义。”
此外,他很重视友情。尽管近年来经常不在新加坡,却从未断了和朋友之间的联系,去年还参加了小学同学聚会。
中学时期的死党,至今仍是他的挚交。“想当年,我们四个因为成绩不好被排挤,彼此却成了好朋友。我们互相激励对方,结果都在O水准考到很好的成绩。”

从一而终,不爱半途而废。只要开了头,他一定全力以赴,做到最好。
“我讨厌敷衍了事,做事不认真。即使不常在新加坡,我还是继续认真为我有份发起的亚洲当代乐团(Asian Contemporary Ensemble)策划项目。像是这段期间,我们正进行Musi/care Festival Beyond Borders项目,与九个志愿福利团体合作,让受惠者从音乐中获益。”

 

选择与争取
高中毕业时,黄佳俊还未决定大学应该修读音乐或物理。
“我的成绩不算差,但家中经济并不算富裕。要申请奖学金来念物理会有困难,因为我仅考了三科A水准科目,有别于一般理科生。音乐系则只考虑应届入学生,我却得先履行国民服役责任。所以当兵时,我还在探索许多可能性。
我曾到俄罗斯参加一个指挥大师班,还遇上新加坡前辈指挥家洪毅全的老师,因此想在那里念指挥,但负担不起。最后幸好考上国大杨秀桃音乐学院的全额奖学金,除了学费全免,还有宿舍和每月S$390津贴。”
可是,指挥属硕士学位,他惟有从作曲或小号之间做选择。
“服兵役时,我曾因过度吹奏而唇部受伤,请了两个月假,水准差了。休养期间,我又开始作曲,写了不少乐队音乐,荷兰的音乐出版社为我出版,于是顺理成章选择了作曲。”

爱情友情  能以喜好为业,借此到访多个国家,甚至是像现在,常旅居德国和日本。碰上预算较大的乐团,他还能飞商务舱,住豪华酒店。黄佳俊的日子,看似很风光。
“其实有利也有弊,自己要找到平衡点。每个地方的人和交响乐团,都有不同文化,从他们身上我学到很多。而且很容易学会新语言,像我在德国的教授和朋友都讲德语,逼得我快速学会;一学会德语,其他欧陆语言就容易多了。”
至于弊,便是近年来,他鲜少在同一个城市停留超过两星期。
“我最大的遗憾,就是从未在新加坡出席过婚礼。我的朋友们陆续结婚,但我都无法出席。不过,这个年底终于有机会了
(中学死党之一),但压力还蛮大的,因为听说会有服饰规定,包红包的数目也讲究,哈哈!
要和亲朋好友维系情感,的确有点难。人长大了,越觉得真正亲厚的,只有那么一小圈子的人。像我那三个死党,一个在美国念博士,一个刚在台湾念完硕士,这次难得我们都在新加坡,却只有时间聚会一次……”
就连感情,谈的也是远距离恋爱。
“我女朋友是日本人,在日本担任中提琴手,我们是透过工作认识的。这次比赛后,原本我应该留在欧洲把握工作机会,但我立刻买了张机票飞往日本,争取时间相聚。”

无福消受  与三年前的照片相比,黄佳俊似乎清减了许多。
“三年前,那是我最胖的时候。刚到欧洲,不懂得煮,每天吃德国猪脚和喝两杯啤酒,早餐也是香肠配啤酒,一下子胖了15公斤。直至我的体重开始影响到工作,长时间站着指挥双腿会痛,于是便到健身室减肥。”
除此以外,什么商务机舱和酒店服务,他也无福全然消受。
“通常我在抵达后的翌日,便要开始彩排,所以必须抓紧时间做准备。就算酒店再设备完善,我也没时间去享受。与其花45分钟享用餐点,我宁可向空中服务员讨两根香蕉来吃,充分利用没有YouTube、脸书或互联网干扰,又无须跟人互动的时间。”
纵使到过很多地方,也没时间观光。
“像我接到中国指挥家余隆的邀约,到北京、上海、广州演出。我没去过万里长城,也想到苏州或杭州一趟,无奈却挤不出时间。”

 

掌声的背后
除了音乐,黄佳俊的世界还有什么?
“最近我的兴趣有点怪,像迷上了冲浪。我和女友住在箱根和镰仓市之间一个较乡下的地方,那里靠海,偶尔能看到富士山。我还爱上耕种,在小花园种了些马铃薯、黄瓜、茄子等。”
接着他兴致勃勃地给我看了他的私生活照。除了樱花等风景,还有他收割马铃薯,以及爱猫赖在办公桌上的逗趣照片。
“下一次回到日本,番茄也该可以收成了。”
此际我脑海中不禁浮起一个画面:张无忌在颠沛流离的生涯中,遇到很多武林高手,获得一身绝世武功,各路英豪都公推他为尊。当人人期待他率领群雄统一天下的时候,他却一心只想着功成身退,遁世归隐。
这当然只是玩笑话。遁世归隐对黄佳俊来说,还言之过早。但我感受到风光舞台以外,私底下的他享受田园生活,心系故乡。勉强算是邻居的我们,在聊“裕廊经”时,他说念念不忘小时候常逛园景路那里的昇菘超市。
纵使到过很多国家,新加坡,仍是他的家。

 

关注《品》Pin Prestige 微信公众号
掌握时尚、旅游、餐饮、精表、珠宝、艺术等内容,
展现顶级生活品味。